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倾吐者


□ 安庆

  老麦扭过头,又看了看小区的那座楼。那房真大,比他家的院子都大都宽敞得多。到底也不知道那人叫啥,反正一看就是个老板,一个有钱的主儿,办事大气说话利落的男人。人家是把事办大了,不然买不了这么大的房,真他娘势海。他想家里的老屋,再不拆真跟不上形势了。老婆在家已经把砖买了,老婆说,两层,东邻西邻南邻都盖楼,再不盖咱家就成水坑了,房矮了人也矮。那就盖吧,得多少钱啊,儿子在城里上中学,弄俩钱三呼啦两呼啦就花光了。得挣钱,农闲就扛着包裹出来了,还找原来的工地,可工地上没啥大活不用恁些人了,他就蹴在路边等活儿,有时候也等得很失落。那样的黄昏他怕,住在劣等的小旅馆里他站在窗前,兜里空空的,他就觉得这城里的月亮是苍白的。他去过劳务市场,太闹,头都要乱崩了,他掂着包裹又往路边站,后来零零碎碎总算有了些活,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每天碰着了活往兜里装几十块,一个月零打碎敲地就过去了。

  老麦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个主儿,这主儿一来就把他盯上了,把他从路边薅起来,拍拍他的手摁摁他的膀子捶他几下屁股,像牲口集上相一头驴。说,好,就是你了。三拐两拐地把他领到了楼上,问他,一人干还是找个伴儿?

  那个人看他迟疑,说,是这样的,我倒不着急搬。

  搬?

  对呀!

  这时候他才明白是找他收拾房子。

  不急着搬就我一个人吧。

  他在心里嘀咕,一个人能多干几天呢。

  那人又端详了他,抓抓他的膀子。说,好吧。

  搬的时候有活儿也可以叫我。

  那人却好像抓住了他什么把柄,有时候过早地透露期望就是一个人的软肋。好,好,好,不过你对我说,这打扫的活儿你要几天?

  几天?

  他原本想说,我三天就搞定了,可是他说,三天吧有些紧张。

  不行。雇主就是这时候递给了他一支烟,白色的烟嘴。他说,不行,就三天,三天,我会给足你三天的工钱,我不干克扣谁工钱的事。我过去也是打工的,真的,你别看我现在溜光水滑的,真的,别人克扣过我,我挺恨这种人的,你就按三天干完,钱一分钱我都不会短你。

  现在老麦就攥着三天的工钱出来了,灯光就是这时晃住了他的眼,让他的眼前一黑。他使劲挤住了眼,那一根烟还在他手里捏着,不,他的兜里还装了一盒那种叫熊猫的烟。那个人第二天过来时他两手油污地刚坐在地上透气,那人说,好,伙计,累了歇一歇很正常。那盒烟就是这时候撂过来的,啪,正撂在他的裆里,让他打了个冷噤。那人远远地站着和他说话,你知道这是谁爱叼的炯吗?咱过去的一个大人物。对,这种烟我也吸了,对,你问多少钱吗?差不多是你两天的工钱。

  老麦站起来,老麦不歇了,说,你真好。

  他说,别急,我们唠一会儿,对,我给你说个故事,就是,我打工的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