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谈个条件


□ 奚同发

  仅仅离开法院不足百米,索小叶便与正面的几人相对。她能觉出气氛的不对头,因为对方不像是正常的走路,是直冲冲地奔着她而来。再回头,后面也是几个直冲冲紧随着她的人。被夹在中间的索小叶脑海里刚流淌过两个字——危险,便被前推后拥进路边的面包车。

  索小叶坐定后道:“放开我,松手!”

  绑匪被镇住了,本以为她会挣扎,或呼救,没想到只说了那么一句,而且声音低低的,只为了让他们听见,但那声音还是像在法庭上一样威严,完全没有遭遇不测时的惊慌或胆怯。

  一个脸盘长条戴墨镜的瘦子坐到她对面,先是示意抓住索小叶手臂的同伙放开,然后嗯嗯嗯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临时还是本身就口吃:“你……不,不,不许出……声,咱们……们,们就互相……哎,相不为难。是……是,是吧!”

  对方口气倒有些讨好或巴结,这让索小叶没想到。她疑惑不解地盘算着,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作为法官,天天手头都是案子,不时会接到一些威胁的电话或信件。她都一笑置之,一名执法者,怎能被这些给吓住?

  对方拿出一块黑布条说,对不起了法官大人,要先委屈你一下。她立刻明白,也没什么争执,眼睛被蒙住,

  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车停下来,左右架着她七拐八拐进一个屋里。去掉布条,她稍顷才睁开双眼打量身处的环境,像是一个乡镇废旧厂房。身边的人手提两尺长短的铁棍,或握尖刀,恶恶地盯着她,目光里却缺少凶神恶煞,总显得有些畏缩。见她并不在意他们,其中一位挥铁棍打碎了身边的木凳。

  她还是紧张了一下,不是别的,是打碎凳子的声音惊了本来屋里的宁静。

  主角终于登场,身量不高,白净脸庞,说话还算客气。“索法官,今天请你来,以这种方式,也是被迫无奈。我只是想给你谈个条件。如果答应了,我们立马放人。否则……你明白,既然绑架你,我们什么后果都想明白了。”

  索小叶平静地说:“如果是案子上的事,我建议你到法院我的办公室去谈。如果是其它,我们没必要谈。你没有权力跟法律谈条件?法院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即使伤害了我,还有别的法官顶上。这你肯定明白。如果是我以前的案子审理得有问题,你们通过这种办法,也解决不了问题。你们可以向我的上级部门申诉,或向更高一级法院上诉,这是你们的权力。但需要通过正常渠道,而不是在这儿。”

  对方沉默片刻道:“索法官,我们请你来,肯定有请你的道理。明着给你说,我也是受人所托。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你只有留下这条命。”

  这句话刚落,他身后一帮人立刻齐声附和:“找死啊!”

  索小叶险些笑场,她觉得这些人像在演戏,而且演技那么拙劣、做作,咋演咋不像。于是,她让对方说来听听,听听他们的条件也无妨。

  “那好!”对方显然认为恫吓起了效果,“那个纺织厂破产的案子在你手里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