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白”时期的艺术奇葩


□ 段崇轩

  “空白”是一种“误读”
  
  二○○九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隆重推出《新中国六十年中短篇小说典藏》,七卷九册,按时期编排,其中第二卷《篱下百花》选的是一九五七至一九六六年间的作品,第三卷《丰盈的激情》所选为一九七六至一九八四年间的作品,中间跳过十年时间。发表于《人民文学》一九七六年第一期的《机电局长的一天》(蒋子龙)被选入,其时“文革”即将结束。倒回十年,一九九九年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九四九至一九九九年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精选》,《短篇小说卷》中,不同历史时期的代表作均被选入,唯有又跳过一九六六至一九七六的十年时间。相同的是,蒋子龙的那篇短篇小说也名列其中。
  这十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不长的一段,但在文学历程中,却被生硬地截去了,成为赫然的“空白”时期。我翻阅过各种各样的文学选本,小说、诗歌、散文,“文革”十年几乎是一片“空白”,即有所选,也不外是蒋子龙的一个短篇和几首“天安门诗歌”。
  “文革”时期,文学的生态环境被破坏,作家不能正常写作,确实没有产生出宏大精深的作品来。但正如杨鼎川在《狂乱的文学时代》一书中说的:“所谓‘空白’其实是一种误解,在贫血的主流文学之外还有属于边缘文学的相当丰盈的世界。”(山东教育出版社一九九八年五月版) 当时的文学,其实是以多种形态存在的。一种是公开发表和出版的主流文学,即便是这样的文学,也有几种类型,激进的、阴谋的、探索的同时存在,在探索类型中不乏较好和优秀的作品。另一种是被称为“潜在写作”的地下文学,或是老作家在困厄中偷偷写下的诗文,或是业余作者创作、流传在民间的手抄本小说。两种形态的文学,数量庞大,良莠混杂,但其中确有一些具有一定思想和艺术价值的作品,较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表现了作家的思想探索和审美追求。
  十年“文革”文学,可以分为两个时期。一九六六至一九七○年,“文革”从爆发到蔓延,全国及地方的文学团体被摧毁,文学刊物被停办,绝大多数作家被打倒,文坛一片混乱、凋敝。这是一个真正没有文学的时代。一九七一至一九七六年,文学在乱世中开始调整和恢复。先是一九七一年在周恩来的提议和领导下国务院召开“全国出版工作会议”,研究部署全国出版工作,其中专门提出要恢复和创办文艺刊物。紧接着,一九七三年、一九七五年,毛泽东多次发出指令,要求调整文艺政策。于是从一九七二至一九七六年,全国的文艺刊物逐渐复刊和创办,总计约四十多家。同时,一部分作家获得写作和发表作品的自由,又有一些新的青年作者崭露头角。虽然政治和文学形势依然动荡、严峻,后来“四人帮”又加速了“阴谋文学”的推行,但总的说来,在七十年代前期,文学园地基本恢复,作家队伍开始聚集,小说、诗歌、散文、文学评论等各种文学门类,得到了社会的重视和一定程度的发展,从而为紧接其后的新时期文学的勃发,准备了条件和人才。
  在所有的文学门类中,短篇小说是当时最“走红”、最活跃的一种文体,甚至可以称之为“独放异彩”。如前所述,当时公开发表的短篇小说大体有三种类型。“激进”类型的短篇小说是当时的主要样式。如浩然的《杨柳风》、《铁面无私》、《金色的早晨》,士敏的《暗礁》、《胸怀》等等。“阴谋”类型的短篇小说在当时是极少数,但影响很深,成为“四人帮”的政治“传声筒”。《朝霞》杂志和丛刊发表的短篇小说,有些就带有明显的“阴谋”色彩。譬如萧木署名“清明”、“立夏”、“谷雨”的《初春的早晨》、《金钟长鸣》、《第一课》,还有《北京文艺》发表的署名“伍兵”的《严峻的日子》等,其政治目的昭然若揭。
  “探索”类型的短篇小说,在七十年代前期的文学中,虽然处于边缘位置,但它在思想、艺术上的默默拓展,却显得格外难能可贵,其影响是潜在的、有力的。古华的《绿旋风新传》、《仰天湖传奇》,敬信的《生命》等等,在短篇小说真实性的追求上,做出了可贵的努力。叶蔚林的《大草塘》、诚一(成一)的《梨乡春色》、蒋子龙的《机电局长的一天》等,在对社会、人生的思考上,显示了作家敏锐而独立思考的能力。
  一些作家对短篇小说艺术的尝试,也迈出了可喜的步子。譬如叶文玲《当月计划完成的时候》,就是一篇格调自然、优美的佳作。作品中几乎看不到“文革”运动的背景,童装厂工人金秀大妈对工作的认真、对儿子的挚爱、对儿媳的期盼,服装厂设计员谢琴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关和温柔、开朗的性格,在作家温暖、灵动的笔下,充满了日常生活的情趣和韵味。这是对“十七年”朴素现实主义小说的继承。再如浩然的《一担水》,是他这一时期最好的短篇小说,作品写村干部马长新十八年如一日为一位孤寡老人每天挑一担水,表现了共产党员同普通百姓的血肉之情。作品生活气息醇厚、人物形象感人、结构安排自然,是“文革”时期的短篇佳作。还有颜慧云的《牧笛》,也是一篇在立意、人物、意境上富有突破意义的精品。这些作品表明,在文学“沉沦”的时代里,短篇小说依然在悄悄地探索、艰难地觉醒。而这一时期走上创作道路的一批中年和青年作家,如蒋子龙、陈忠实、陈建功、贾平凹、韩少功、古华、叶蔚林、成一、路遥等,经过了几年练笔,正在走向强健,为新时期文学积蓄着力量。
分享: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1期  
更多关于““空白”时期的艺术奇葩”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