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与日本:《金瓶梅》研究三人谈


□ 黄 霖 大冢秀高 铃木阳一

编者按《金瓶梅》是中国小说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名著。自它问世之日起,就有人将它视为“淫书”,但同时也得到一些学者文人的高度评价,如鲁迅即称之为“同时说部,无以上之”。从上世纪80年代起,《金瓶梅》研究形成了一股热潮。这是中国当代学术繁荣的代表性标志之一。本刊编辑部特约请黄霖教授与日本大冢秀高、铃木阳一教授三人作一次对话,回顾《金瓶梅》研究的历史,指出问题,展望未来。
黄霖,1942年生,1967年复旦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现任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国《金瓶梅》研究会会长、中国明代文学学会副会长、上海市古典文学会会长等。在《金瓶梅》研究方面,主要编著有:《金瓶梅漫话》、《金瓶梅考论》、《黄霖说金瓶梅》、《金瓶梅大辞典》(主编)、《日本研究金瓶梅论文集》(合作编译)等。
大冢秀高,1949年生,1979年东京大学博士学位课程修了。现任埼玉大学教养学部教授、副学部长。首任和现任日本的中国古典小说研究会会长。主要编著有《增补中国通俗小说书目》、《中国小说史的视点》。为《古本小说丛刊》、《中国古代小说总目》、《中国古代小说研究》等编委。
铃木阳一,1950年生,1979年东京都立大学文学硕士。神奈川大学外国语学部教授,1999—2003年任神奈川大学人文学研究所所长。1997—1999年任中国古典小说研究会会长,同时为东方学会会员、日本中国学会会员、中国语学会会员。主要编著有:《日中文化论集》、《读中国的英雄好汉故事》、《小说的读法》(中文版)、《对中国通俗文学的视角》(合著)。

黄霖:大冢、铃木两位教授,最近《文艺研究》编辑部约我请你们两位一起谈谈两国学者研究《金瓶梅》的情况,不知行吗?
铃木:大冢教授与我都不是专门研究《金瓶梅》的专家,在我们日本,与我们年龄差不多的,有京都佛教大学的荒木猛先生与九州大学的日下翠女士,他们都对《金瓶梅》有专门的研究。可惜日下翠女士最近英年早逝,您还是请荒木教授谈谈吧。
黄霖:荒木教授也是我的老朋友,二十年前他还在长崎大学任教的时候,我就专门拜访过他,去年九月他还专程来开封参加我们的第五届《金瓶梅》国际学术研讨会,可是目下与他联系较为困难,而你们两位对于中国古代的小说都深有研究,且视野宽广,在日本与中国都很有影响,因此,我想请你们一起谈谈也是非常合适的。
大冢: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恭敬不如从命。那就我们三人一起谈谈吧!是不是请铃木教授先回顾一下日本研究《金瓶梅》的历史,这或许与中国的研究情况有一些相同之处,当然也有一些不同的特点。

一、历史回顾:价值与定位

铃木:《金瓶梅词话》在中国刊行之后,恐怕早在江户时代就很快地传到了日本。其舶载的数量,虽然比不上“四大奇书”中的其他三种——《三国》、《水浒》、《西游》,以及“三言”、“二拍”,可是数量或许也不在少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