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代课教师


□ 迟焕毅

  华强在尖山子小学代课,在我的记忆中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时间了,我有个印象初中毕业后,他就来这里代课,我继续去读高中,高中毕业后,我就去外面打工,很少回来。而作为华强的老同学的我,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在这里代课,竟是如此的负责和认真,要以现在的工资收入来讲,不要说一个月只有一百多元的工资,就是一个月有一千多元,也不会有谁愿意在一个极为封闭的小山村的某个角落代课,在那些即不通电和电话,又不通汽车的地方工作诸如教书什么的,晚上寂寞的时候,自己让鬼吃了都没有人知道,华强教书的地方是个少数民族村寨,相当的落后,离乡政府所在地有七八十里路远,离它的村公所至少也有三四十里路远,整个寨子有百多户人家,是西南边陲地区典型的少数民族村寨,苗族和彝族就占了三分之二以上,住户的房子也修得不好,全是用茅草盖的,还有少部分住的是权权房,在寨子里连个像样的厕所都找不到,清一色用三根棒棒搭个棚棚,上面用些茅草或其它的东西盖住,有的甚至连盖的都没有,就是一个棚棚,这里的农户较穷,因为穷,无钱买煤炭,除了在秋季要用炭把苞谷炕干外,家家户户在平时的生活中都是烧柴做饭,一走进屋看上去到处都是黑黢黢的,要是长期生活在城里的人,进屋后连脚都不想放下去,不要说住在里面生活了,整个寨子的居住也是乱七八糟的,排放污水的排水沟也没有,家家户户都把脏水往外倒,整个寨子的泥巴稀得连脚也放不下去,一年四季臭气连天,那种臭气熏得让人感到恶心,苍蝇蚊虫就好比从天上放下来的,不分春复秋冬,整天嗡嗡叫个不停,在寨子通往各个方向的路上猪、牛、马、羊粪到处都是,脏乱就不用细说了,反正整个寨子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从高处到低处,路面基本上是碎乱石与稀泥巴,在上面走起来就一溜一滑的,就像那种长期处于湿润的泥巴路一样,走起路来十分的吃力,而华强教书的学校就在寨子中间,整天被鸡鸣狗叫声包围着,学校是寨子里唯一有现代化气息的建筑,是一幢两层楼的水泥平房,都是上面捐助的希望小学校,除了其中的一间用作华强的宿舍外,其余的全是教室,三个年级就挤在一起上课,上课的学生将近有一百多人,在那种环境下,生活的枯燥就不用说了。最近这几年来在农村即使没有文化的人都知道,出去打工也比在这里代课强……与他相比,我高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还算幸运,在外面去打了几年的工,总算拼出一点成绩来,经过几番的拼搏和努力,现在一家外贸公司当首席财务执行官,单位的业务主管,工作也不算太累,每天就是算算帐,核算一下企业的利润,看看每天的报表等,工作相对来讲还算稳定,月薪也不错,以我们农村的这种生活标准基本上够养家糊口……在大城市住上一段时间后,老感觉心闷发慌,烦躁不安,特别的不自在,在生活中就多了一种想回家的感觉和想法,特别特别的想回到自己土生土长的地方,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我的这种想法遭到妻子极力的反对,不管妻子愿意不愿意,还是带起她与儿子回家了。
  一回到家里,就感觉什么都顺心了,那种激烈的在竞争中的苦与累没有了,那种在公共场所等车的城市喧哗的嘈杂声没有了,那种在菜市场上讨价还价的小心眼没有了,那种在交际中周旋的尔虞我诈没有了,回到家里的生活是有滋有味,没有了那么多的烦恼,生活舒心多了,回家的第一愿望就是想看一看老同学华强,也不知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回来的感觉是通身舒畅多了,就像回到梦幻里一般,特别是我,就好像回到童年的时光一样,那种快乐就好像是什么事都感到特别的新鲜,对自己童年时代的记忆在城市生活的拥挤中早已开始变得模糊,这次回家才找到一点点感觉,乡村的发展变化让我有些吃不准了,对于人们客气的叫喊我只是勉强和牵强地答应,这些熟悉的乡音越对我亲切,就让我感到惭愧,我一回来人们就开始对我进行轰炸式的询问,一点蛛丝马迹也不放过,交谈中时不时的总喜欢拿我与华强相比,我出门打工这么多年,华强一直在尖山子小学代课,由于教育体制改革,他们这批代课教师不管你教书如何,成绩如何显著,也没有机会转成公办的正式教师,他们是我们这个时代,新中国的最后一批代课教师,工资不高,一百多元,还不能按月领到,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们的工资要两到五个月才能领到一个月的工资……在教学上,往往是一个人教几个年级,从早到晚,忙忙碌碌的,他们所教的班级和年级人们习惯于称为复式教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