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识满天下 知心能几人


□ 康启昌

  康启昌满族。一九三二年出生于辽宁凤城。辽宁省散文学会秘书长,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作品有:散文集《心心集》(与鲁野合编)《耐冬·黄叶》(与鲁野合编)《黑夜的爱情》《海棠依旧》《投影黄昏》《文学与爱情》《哭过长夜》等;散文评论集《散文我见》(与鲁野合编)《理路情深》;中短篇小说集《鲁野康启昌小说选》;长篇小说《迷途少女》等。
  
   冬天的太阳消极而冷漠,当它收敛起最后的一缕寒光,这两辆疲惫的马车,便被完全抛在通向深山的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四周是广袤无垠的荒原,没有一棵树,枯草也稀疏。彭定安猛然想起他最喜欢的俄罗斯民歌。“茫茫大草原,路途遥又远。有个马车夫,将死在草原……”妻子在后辆马车上,也正在哼唱这首歌曲。民歌、景物、心境,混融于同一的苍茫与凄怆中。现在老二未眠已经浑然入梦。彭定安用自己的身体替他遮挡这塞外尖锐的风寒。“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马车夫你要学会坚持,坚持啊!《马车夫曲》传递着妻子永恒信任和永久陪伴的信息,悲怆苍凉,却没有沉痛绝望。 “再向我的妈,安慰几句话”,马车夫想起他那远在几千里外的妈妈,想到他再也不能回到她身边,安慰她几句话,他的心该是滴血成冰的。但母亲来信,常以操守高洁等词语教诲他。母亲不识字,不会写字,信是姐姐代书,但母亲会背许多首唐诗,会用岳母刺字的故事,教育儿子精忠报国。母亲爱听安子给他念旧小说,“安安送米”,七十二孝子之一,母亲说你将来会是一个“安安”,但如今却被发配边塞。安子七岁,就会给母亲念《天雨花》《笔生花》等《说部》了,念一段,奖励两个铜板,可以买一包芝麻糖。多温馨哪,母亲!母亲就是阳光,母爱可以融化塞外的冰雪。
  短暂的黄昏结束了,茫茫荒原,在弥天的大黑暗中一片混蒙,前路茫茫,落户地丁家沟还在大山深处,远在天边。“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这是他和妻子申请下乡时的共同心声。妻子说,“这一次,如果还能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咱们全家申请下乡,凭劳力生活。”她当然知道,那是流放,古代五刑中仅次于死刑的一种。但她坚信摆脱苦痛、离开屈辱、劳力为生,对他和全家都是一条活路。他更深知,流放路上残风酷雪鼠疫瘴疠,能夺人生命,羸弱书生弃书归田、弃智就盲,实是精神的归天。但他绝处谋生,要为妻儿忍辱负重,更何况远离政治旋涡,平安就是福,到最艰苦地方过普通人生活,是唯一能求得的人生。不是“七月七日长生殿”,却是“夜半无人私语时”,不是君王妃子上天入地的爱情盟约,而是一对革命路上的患难夫妻大难临头时相濡以沫的誓言。
  位于半山腰上的丁家沟,孤立于小山坡上一间废弃的马架子在寒风中抖动着,一扇牛粪与秫秸混凝的柴门呼扇着。这就是他们流放的栖息地。把所有的被褥铺盖在身上,全家人和衣而卧。一觉醒来,“月落乌啼”,须发皆白。荒山秃岭不相信眼泪,他们相视一笑,相信这深沟险壑的冰霜可以平等待我。告别整人的城市,挨整的煎熬,他们要在这冬天干冷,夏天干热的地方寻找做人的尊严。
  他的眼睛一亮:他的妻子昨天在马车上的打扮,还是一位落难的书生,一顶男性的狗皮帽子,遮不住她江南女性天生柔润的脸颊。今晨,敖汉旗温和的阳光改变了他的装束。她是聊斋故事里的哪位善良的妖狐?摇身一变,活脱脱一位东北村妇。当遭遇他惊诧的眼神,她得意地嘴角闪出了二十多年前他们在南昌东州学社初次见面时的微笑。
  南昌东州学社是万载县为乡人学子免费提供住宿的地方。曾景云家住此处,父亲顺带管理学社,她住二楼客房。彭定安高考落榜后,经同学的同学辗转介绍,在此借住备考。那天,老天爷好像故意创造一段小噱头,有意让两位素不相识的少男少女一见钟情,他们在彭定安不想见到任何人的时候见面了。洗衣婆来送洗好的衣服,向彭定安索取劳金,彭囊中羞涩,语言嗫嚅。二楼的女大学生正好撞见。他略感羞赧,她投以理解的微笑。心想:兜里无钱,还送人洗衣,准是少爷出身。但书生落难,秦琼卖马,这有什么不可以理解?
  有位记者问曾景云:“你当时已经是南昌中正大学的大学生了,怎么会爱上一个高考落榜的穷学生?”“他爱读书,书读的比我多。”又问彭定安,彭说:“她思想进步,”停顿一下,莞尔一笑,“她长得好啊!”其实,他们相爱的媒体,是书。是古今中外的经典图书。那段日子曾景云每周都从学校图书馆借书给他。他们同读一本书,共叙读后感,投付与回应之间,颇为契合。那种文化上的切磋砥砺,思想上的寻真求实是,他们在学业进取中得到的一笔很大的犒赏。特别是读英文原版书,曾景云惊讶地发现,他的英语阅读能力,比她英语系的高材生还要高出一截。每天早晨,他到学社后面的一大片菜地高声朗读《莎氏乐府本事》,她赞赏他的读音倒还标准,但没有想到会爱上他。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要跨长江、过黄河跟随他到天寒地冻的大东北,最后嫁给他。而他彭定安也没有想到这位温柔善良热情助人的万载客家姑娘竟是南昌地下党的党员(一九四八年,南昌还没有解放,中国共产党的活动还没有公开)。他更没有想到他在南昌《中国新报》上发表的《读〈萧红小传〉》《评〈万家灯火〉》等文章,表现了进步思想,竟得到地下党组织的赏识,曾景云借书给他,秘密接近他,居然受到党组织“就便”的秘密支持与鼓励:“争取他!”。于是读书从《飘》《简爱》发展演变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政治上的培养对象与爱恋的对象汇合。缘分的红绳在他们革命性的读书活动中悄悄拴上了永恒的恋结,相互提供给对方的感受是一拍即合。真正的恋爱谁也说不清哪年哪月开始。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