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宝美发屋


□ 任胜才

搬到新的居民小区,楼房、街道、绿化、美化,样样满意,商店、市场、浴池、超市,啥啥都有,唯独没有理发的地方。如果要理发,就要乘车到几里路以外的地方去,那里才有理发店,理发十到二十元钱,真是既贵且不方便。不知啥时候,楼区来了个姑娘,在自行车棚里开起了美发店,不太显眼的门匾上写着“红宝美发屋”几个字。开始,这个小店并不引人注意,可能是店铺小,也可能是经营者年龄小,因而有人怀疑她手艺水平不高吧,反正光顾的人很少。
这天,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走进了这家小店。店主是一位二十几岁的年轻姑娘,笑盈盈地和我打招呼。坐下后,系上围裙,我从镜子里观赏着姑娘娴熟的理发技艺。她先用喷壶喷湿了我的头发,然后拿起剪刀“咔咔”地剪起来。我问她:“别人都是先洗头再用推子推,你怎么和别人不一样啊?”她“咯咯”地笑着说:“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不过你放心,保你满意。”她嘴上说着手里不停。她说她是在技校里学的美容美发,毕业后不想在家吃闲饭,靠亲友借的钱开了这间美发屋,将来挣钱多了,要开大点的美容美发中心。我就夸她:“别看你人小,还挺有志气的呐——‘铁人’的后代,就该这样!”只有二十几分钟,她放下剪刀,拿起了镜子,前后给我照了照:“怎么样,满意吗?”我对着镜子看了看,嗬,别说,还真不错。她又给我刮了刮两鬓,我又左看右看,就我这脑袋,三扁四不圆的,连高级理发师都拿我没办法,今天真是遇到高人了。我想这钱肯定少不了,问她:“多少钱?”
“三元。”
“什么?”
“三元。”她又说了一遍。我给她五元她又找回了两元,我看了看手中的钱,又对着镜子看看刚刚理完的头,又看了看她,确信没错,连声道谢。她又“咯咯”地笑着说:“是我应该谢你啊,谢谢你的光临。”又笑盈盈的把我送出了门口,很诚恳地说:“欢迎下次再来。”
从那以后,这个美发小屋就成了我每次理发的地方。到后来,生意逐渐好了起来,这个姑娘又收了两个徒弟,但我每次来,她都不让徒弟动手,都是她亲自给我理发。两年后,由于工作的变动,我搬了家,新家的小区内也 有几家理发店,但我总觉得不如“红宝美发屋”理得好——不是参差不齐就是理小了或理大了,价钱也贵。有一次,我到游泳馆去游泳,去得早了,正好感到头发长了,就拐到了“红宝美发屋”。屋里的人很多,她又多了两个徒弟。看我来了,那个姑娘热情地和我打招呼,给我倒了一杯水,递给我一本杂志,叫我稍等。给我理的时候,她问:“怎么好久没来了?”我说:“搬家了,路运了,来一次不方便了。”理完照样交三元走人。以后,我就改成每次游泳之前先去理发。有时和同事们聊起理发的事,同事们都说我有专职理发师,并要求带他们一起来理发。不管我带多少人来,那个姑娘都是笑盈盈的接待,一律只收三元钱。有一次,一个好友和我一起去理发,理完发他要打出租车回家。我说:“你花三元钱理发,再打出租车回家,不是还没省钱吗?”他说:“我以前每次理发要花十元钱,这次理发就三元,打的花五元,还剩两元钱能买二斤豆腐吃呢。”
过了很久,又一次去理发,我笑着问:“人家理发店最少的都是四元和五元,你怎么不涨价啊。”她笑着说:“其实我们一年前就涨了,每位四元。”我一听,立即涨红了脸,我这不是白占了一年多的便宜吗,马上掏出钱要把欠的钱补上。她笑盈盈地挡住了我的手说:“像你这样常来的老顾客我们不涨价,老人和孩子也不涨价的。”我说:“那你这涨价也 没什么意义啊?”
“其实我们也不想涨价,不涨价别的理发店价儿太高,说我们要的钱少,肯定质量不好,还说我们压低物价,我们只好采取了明涨暗不涨的办法。”我说:“那我带来的朋友你怎么不多收钱呢?”她又笑了:“你想啊,常来的都是小区的居民,见面都是熟人,我怎么能多收人家的钱呢?你领来的朋友也 是我的朋友,头回生二回熟,我更不能多收人家的钱啊!不管生意多大,都得讲信誉啊。”
一句话说得我心里热乎乎的,诚信是做人的根本,也 是做生意的根本。别看这个姑娘年纪不大,“红宝美发屋”的铺面不大,但我相信,这个姑娘将来开“美容美发中心”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