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镇的女裁缝


□ 邵 丹

小镇的女裁缝
邵 丹

她在日益破败的老街上开了一家小店面。
这条老街是纯粹的江南水乡式,平石板铺就的悠长巷道,对峙着的二层清式木楼,两边投影正好合拢来盖满街道,如一本老书,合住一段正在收尾的故事。纵向里细密地伸展出宽仅容两人并排走的青石卵道,那些卵石被一代又一代人踩到白得圆熟泛光,成了精似的。
老街原本是小镇的中心,能住在这里的都算是镇上比较体面的人,但现在人们纷纷搬到新建的洋式公寓楼里,少了人气,老街就迅速显露颓败的迹象。原本精心修理的庭院再也没有色香俱佳的桂菊兰花,而是加盖出鸡棚样的小屋,租给越来越多的外地民工,散发出有欠清理的浑浊味道,像一堆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软塌塌纠结着,讲也讲不清,更没有人关心。临街的木板门窗不复古朴宁静的韵味,大多空关着,雨水渍的深处,一长条不规则的黑痕里,木头有要伤心腐朽去的架势,离了这没有前途的地方。也有些人家反要夸张地重新装修,换上全套铝合金门窗,是这条街上的仿金假牙,格外刺眼地嵌在那里,是高了八度的不和谐音。再往上看,天空尽失昔日和平的浪漫,越来越严重的空气污染,使得那水灵灵的蓝天白云,退缩为人们心里遥远的回忆。最不堪的是那些屋檐,当年无限风情地翘着,如今,长着萋萋野草,可不就是长在人头上,正是破败的征象吗?
她将目光从野草上移开,很是感慨。可是,没有人在乎这条老街的破败。她几次要儿子去拔草,儿子只作没听见,她急了,儿子眼也不抬地说:是你自己一定要在这种地方开店的。她也没话可说。这里不比新开发的街道上,那里人多,房子亮堂,可她还不是看着这里便宜。而且在新街上,她就是不太舒服,总觉得自己要被那鲜亮的风景,以及骄傲的新一代不屑一顾地抛弃掉;只有在老街上,少有人来,心里才踏实,因为她出生在这条老街上,永远能在这里找到踏实的感觉,尽管它正在衰落。
她是个五十开外,微胖的女人,虽然是个巧手裁缝,自己穿得却很朴素,竟是年前从箱底翻出来蓝灰色大布,亲手做的对襟中装,那是她儿时流行过的款式。有时候,她总觉得日子又重新过了回来,比如她重回老街,一时兴起重做了这套老式衣服,居然还赶上了时髦。近来的小镇跟着大城市流行起中式服装,她的生意也好许多,因为她做中装可是远近闻名的,凡是在这做过的无不啧啧赞叹,付钱时全带着感激的笑。但又是不一样的,日子,没有重新来过的道理。老街破败着,她的生意也不复从前的做法。她按惯例慢悠悠地逐次打开门窗,再将两个塑胶女模特搬到门口的路上,窈窕的女模特身披彩布,由她用别针勾勒出衣裙的轮廓。早先可没有什么塑胶女模特在门外招揽生意,都是儿子唠叨着人家大商场里如何如何,她没好气地说:那有什么难的,我也会。儿子很快半负气半激将法地买回来两个塑胶女模特,而她全是负气地顺手拽来几块布料,三下四下就做好了,粗看像真的漂亮衣服,让儿子在一旁张口结舌。只是她终究不很喜欢这个主意,工作时老是担心老街太过狭窄,两个招摇的女模特在门外不是挡了人家的路,就可能被过往车辆剐倒,无端添出许多心事,裁剪时常得抬头看两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