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猪坚强


□ 茨平

  口茨平

  你再敢去找那个黄毛小怪我就打断你的腿。石秀脸色铁青大声地对着她女儿吼叫着。

  你打,你打,你打死我拉倒。她女儿肖丽丽不屈不饶,反把身子送过去。

  石秀已是气极了。石秀真的气极了,这个死妞子,越来越不像话了,不仅不听话,还顶起嘴来。如果女儿不吭声,她就是不听,听了也没听进心里去,那石秀没这么气。可这死妞子,不仅顶嘴,还喊打吧你打吧,打死了拉倒,还把身子送过来,当她真不敢打似的。石秀被女儿逼得没办法了,如果不打她一顿,这个母亲实在没办法当了。她顺手操起锅铲高高举起来,锅铲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地晃动,晃动出张牙舞爪的样,晃动在半空中,始终晃不下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装腔作势,没办法了,石秀只有装腔作势了,唯有装腔作势才能把母亲的尊严留住一点点。

  就在这个时候我走进了她们租住的屋子里。我知道,石秀手中的锅铲再怎么张牙舞爪也不会拍打到她女儿身上去。她女儿肖丽丽似乎看准了这一点才有恃无恐。但我还是担心会擦枪走火。她们母女之间那种紧张的关系我知道一点,若是锅铲真的拍过去了,她们母女间的关系虽然不至于拜拜,但她们之间的裂痕会像折断的筷子一般不可修复了。作为他们的亲戚,来到现场是不便袖手旁观的。于是我冲上去,左手托住她的手腕,右手夺锅铲,本要用力一夺,可我的力没使出十分之一,锅铲便到了我手中,轻轻的,很轻松地几乎是她要递给我似的。我明白,她挥动锅铲只是做做样子,一个母亲所必须做的样子。

  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坐下来谈吗?我说,为什么非要这么大吵大闹?

  我很少来到表姐石秀的出租屋里,虽然我和她在相距不远的工厂里打工,我们所租住的房子,相距也不远。我们天天忙于工作,也就没那个心思亲戚间相互走动了。今天我来找表姐石秀,是想请她劝劝我老公,劝他不要闹辞工。我老公在一家饲料厂打工,混得挺不错,混上了车间主任。前些日子,他车间里出了一起安全事故,一位拉小料的员工掉到地下室,两条腿断了,是粉碎性骨折,腰脊骨也断了,断了多处。这是一起很严重的安全事故,老板怪我老公安全工作没做好。那个地方存在安全隐患,我老公早就向老板提出要整改,可老板舍不得花钱,一直拖着。结果事情出了,老板反大骂我老公安全工作没做好。老公受不了这委屈,嚷嚷着要辞工。我一听急了。我和我老公都是山里出来的打工仔,他能混上车间主任很不错了,辞工去别的厂,没文凭没技术,只能去做个普工。我苦口婆心地劝,他就是不听,还冲我大喊大叫,好像是我让他受委屈似的。没办法了,我只有来求助我的表姐石秀。要算打工打得苦,要算日子过得难,要说人活得坚强,没有谁可以与我的表姐比了。我老公也常常为之感叹,说我的表姐石秀非常坚强,比猪还坚强。我想请表姐来劝说我老公,应该很有效。没想到,一进门,就撞上她母女俩吵架。

  她们吵架是吃过晚饭开始的。吃过晚饭,肖丽丽起身去墙边取挂在墙上的小皮包。那是个很精致的小皮包,据说是花了二百多元钱。石秀一看到那个小皮包,心里就会阴沉一阵子。天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能花钱了,太敢花钱了,一个没什么作用的小皮包,居然敢花二百多块钱。有一次石秀说她,为了一个作摆设的小包包,花二百多块钱,太不知道珍惜钱了。肖丽丽把嘴一翘,说你奥特了吧,我这还算便宜,人家贵的二千多。肖丽丽那不以为然的神态,委实把石秀吓了一大跳。她甚至担心,哪天女儿头脑发热,也买个二千多的皮包回来。小皮包对于肖丽丽,确实只是一种摆设,或者说是一种装饰。对于女儿买二百多块钱的小皮包,石秀容忍了,现在的年轻人与她年轻的时候大不相同了,去街市看看,所有的女孩子都肩挎一个小皮包,把步子走得故作轻盈。女儿肩挎一个小皮包去街上闲逛,只是一种随大流的行为,作为母亲,该容忍的时候就容忍一下子。今天,在吃饭之前,石秀趁着女儿上厕所,检查了一下女儿的小皮包。小皮包里确实没什么东西,一个小镜子一个小梳子一个小钱包还有涂脸的化妆品,最要命的是里面有叠卫生纸,不是女人来红时用的卫生纸,而是那种手抽纸,而且口子撕开了。看到这包卫生纸,她的心就激烈地痉挛起来。听说做鸡的常在包里备包卫生纸,方便随时接客。她倒不担心女儿会去做鸡,她担心的是女儿与那个黄发小怪把那事做了,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吃下十八斤后悔药都不顶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