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猪坚强


□ 茨平

  口茨平

  你再敢去找那个黄毛小怪我就打断你的腿。石秀脸色铁青大声地对着她女儿吼叫着。

  你打,你打,你打死我拉倒。她女儿肖丽丽不屈不饶,反把身子送过去。

  石秀已是气极了。石秀真的气极了,这个死妞子,越来越不像话了,不仅不听话,还顶起嘴来。如果女儿不吭声,她就是不听,听了也没听进心里去,那石秀没这么气。可这死妞子,不仅顶嘴,还喊打吧你打吧,打死了拉倒,还把身子送过来,当她真不敢打似的。石秀被女儿逼得没办法了,如果不打她一顿,这个母亲实在没办法当了。她顺手操起锅铲高高举起来,锅铲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地晃动,晃动出张牙舞爪的样,晃动在半空中,始终晃不下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装腔作势,没办法了,石秀只有装腔作势了,唯有装腔作势才能把母亲的尊严留住一点点。

  就在这个时候我走进了她们租住的屋子里。我知道,石秀手中的锅铲再怎么张牙舞爪也不会拍打到她女儿身上去。她女儿肖丽丽似乎看准了这一点才有恃无恐。但我还是担心会擦枪走火。她们母女之间那种紧张的关系我知道一点,若是锅铲真的拍过去了,她们母女间的关系虽然不至于拜拜,但她们之间的裂痕会像折断的筷子一般不可修复了。作为他们的亲戚,来到现场是不便袖手旁观的。于是我冲上去,左手托住她的手腕,右手夺锅铲,本要用力一夺,可我的力没使出十分之一,锅铲便到了我手中,轻轻的,很轻松地几乎是她要递给我似的。我明白,她挥动锅铲只是做做样子,一个母亲所必须做的样子。

  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坐下来谈吗?我说,为什么非要这么大吵大闹?

  我很少来到表姐石秀的出租屋里,虽然我和她在相距不远的工厂里打工,我们所租住的房子,相距也不远。我们天天忙于工作,也就没那个心思亲戚间相互走动了。今天我来找表姐石秀,是想请她劝劝我老公,劝他不要闹辞工。我老公在一家饲料厂打工,混得挺不错,混上了车间主任。前些日子,他车间里出了一起安全事故,一位拉小料的员工掉到地下室,两条腿断了,是粉碎性骨折,腰脊骨也断了,断了多处。这是一起很严重的安全事故,老板怪我老公安全工作没做好。那个地方存在安全隐患,我老公早就向老板提出要整改,可老板舍不得花钱,一直拖着。结果事情出了,老板反大骂我老公安全工作没做好。老公受不了这委屈,嚷嚷着要辞工。我一听急了。我和我老公都是山里出来的打工仔,他能混上车间主任很不错了,辞工去别的厂,没文凭没技术,只能去做个普工。我苦口婆心地劝,他就是不听,还冲我大喊大叫,好像是我让他受委屈似的。没办法了,我只有来求助我的表姐石秀。要算打工打得苦,要算日子过得难,要说人活得坚强,没有谁可以与我的表姐比了。我老公也常常为之感叹,说我的表姐石秀非常坚强,比猪还坚强。我想请表姐来劝说我老公,应该很有效。没想到,一进门,就撞上她母女俩吵架。

  她们吵架是吃过晚饭开始的。吃过晚饭,肖丽丽起身去墙边取挂在墙上的小皮包。那是个很精致的小皮包,据说是花了二百多元钱。石秀一看到那个小皮包,心里就会阴沉一阵子。天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能花钱了,太敢花钱了,一个没什么作用的小皮包,居然敢花二百多块钱。有一次石秀说她,为了一个作摆设的小包包,花二百多块钱,太不知道珍惜钱了。肖丽丽把嘴一翘,说你奥特了吧,我这还算便宜,人家贵的二千多。肖丽丽那不以为然的神态,委实把石秀吓了一大跳。她甚至担心,哪天女儿头脑发热,也买个二千多的皮包回来。小皮包对于肖丽丽,确实只是一种摆设,或者说是一种装饰。对于女儿买二百多块钱的小皮包,石秀容忍了,现在的年轻人与她年轻的时候大不相同了,去街市看看,所有的女孩子都肩挎一个小皮包,把步子走得故作轻盈。女儿肩挎一个小皮包去街上闲逛,只是一种随大流的行为,作为母亲,该容忍的时候就容忍一下子。今天,在吃饭之前,石秀趁着女儿上厕所,检查了一下女儿的小皮包。小皮包里确实没什么东西,一个小镜子一个小梳子一个小钱包还有涂脸的化妆品,最要命的是里面有叠卫生纸,不是女人来红时用的卫生纸,而是那种手抽纸,而且口子撕开了。看到这包卫生纸,她的心就激烈地痉挛起来。听说做鸡的常在包里备包卫生纸,方便随时接客。她倒不担心女儿会去做鸡,她担心的是女儿与那个黄发小怪把那事做了,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吃下十八斤后悔药都不顶事。

  肖丽丽刚刚把小皮包取下来,还来不及挽到肩上,石秀就阴沉着脸喊一声:肖丽丽。

  母女俩的争吵就从黄毛小怪开始。

  在油村的主街上,表姐石秀亲眼目睹了她女儿肖丽丽与黄毛小怪嘴对嘴亲嘴的场景。他们站在街中间,开始是手牵手,相互间用来电的目光看着对方,很像电视剧里的浪漫情侣,只看了一会儿,两人就开始亲嘴了。肖丽丽双手挽着黄毛小怪的脖子,黄毛小怪张开双臂抱住肖丽丽的腰。黄发小怪是个瘦瘦高高的黄发男孩子,肖丽丽个子不算矮,比我高一点,比她妈石秀高出半个头,尽管如此,肖丽丽还是要尖起脚尖,脖子以上才能与黄毛小怪对齐。街旁的路灯,两边门店上闪烁的霓虹灯,门店里的日光灯,它们一起把光亮洒泼到街上来,明亮而色朦。街市上很多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像游鱼一样毫无目标杂乱地游动,在肖丽丽黄毛小怪身边,就像他们身边游动很多鱼。街旁芒果树下有张台球桌,两个男孩在那些打台球,身穿灰色T恤的男孩躬着腰用球杆猛击一下台球,台球脱离桌面,飞到街上,从肖丽丽身边一擦而过。几个男孩姿肆地暴笑起来。肖丽丽与黄毛小怪亲嘴的动作一点儿也没受影响,他们亲得那么投入那么肆无忌惮。

分享:
 
更多关于“猪坚强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