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比较哲学的“尝试集”


□ 忻剑飞

  人类有尝试的天性,或者说尝试是人类前进的契机。第一个吃螃蟹是一种尝试,第一个上月球也是一种尝试。凡尝试都无过而有功,凡尝试都值得纪念和总结。
  但是,并不是任何尝试都能获得成功,所以,陆放翁诗云:“尝试成功自古无”。不料,七十年前的中国,竟有一个人把放翁的诗改了,说是“自古成功在尝试”!还专为自己的一本新诗集取名为《尝试集》,这是何等的勇气!其实,又岂止是诗,语言,历史,教育,政治,经济,举凡人类生活的一切方面,各种课题,都时时面临新的选择,都有人在尝试,其中尤其深刻的是哲学上的尝试。
  当然,“米涅瓦的猫头鹰要到夜幕降临时才起飞”,黑格尔的这句话具有部分的真理:新哲学的诞生往往要稍后于其他文化现象的变革,现代中国的新哲学出现在三、四十年代。然而,这一点也不意味着,在变革初期进行哲学上的尝试是缺乏可能性和必要性的。因此,中国新文化运动时期,做这方面工作的不乏其人。在这一方面,自称“我生求师二十年,今得‘尝试’两个字”的胡适,又写出了一本比较哲学的“尝试集”——《先秦名学史》(英文原名:“The Development on theLogicalMethod in Ancientchina”)。
  这本书的际遇,也是很有趣而又颇能说明尝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的。
  如所周知,胡适写作此书是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这所大学的哲学系当时以其拥有杜威等名教授而名噪于世,胡适又是极有天赋的,他一九一五年离开康乃尔大学研究院,九月注册入哥大哲学系研究部,第一年就考过了哲学和哲学史课,开始写博士论文,一九一七年夏,“就考过我论文最后口试”(《胡适的自传》),这篇博士论文就是《先秦名学史》。但是,名师和高徒之间并没有立即建立起“英雄识英雄”的默契。胡适的自述,用了“考过”两字,颇有奥妙。原来,他一九一七年整装回国时,并没有拿得“博士”头衔,他的博士论文在参加“防卫口试”(取得哥大博士学位的最后一道关卡)时,只得了个“大修通过”,即需大加修改之后,回校“补考”才能通过。当年,杜威等六位大主考面对才华横溢的学生的光采照人的论文,竟茫然不知所云,潦草地打发了这篇论文。胡适携了此著回国,旋即便登上了北京大学哲学系的讲坛,不多时,便扩展成一篇《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一九一九年送交蔡元培校长,蔡先生即亲自作序,认为此书具有“证明的方法”,“扼要的手段”,“平等的眼光”,“系统的研究”等等“特点”,为研究中国哲学史提供了一种“门径”,并推荐给商务印书馆。不料,当时商务的负责人看后,认为不象学术著作,担心此书出版,会给书馆带来不利的影响,但又碍于蔡先生的面子,就花了三十块钱买下书稿,准备将其束之高阁了。后几经交涉,才勉强于一九一九年二月出版。结果却大大出乎意料,立即被抢购一空,仅两个月即行再版,两年中共印七次,一万六千册。一九二二年,应在国内的英美友人一再劝说,送走了来中国讲学的杜威之后(此时,杜威已对胡适刮目相看了),胡适便把这篇博士论文交上海亚东图书馆用英文出版。一九二七年,哥大教授筹款邀胡适返母校讲演,胡适才有机会正式取得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当然,并没有参加“补考”,只是在“拍拍肩膀”中便通过了,不过,庄重肃穆的“加带”(hood)仪式还是进行的。此后,人事沧桑,岁月荏苒,这本著作渐渐被各种人(包括胡适自己)蒙上了灰尘。直到一九八三年十二月才第一次以中文行世,自然现在也已买不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