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管人命


□ 谢宗玉



我突然就相信上帝了。
我想,如果没有冥冥中的上帝,我是不会写这本书的。上帝给我创造了两个条件。
一个是显性的:去年夏天,故乡安仁县搞了一个中国神农药文化节,邀请我和省内一些文艺家们去采风。并要求我们能写点什么。正因为这个,对医药从没兴趣的我,才会去书店查翻药书。一本《中药原色图谱》,让我竟如醍醐灌顶,原来瑶村从小与我相依相伴的草木,居然都是医命治病的良药。我写作的灵感由此泉涌而出……
另一个是隐性的:这么些年来,我一直居住城里,怀念乡村的散文却越写越多,连我自己也搞不清这是怎么了?有评论家说我是跟风,看着乡村散文火了,就跟着写乡村散文。事实上,这个社会什么不火呢?由个别人带来的乡村散文之火与萤光何异?我要去跟什么风?随人家说去吧,我连辩解的念头都没有。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污浊的城市把我搞得五痨七伤,而乡村却有医治我的气候、气息和气场,神秘的身体受上帝的指引,让潜意识一遍又一遍去怀念乡村。以前不得其法,现在才知谜底是乡村那些草草木木。
我一边写作,一边为自己的无知感到可笑。
很多草木生长在我身边,一直在暗中保护我的身体,培植我的心性,比一个保镖和一个家庭老师都重要得多,而我却浑然不知,连一丝感恩的心情都没有。我懵懵懂懂地活了这么多年,真感到羞耻。
其实不单单是我这样懵懂地活着,瑶村大多数人都这样懵懂地活着。懂草药的人略略可数。即使懂,也只懂点皮毛,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
其实不单是瑶村人这样懵懂活着,城里人何尝不是这样活着?如果知道那些草草木木都是人类的良师益友,大家又何苦要削尖脑袋往城里挤呢?
所幸的是,瑶村人即使不懂草木,草木也在暗中保护着他们,瑶村人的祖祖辈辈在一年四季的草木气息中,活得快乐而健康。瑶村的高寿者比比皆是。大多数瑶村人离去时都非常清爽,往往无疾而终。瑶村的喜丧一直操办得像一场又一场的人生盛宴。
什么是和谐社会?瑶村人那种自然经济社会,才算得上真正的和谐社会。瑶村山山野野里的每一株植物,都是上帝有心安排的,瑶村人尽量不去破坏,就是和谐。
而城市生活,怎么能和谐呢?上帝在大地上安排的一切,城市人全部推翻,全凭自己的意志和好恶来安排街道、高楼、桥梁、灯火……
失去了上帝安排的处所,城市人的心性日益变得浮躁疯癫,城市人的身体几乎全都处于亚健康之中。这时,就算每一个城市人都挤眉弄目地微笑,那都算不上和谐,只能算作疯癫的一种。
我大概算是一个觉醒者了?难怪深居都市的我,为什么总会对人说,想回到瑶村去住。包括鲁迅先生在内的许多人也许以为我这类人是矫情。其实并不是。回乡村居住不但是心灵的需要,也是身体的需要。身体不是个没有知觉的傻瓜,它知道什么地方适合自己生长,只可惜它受意志控制,做了无奈的囚徒。如今我已是疾病缠身,这时写这本书,那份酸苦和悲凉自是无法言说。我在城里已经扎根,这里再要拔起,是何其难啊。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要说也该算得上一个知识分子了。现在想来,实在是不堪回首。我读的是什么?全是“听将令”的垃圾啊!读杂文,我学会了牢骚;读哲学,我认识了恐惧;读历史,我懂得了丑恶;读政治,我知道了自欺欺人;读物理化学,我知道了怎么用最快的速度去改变这个世界……可这些,与我身体和心性的成长有什么关系?我怎么就没去读医药呢?我怎么就没有深层次地去了解故乡的草木和它们与人类的关系呢?
久病成医。为什么非得要等到病了很久,才去学医?难道一开始就成为医生不好么?我真搞不清所谓的文明社会究竟要给幼年人类的头脑灌输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漠视生命,舍本逐末?如果我们从小学开始,就把生物学和医药学当作主课来修,那么人类的平均寿命会不会比现在高出很多?而人类长期浸淫在草木中的心性会不会比现在宁静祥和得多呢?会不会杀戮因此而减少?环境因而获保?历史重新改写?文明由此变途?



我突然对中国历代的医学史有了兴趣。
翻开历史,我才发现,杀人远比救人要荣耀得多。历史上,杀人英雄比比皆是,而且大名都如雷贯耳!有的杀人英雄,千百年来还享受着世人们庙堂香火的侍奉,一个个被尊奉为神。而救人医生呢?自有历史以来,让人耳熟能详的,屈指可数。除神农、扁鹊、华陀、葛洪、张景仲、孙思邈、王惟一、李时珍、叶天士等等这干人马以外,就再也找不出更有影响力的人物了。《史记》一百三十卷,除了《扁鹊仓公列传》是医人英雄传外,其他的几乎全部是杀人英雄传。也是在这时,我才感到司马迁内心的猥琐,以帝王将相的评判标准,替那些杀人狂魔去著书立说、歌功颂德,而且津津乐道,我不再像以前那么敬重他了!我不苛求他一反传记常规,在《史记》中全部大书特书医人英雄,但至少得按《笑傲江湖》里杀人名医平一指“医一人、杀一人”的原则,各占一半吧?如果《史记》真的像我设想的那样,杀人英雄和医人英雄各占一半,分庭抗礼,那么将会出现多奇异的现象啊?又会给后世带来多大的影响啊?我敢断言,后世历史一定会由此改变!人都想成名成家,有些人杀人无望成名,也许转而就去医人了呢?可惜《史记》没有给医人者太多坐椅,多少影响了后人的处世心态。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