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雁河(中篇小说)


□ 陈 河

  复员回乡的吴印国因为与战友曾经的情人白雨萍同居,未婚先孕,败坏乡俗。同时又因回乡开皮革加工厂污染家乡环境惹了众怒。两种原因酿成吴印国与众乡亲乃至传统势力的激烈冲突,最终被自己父亲枪杀。这到底是怎样的一桩惨案?

  一

  这是一个过去了很多年的故事。

  上世纪90年代初某夜,浙南山区的西雁河边呈现着一种奇怪的繁荣状态。那小镇原来没有多少房子,几十米长的街上散落着一些石块垒成的屋子,还有一个供行人乘凉的路亭。而现在则布满了不少工业用的简易房子,还有一些点着灯光的商业铺面。街上有不少行人,也有几个卖炒米粉和糖炒栗子的摊位。街路边的空地和乱石灌木丛上到处铺着牛皮,有的是新铺出来晾晒的,有的却已经腐烂透顶了。虽然已是黑夜,不时还有载满货物的东风牌大卡车摇摇晃晃从坑坑洼洼的街路上开过,溅起了扇状的泥水浆。

  这条小街的尽头有一个房子上挂着一个亮着灯光的牌子,如果行人眼力够好的话,隔着几十米就能看到上面写的是“西雁旅店”几个字。旅店的门已经关闭,似乎不准备再接待客人,事实上也不会再有人来,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客运班车过来了。

  这个时候,旅店屋内通道上面的白炽灯照出了两个斜斜的身影。被照出影子的两个人相距约一米,各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像两只守在洞穴口的秋虫,随时准备退回去。

  站在右侧的女人是客店主人白雨萍。她的头发已经松开,看样子是准备入睡时被对面这个男人叫出来,她的位置正处于长方形的门框中,身后室内的日光灯白得耀眼,使她的轮廓产生强烈的反差效果。尤其是她披散的长发之间充满了银亮的光线,看起来相当触目惊心。

  “你说得对,我重访西雁河毫无意义,明天一早,我就走了。”这个叫叶文桂的男人说,声音又低又涩。

  白雨萍毫无表示。但实际上她的身体动了一下,发际间迷人的光线因之颤抖。

  “我想请你带我看一下吴印国被杀现场那座屋子,这个念头已困惑了我几年,使我不得安宁。带我去吧,几天后我就要出国去,不知以后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这是个十分谦卑,苦闷的请求,可是并没有在对方身上唤起什么反应。相反,她显得更加神思恍惚,心不在焉,好似脸上蒙上了层厚厚的面纱,而此时请求者显示了男人的耐心和固执。他始终保持一种姿态:头低垂,背微弓向前。这种失落者的姿态终于取得效果。他看到对方的身体慢慢活动了,向后收缩。在退回卧室的一瞬间,她的脸色极为苍白。几分钟后,她披上外衣,束上头发,走出了屋子。

  以上事情发生的时间已近午夜。这一男一女从水泥路上走出,抄河床上的小路走向山边,月亮正停留在西雁山豁口,照得远近银白如梦境。但是有一股恶臭的动物皮革腐烂气味像魔鬼一样伏在河床上,天空中还有一只猫头鹰张开翅膀无声盘旋。这种景象就像一个人的噩梦,而两个踩着咔嚓作响的鹅卵石歪歪斜斜前行的人,如同噩梦的访问者。神思恍惚的白雨萍想:今夜,时间会再次流血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