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激情岁月中的婚礼


□ 青木香

激情岁月中的婚礼
青木香

片刻后,杨静的回答意味深长——“我同意”,就是片中的那句话,看似简单,却是包容了太多的感慨与激动……

但凡男婚女嫁,相信不少人从相识、相悦、相爱到定终身,其间少不了些跌宕起伏,沟沟坎坎。人生大事嘛!话是这样说。不过当年于洋和杨静的婚姻之旅的确走得不容易,虽然他们是正常的自由恋爱——结婚,然而两人曾为此遭受了很多非议,还被指责过违反“组织纪律”,甚至于洋还为此扛过处分!虽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其情义可鉴,亦需要勇气,用于洋的话说就是“天不怕地不怕,豁出去了!”
说起来,这张老照片的年龄应该比不少数读者的年龄都要大,它拍摄于1953年6月,典型的五、六十年代的结婚照。看似简单,却是凝固着一段激情岁月中的往事。
于洋和杨静是因为拍电影走到一起的。1950年拍《卫国保家》,片中他俩扮演一对情侣。就是从这时起,两人于共同携手的工作中,在感情上擦出了闪烁不灭的火花。他俩一个是蒙族姑娘,性格开朗;一个是山东汉子,情性爽直。两人性格相投,从小都是苦出身,都有过幼年失去父母的不幸遭遇,后来又都投身革命工作,相同的经历与性格使彼此间很快就有了共同语言,又是郎才女貌,随后而至的,自然就是心灵深处萌生的丝丝爱意,尤其是于洋。然而不顺利的是当时杨静那边,组织上已做主为她说下了个对象。这对他们来讲是个不小的阻碍,甚至是压力。于洋老师说:“你看过《激情燃烧的岁月》吧?那时我俩要是不全力争取的话,杨静就是另一个‘褚琴’”。

拍完电影后,于洋和杨静不得不暂时离别,然而这种情况下的离别,除了怀恋、惆怅还有压力,于洋告别杨静回到了长春的东北电影制片厂,杨静则留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虽然一别就是两年多,但二人心灵深深相印相知。其间尽管来自各方的种种非议、处理接踵而至,然而这段当时被一些人侧目的感情,却经受住了时间、空间与偏见的考验。两年中两人都把心思扑在工作上,靠写信保持联系,互相讲讲工作情况,鼓励对方好好学习,积极进步。虽相距千里,却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老天不负有心人,1953年,杨静又被借调到东影厂拍严恭导演的《结婚》,两人才有机会再次团聚。此时杨静这边已经顺利解决了与 “石光荣”的婚约,于洋得知后决定向杨静求婚。说“求婚”可能有点不恰当,因为在他们心里,“婚”是早就求过了的,那还是在他们拍《卫国保家》的时候,于洋在剧中演一个民兵队长,在小河边向自己的心上人——杨静饰演的纺织模范求婚,于洋憨厚地说:“咱俩嘎亲(方言,结婚的意思)好不好?”姑娘不好意思的说:“我同意。”那时候因为两人非常要好,大家是看得见的,便有人开他们的玩笑说“你们不要走私啊。”这虽然令他们不好意思,但因为借着台词说出了心里话,戏反而显得更真实。这次久别重逢,于洋非常激动,决定向杨静正式求婚。他作了认真的准备,又花了大半个月的工资为杨静买了一条现在看来也很华贵的纯白兔毛围巾,非常漂亮。那天他约杨静出来,二人沿湖边漫步,当时正下着大雪,于洋却因为特别紧张手心里全是汗。鼓足勇气后,敞开了心扉。片刻后,杨静的回答意味深长——“我同意”,就是片中的那句话,看似简单,却是包容了太多的感慨与激动……再后来两个人就向组织上打报告请求结婚了,这对有情人终于喜结连理。
两人特地把婚礼定在1953年7月1日那天,为的是表示自己对党和革命事业的忠诚。婚礼那天热闹非凡,于洋和杨静都性情豪爽,平时就结交了很多朋友,来祝贺的既有杨静的蒙族老乡,也有东影演员科的同事,还有平壤来的朝鲜电影工作者(当时正是抗美援朝时期),一块三尺见方的水红绸子边边角角都签满了名字。婚礼是在东影工会主席葛存壮的主持下进行的,仪式简单而热烈。人们在会议室里摆上两排桌子,大茶盘里撒上瓜子、糖,又搬来几桶啤酒和几十根十斤、二十斤的大红肠。给每个人的瓷缸子里倒上啤酒,从早热闹到晚,中间不断的有人喝醉,有人醉在房间里,有人倒在走廊里,还有人倒在厕所里。于洋老师开心又无奈地说,当天晚上有四五个人倒在我们的新房里,大家一起洞房花烛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