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健康养生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生死考验中体会伟大的“长征魂”


□ 薛立永 史国利

  2001年7月1日,家住吉林省德惠市的农民史国利从江西省瑞金开始向着梦想出发。年过半百的他完全按照20世纪30年代毛泽东领导的红一方面军的行军路线行进,历时219天,途经10个省、100个县(市)、400个乡(镇),于2002年2月4日到达陕西吴起镇,走完了长征路。沿途中,史国利受到革命老区人民的热爱款待,并送上赞誉和祝福。在重走长征路的沿途,史国利拍照900余幅,收集老区各界人士留言276条,撰写日记6万余字。他在途中穿破了六双胶鞋、两双棉鞋。为证明自己的徒步旅行,从沿途地方政府索要签章300多个,这些都成为他的珍藏品,沿途改善的路况和人民提高了的生活水平也让史国利感到欣慰。以下是他自己的一段旅途经历的心灵感受。
   “红都”瑞金市委宣传部被我的举动感动,特地为我赶做了一面绣有“徒步长征路”字样的小红旗,并于7月1日上午9点在沙洲坝“红井”旁为我举行了出发仪式。市委宣传部的领导从毛泽东当年为群众挖的井里为我打出一壶水,希望我发扬长征精神,克服重重困难,早日凯旋。我手持红旗,背着那壶给我力量的“红井”水,踏上了漫漫征程。
  长征路上我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问路。虽然有红一方面军长征路线图,但这张图只能确定行走的方向,具体走哪条道、翻哪座山、过哪条河都得靠打听。南方口音对于我来说十分难懂,遇到会说点普通话的人还可以,若遇到只会说方言的老乡一点办法都没有。在经过贵州榕江县朗洞镇八书村的时候,由于整个村子没人会讲普通话,又不认识汉字,我只好采用写字交谈的方式,求一位供销社的营业员画了一张线路草图。在彝族、藏族同胞的聚居区,这个问题更大地困扰着我,多数时候,我只能借助手势和对方进行简单交流。
  吃饭也是个大问题。我出发时正是南方盛夏时节,每天气温都在摄氏38℃上下,我除了不停地喝水、有时吃些瓜果之外,一天只能吃一顿饭。饮食也很不习惯,很多时候是泡包方便面或喝碗粥就对付一顿。到了高原地带,因为水温达不到沸点,面条、米汤、牦牛肉都只七分熟。为了不伤害当地群众的好客之意,我常常乐呵呵地吃下这些半生不熟的食物,拉肚子是常事。但我没叫一声苦,只要能填饱肚子,我就得走下去。如果出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有食物可吃的情况,我就是饿死也要以爬行的姿势、头冲着前进的方向死去。何况再苦也苦不过当年红军吃水煮皮带吧?
  从出发第7天起,我的两只脚开始出现水泡,走起路来只能脚跟着我,两条腿就像木头一样。一天下来,我脱下鞋一看,十个脚趾已脓血不分粘在一起,脚脖子肿得又粗又硬。脚疼得厉害时,以车代步的念头也曾一闪而过。但我既然决定徒步长征路,就对先烈许下了诺言。即使少走一步,也是对先烈的欺骗,是对自己人格的侮辱,是对共产党员称号的亵渎。就是这样,一步步走下去,一路上共磨破了6双胶鞋、2双棉鞋。
  对生命的更大考验还在后头。在过“五岭”中的一个山岭时,我正在山道上休息,突然听到一阵怪声从头上传来,我顿感不妙,顾不得拿包,几步蹿到山边,身子紧贴山崖。紧接着,几块山石滚落下来砸在我刚才坐着的地方,把行军水壶砸出一个大坑。我惊出一身冷汗,庆幸自己反应机敏躲过一劫。在金沙江畔的山路上,我赶上一场暴雨。当时正走在盘山道上,没有地方避雨,我既不敢抬头看山顶,也不敢低头看脚下悬崖,只能深一浅一脚地往前走。头上是雷鸣闪电,大雨倾盆,脚下是黄红色的泥石流滚滚而下,山上的大小石块不时滚下。我感到自己就像一片树叶,没有思想,没有意识,这种接近死亡的感觉真是平生第一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老来乐》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老来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