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吕果之幸福生活


□ 关慧敏

  吕果有两个网友,一个硕士,在大学任教;一个学士,在中学当老师。不过两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教授英语
  吕果很自卑,说,你们和我交流时可千万别说英语,我一个单词也记不得了。
  嘉莉妹妹问,没学过吗?
  吕果答,学过,但忘了。
  卓明翰不解,学过的东西怎么会忘呢?
  这你就不懂了,吕果道,我一天到晚和汉字打交道,又怎么还记得英语呢?
  嘉莉妹妹和卓明翰都信了。
  嘉莉妹妹自以为很成熟,经常问一些很不成熟的问题,譬如你喜欢:1、清晨细雨蒙蒙;2、中午阳光灿烂;3、傍晚红霞满天;4、夜晚星光璀璨;5、午夜银月圆圆……
  吕果如答:清晨细雨蒙蒙。
  嘉莉妹妹会很快作答:1、多愁善感,有点浪漫,至少有一个情人;2、热爱生活,坚持原则;3、善于幻想,喜欢浪漫,有一群情人;4、喜欢做爱;5、性饥渴或者性缺乏……
  卓明翰也稀里糊涂地说了一大堆不相干的话,譬如外面情人是钙,家中老婆是菜,一日三餐要吃菜,偶尔也需补补钙,身体健康需要菜,精神愉快全凭钙。
  又说道,男人是牛,女人是地,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地越耕越熟,牛越耕越老,好火费炭,好女费汉啊……
  
  见嘉莉妹妹是在某个阳春三月的日子。费了好大的劲,晚上六点半光景才到达她所在的城市。下车的旅客都走了,车站里空荡荡的,只有吕果一步一挨地走出站外。
  吕果心里并不踏实。这是他第一次到外地见网友,生怕有什么意外,尽管嘉莉妹妹信誓旦旦地说她是一个诚实的人,一个有道德趣味的人,但谁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谁知道那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圈套等着他钻?
  相信网络?网络有时会给你一个真实的答案,有时会把你出卖得彻底。
  给嘉莉妹妹的电话又打了一遍。嘉莉妹妹说在站口等呢,吕果说我也在站口等,怎么不见你的踪影呢?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才哦了一声。嘉莉妹妹说,你怕是搞错了,我在南站等,你可能出了北站。吕果想了想,也是,下车的时候一部分人往这边走,一部分人往那边走,自己分不清东南西北,就随便拣了一个方向,殊不知把方向刚好搞反了。
  嘉莉妹妹比照片上似乎要好看一些,圆圆的脸,薄薄的鼻翼,厚厚的嘴唇,还有那段小蛮腰,见了就恨不得搂上,但吕果还是忍住了。虽然网上两人聊得烂熟,亲热的话不知说了多少,大胆的动作也不知做了多少次,但真正见了面,发现彼此还是有些陌生,气氛也不是很融洽。
  先打的去宾馆。开了房,坐下来歇口气,吕果伸了伸懒腰,打趣地说,生怕你不来接我呢,不然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会茫然失措的。
  嘉莉妹妹像是受了冤枉,委屈地说,计划好了的事怎么能随意改变呢?再说了,我是那样的人吗?
  吕果笑笑,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到一家餐馆去吃了饭,彼此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再回到宾馆房间里的时候,两人已经拉上了手,然后急不可耐地拥吻起来。
  有一个情况却是让吕果始料不及的,那就是嘉莉妹妹很会克制自己,虽然吕果觉得女人的情绪已经很高涨了,但他的手一旦放在女人敏感的位置,立刻遭到对方强烈的抵抗。吕果从女人的身上抬起头,不明白地问,你是怎么啦?
  嘉莉妹妹气喘吁吁地说,我答应同你见面,同你亲热,但我并没有答应把我交给你呀。
  吕果才不管这些,他要的是结果,不然大老远跑到这儿来干嘛。不过努力归努力,结果又是另外一码事,最后吕果还是败下阵来了。他坐在床上,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儿。
  嘉莉妹妹安慰道,我从没有这样呢,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同丈夫以外的男人约会,心里还很不适应。下一次,下一次等我心理调剂好了,我一定会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给你,行吗?
  第二天凌晨,吕果就搭上了返程的车。
  没想嘉莉妹妹的电话很快就打了来,吕果,你干吗呀?我到了宾馆哩。
  吕果答,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卓明翰是个十足的美人。她取一个外国人的网名就证明她有这方面的自信。那肤色,那身段,那样儿,就像是上帝的手捏造的一个人坯儿,把吕果的眼都看直了。
  不过卓明翰不同于嘉莉妹妹,她可以聊天,可以发照片和图像,但绝不可以相见。
  我们谁也不认识谁,就是最好的交往方式,卓明翰说。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在爱你,吕果恨恨地说。
  不论吕果想尽办法费尽口舌,卓明翰始终坚持自己的底线。她强调,这底线是我自己制定的,我不能坏了自己的规矩。再说了,网络毕竟是一种虚拟的东西,就让我们在虚拟中对话不是更好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