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群中的姑娘(点评)


□ 张颐雯


作者说,这篇小说来自一个冬夜的梦。在无边的黑暗中,一个身穿白衣的姑娘要从村子里飞出去,她在人群中穿梭躲闪,向天上飞去。她希望飞过河流,飞到我们永远也无法到达的地方。但是,她碰到了很多人,人群阻挡了她。小说是一个简单到无法言说,甚至有些支离破碎的梦。一个飞翔的女人成为梦的全部意义。这个荒诞的梦和这个白衣姑娘就是作者“最初的理想”吧。
小说用这个片段讲述了理想与现实的关系,梦与清醒的关系。很久以来,我们早已经忘记了梦是什么。我们与梦想已经隔了太久的时间,太长的距离,我们的黑暗常常是空白的,或者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忘记昨夜的一切。梦消失了,它与我们无关。现在,我们相信的是现实的力量,认为现实的,清晰的和物质的就是真实。所有不确定,所有想像和奇迹都不存在,这是我们的信仰和理想。我们无法将小说所展示的那个所谓“最初的理想”复述下来,它不完整,人们的行为也不大合逻辑,主要人物极其反常,颜色混乱,主人公像一个破碎的幻影从沸腾嘈杂的人群中孤立出来。用我们白天的眼光看,这是不真实的,完全不同于这些今天的现实,不同于我们在现实的磨砺下所滋生出的那些所谓理想,它抛弃了白天的一切,它不可实现。
可是,我们真正了解什么是真实吗?那混乱的夜晚是否离真实更近?梦境和真实的界线又在哪里呢?作者在“自白”上说:那些嘈杂的人声是他加上去的,他加上去的那些东西:夜晚的人群,嘈杂的声音,这些恰恰代表白天,代表清醒,就是我们所谓的真实吧。有这样一段话,在确认白衣姑娘是不是贼的时候,前面那个女人说“她就是贼呀,我看见她站在我家的屋檐上,偷偷摸摸的……”“她偷了你什么东西?”“被我看到了,她能偷什么?……幸亏被我看到!”……姑娘没有偷什么东西,但被确认为小偷,姑娘却也不愿有任何的辩驳,这个姑娘就像我们的青春,只是高贵地沉默着。人群和姑娘的这种关系也许就是现实和理想的关系,就是理想在现实中的位置。飞翔的白衣姑娘最终被人群击落,这喻示着他们在现实中的处境———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的遥远。
小说告诉我们梦与现实永远的冲突,现实阻碍着梦的实现,但小说也告诉我们梦是不可实现的,它是幻想世界的一员,所以它真实。正是夜晚的梦使白天的现实变得可以被忍受,作者在自白中说:“河流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它使想像具有了空间。”也可以这样说,这是一个关于梦在现实中价值的故事。
那些人,那些事,我们相信自己已经看到。但最初的理想看不到也无法触摸,他们存在于内心的一角———温柔的一角,它们不存在于白天,它们是白天的背面,是我们内心的真实。我不能肯定,白天与夜晚,哪一个更加近,哪一个是真相。涌动的人群就是现实的世界,庞杂、自负而盲动,我们生活在其中,有时自得其乐;飞翔的姑娘就像那内心的真实,瘦削、孤独,狂热而勇敢,它永远失败但总是存在,我们永远对它倾注了爱。作者有意无意地将梦变成现在的样子,把它和现实纠缠在一起,难分彼此,令人动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