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斗中一勺


□ 刁 斗

“超 女” VS “超 声”

我这人素来孤陋寡闻,“超级女声”都有点时过境迁了,才知道它是个电视娱乐事件。
前几天,我被几个旧友找去吃饭,听这些年龄为四十至五十五岁不等的朋友闲聊时,首次领教了新词“超女”。朋友们对从血路中杀入最后决战的“超女”评价极高,为这档在收视率与经济效益上都大获成功的电视节目叫好,对“超女”活动多角度竞争的选拔机制及“想唱就唱”的人性化口号尤其欣赏,还就此引发了一些深层思考。如果话就说到这里,我不会往心里去,我对体育频道之外的电视节目兴趣不大。可接下来,他们又交流了些不知小道还是大道的信息:上边有人发话了,要停掉这档节目;下边有人汇报说,不敢停呀,老百姓太喜欢它啦。对上边的声音多黄钟大吕或下边的声音多可怜巴巴,我也没兴趣,大言霸市的“超级声音”我听得多了,没什么新鲜,我之所以问句为什么,只为表达我参与饭桌上谈话的姿态。答之曰:低级趣味、照搬国外……
还有什么理由我没记住,只这两条,就让我喷饭了,我们的“超声”真没长进。小时候,我打架被抓进派出所,警察问我为何打人,我如实历数了被打者的可气之处,气得警察揍我一顿。而如今我的中学生邻居打了个“可气”的同学,被抓后,却控诉起了那“可气”同学如何腐败,还兼及那同学的家长如何腐败,声称他是为民除害;结果不光没挨警察打,还被那同学的家长托关系连夜接出了派出所,以避免他胡说八道。看看,孩子们称王称霸的理由都与时俱进了,可成年人还低级趣味照搬国外呢,太古董了。我记得清除精神污染还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时,“超声”就是用这古董理由打压李谷一及《乡恋》的。那首歌真好听。
我不知道“超女”怎么低级趣味的,但我想,它总不会比春节晚会更有过之吧。那样一台文艺节目,将假大空的挠痒痒胳肢人与煽情做秀集于一身,再加上赵忠祥的深情款款与倪萍的泪水涟涟,多恐龙呀,既然那东西都能被漂泊海外的洋博士与广告助兴的土财主誉为“喜闻乐见”,怎么“超女”就先于它入了另册呢。判断一场娱乐游戏玩得是不是好,比之洋博士与土财主,我更看重那天和我一起吃饭的朋友的意见,因为他们懂行:一个记者出身的省广播电视报总编,一个记者出身的省电视台文艺频道总监,一个技术人员出身的省音像出版社社长,一个主持人时代之前省电台名气最大的女播音员,一个曾译过日语小说也写过汉语小说的商人,两个均科班出身的资深记者。我能认为他们集体患了白内障吗?我还相信,尽管像我一样,他们对啥叫高雅也不甚了了,但他们的电视趣味及至生活趣味,再怎么着也不会比“超声”们低级,虽然对“超声”们我了解有限。
至于照搬国外,我估计“超声”指的不是朝鲜乌干达埃塞俄比亚那种国外,而是欧美,这一点,那几个朋友予以首肯,他们平均到过五个国家。我就手脚并用地使劲算计,四大发明后,单说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单说我们今天日常生活必不可缺的各种玩艺,又有哪样不源出欧美加上日本呢?若“超女”引用阿Q的语录:和尚动得,我动不得?那“超声”岂不要灰头土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