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亲人(组诗)


□ 大 朵

  母亲的白发

  风吹动母亲的白发

  吹开我心中的棉花

  棉地里

  母亲弯着风湿的腰

  采撷我穿上棉衣的样子

  树荫下

  小小的我采撷

  点点回忆

  回忆里

  母亲满头的白发

  被风吹成了

  朵朵棉花

  父亲的转变

  从乡下来城居住的父亲

  像换了个人

  对我毕恭毕敬

  好像我倒成了

  他的父亲

  过去骂鸡骂狗的人不见了

  包揽家务拾头捡尾

  过去的严厉变成了眼前的温顺

  父亲的转变让我不明究竟

  父亲啊

  你的恭敬

  在我的心里挖个大坑

  我要用多少的慈悲

  才能填平?

  女儿的菜地

  女儿的菜地

  开在qq空间

  她种玉米茄子草莓

  在虚拟中体会稼穑乐趣

  她守护着这些植物

  盼望发芽开花结果

  有时也得意地告诉我

  她到别人的菜地里作了回小偷

  女儿的绘声绘色

  让大半辈子在黄土中劳作的老人

  莫明其妙

  也让我想起

  在玉米地里挥汗如雨的日子和

  那个总也吃不饱的少年

  女儿哪里知道

  我们烙在心灵深处的艰难

  在她这一辈

  成了指问的轻松

  妻子的鱼尾纹

  这些鱼尾

  游过月光的门坎

  游过风的背部雨的争吵

  在抵达妻子的眼角前

  它们还穿越我

  充满邪恶与美好的心

  它们存在

  像我悔恨的泪

  滴在深海的记忆

  变成鱼的化石

  心灵的图章

  暴雨无法洗刷得出

  每一个黑夜与黎明

  它们摆动于我的手心

  颤栗传遍全身

  我企图握紧

  让它们倒游

  一朵云在天边摇头

  它们是生命的第一批布道者吗

  无声的叫唤使冰冷的铁轨喘息加沉

  箫声远去

  箫声远去

  击痛夜鸟的内脏

  击痛松间明月

  惨白的疼痛

  传染整片松林

  松林因共鸣而痉挛

  人间的哀怨编织在

  远去的箫声

  沉重了枝头花苞的心事

  它们在月光下簋疑

  明目是否放开

  箫声让急燥的风清凉变幔

  它们在松林中游荡

  与夜游的姐妹们

  接龙李清照的词句

  吹箫的人

  吐一管禅意

  觉悟了昏盲的梧桐

  一树的愁绪

  汩汩成脚下的清溪

  今夜

  失眠的人

  吞吸箫声

  静静入眠

  梦游的萤火虫

  在故乡的夜晚

  又看到了这久违的精灵

  携带光明的生命

  飘荡尘世的星星

  梦游于

  我的童年

  微弱的光晕

  照见逝去的亲人

  老的老少的少

  仿佛时光为他们停顿

  我听到眼泪落地的声音

  听见有人呼唤

  我的乳名

  稻田被蛙声扯得无边

  黑暗让萤火变成碎金

  黑暗是故乡的财富

  所有的灵魂

  ,

  在黑暗里找到通向

  家园的洞口

  我——

  一个暂时逃脱名利捆绑的人

  被霓虹灯光麻醉的人

  把青春挥霍一空的人

  像个不名一文的赌徒

  跪对母亲

  无地自容

  黑暗冰凉

  冰凉凝结感伤

  今夜,溺水者找到了救命的绳

  荒芜的心灵被萤火点绿

  匍匐在故乡黑白的掌心

  我在稻浪的歌声中哭泣

  无家可归的诗句

  从心中挣脱而出

  像梦游的萤火虫

  远远近近

  高高低低

  在亚丁仰望星空

  亚丁夜空

  布满神仙眼睛

  闪烁着,如恒河沙数

  一干驴友

  身心暴露在苍穹下

  惊呼

  引得众神仙一一眨眼

  我登高处

  迎瑟瑟冷风

  这高原的利刃剖开

  我的灵魂

  眼观六路的神仙

  检视

  我在尘世沾染的污秽

  今夜

  让神灵统统剔出

  夜光迷蒙

  大地的羊水里

  有窃窃私语

  莫非我一生定论

  已被提前作出

  在星空神眼下

  我泪水潸潸

  像伸出细小的触须的

  蚂蚁

  有毒的人

  有毒的人浑身是思念浸泡在追忆中

  释放另一种恨缘份捆住勇气的双脚爱低头认命

  西风在半夜带走病毒感染千里之外的人

  有毒的人胴体在无奈之中衰败心血干枯

  以思念排毒无穷尽的叹在午夜繁茂

  月光窗外失血的手脚免疫徒劳

  为爱情定性的人终将被爱情毒害

  美好只在最初的几节甜蜜情感之蔗

  结局淡而无味依旧难舍渴的感觉

  由爱到恨是毒素的积累当爱消散

  有毒的人只剩下一丝生命换得自嘲消遣

  不要试图挽救这样的人不要进入这无法消毒的世界

  让健康的怀想在梦中偶然造访有毒的人

  蜷曲在失眠的惯性里是一副日益纯正的毒药

  随时随地可以馈赠给那些想死的恋情

  大朵,本名罗勋,来宾市人,文学硕士。

分享:
 
摘自:麒麟 2009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