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妇女节的秘密


□ 姚鄂梅

在妇女节这天静悄悄地盛装出现,是丽杨坚持了好几年的固定节目。
似乎没人发现这一点。她一直就是个精致的女人,从不慌慌张张,从不大呼小叫。她平静而轻盈地走来走去,谁也看不出,今天的她与昨天有什么不同。只有她自己清楚,一大早,她就换上了最潮流最昂贵的内衣,从头发到脚趾,看似不动声色,实际上都精心处理过了,连香水都换了一种平时不常用的。
下午照例是女职工的假日。十点刚过,走廊里就开始骚动不安,她们相约去逛街,去做头发,去美容,总之,是她们都喜欢的那些。以前,她也跟她们一样,疯疯癫癫,像成群的鱼儿,傻头傻脑地游进商家早就张开的大网里。今年,她不想再这样过了,她要换个新的方式。她坐在办公室里打量昨晚新做的法式指甲,她喜欢它外沿那一道浅浅的白色,看上去柔美优雅,浑然天成。这样的指甲适合与某个男人温情相处。这正是她的新想法,昨天晚上她就想好了,这个妇女节,她最好和某个男人共度。她已经太久没有新男友了。她盼望着有个全新的男人来约她,和她吃顿饭,聊一聊,甚至秘密地开个房间都可以。她都三十七了,而且不准备结婚,她有无数个理由在今天跟某个男人短暂欢娱。但她不想主动邀约,她觉得守株待兔更有意思,她想看看会是谁糊里糊涂撞上来。她对这个不明就里闯上来的男人充满了期待。
并不是没有出嫁的机会,她一直都不乏追求她的男人。她知道毛病出在自己身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当她看到一个骄傲的男人,在她面前节节败下阵来,最终向她表白的时候,她顿生快意,接着就是无法掩饰的沮丧,她对他的兴趣也就到此为止,结婚当然更不用提了,她觉得自己也许就是那种人,只对打江山感兴趣,至于如何守住江山,她连想都不愿去想。
这个毛病也许要追溯到一个人。那是个英俊的男子,原本是她好友的男朋友,当他们相遇时,他慢慢放弃了原来的恋人,跟她越走越近。那段时间里,她几乎每天都无法安睡,她太激动了,她很清楚,她的好友比她风骚得多,甜蜜得多,可他竟然因为自己而放弃了她,她实在搞不清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他告诉她,他天生是个爱冒险的人,对于一个女人,他了解得越多,他对她的兴趣就消失得越快。他说过这话没多久,她就感觉到了某些异样。果然,有一天他对她说,完了,我被一个女人征服了。起初她以为他指的是她,后来才知道,那是另一个女人。那是她第一次听说征服这个词,她没想到男女之间还要用上这个词。她知道详情后,沿着街边走了三个小时,一声不吭回了家,躺在床上绝食两天,虚晃晃爬起来时,这事就算结束了。他的冒险哲学让她明白,她没必要再去找他,他征服了她,他又被另一个女人所征服,他当然要倒向征服者,就像她当初倒向他。
很久以后,她又见到了他,那时她已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他也结了婚。他的妻子,就是那个将他征服的女人,在她眼里很一般,她庆幸自己当年没掉眼泪。她后来才想明白,男女之间真的像他所说的,就是互相征服,谁先征服了对方,谁就意兴阑珊,盘算着先行撤退。先撤退的人也许会回忆美丽往事,被打败的人就只剩下此恨绵绵。当年她毫无经验,三下两下就被他征服了,眼巴巴看着他走了。后来他们再见面时,她相信他后悔了,又想在她这里杀个回马枪。但她知道他再也征服不了她了。她又明白了一点,男女之间的征服,有时是漫长的,时断时续的,甚至是连绵一生的。如果要取得永久性的胜利,就要在征服对方的同时,果断撤走,从此天各一方,永不见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