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默的荒原


□ 黄文山

当我们乘坐波音 737 飞机从拉斯维加斯起飞向东航行,整整一个多小时,便是飞行在荒漠上空,飞机舷窗外的景色单调而寂凉,目力所至,阒无人迹,不见一片绿色。先是灰蒙焦渴的大漠,惨白的阳光下如同一大张被烤得半生不熟的面饼。远远地现出一道弯且长的裂缝,不用说,这便是著名的大峡谷了,它像一条被随意丢弃的草绳, 静静地躺在荒凉的科罗拉多高原上。这之后,出现了大片大片褐红色的岩石,连绵千里,高高的落基山脉正从机翼下展露峭拔的身姿。
这数万平方公里的荒凉,像一片膏药,牢牢地贴在美利坚合众国的下腹部,撕也撕不掉,遮也遮不住。但美国人却偏爱这片荒凉,不仅于此,他们还常常将这一大片荒凉引以自豪。
美国人的偏爱或许有几分道理,因为他们认为,这一片荒漠,其实是造物主为自己在地球上保留的少数最后几片领地之一。这就值得敬畏和景仰。
在这片荒原上,所有的生物都只能是另类。只有星星点点的芨芨草战战兢兢地匍匐在旱魃的脚下,如同高速路上触目皆是的警示标志,告诉世人,这里拒绝进入,拒绝绿色,拒绝生命,更拒绝生活。荒漠绵亘千里,它用干旱,用严寒酷暑和沙砾碛石,筑成自己的一道坚固防线。迅驰如野马、敏捷如羚羊、耐渴如骆驼,亦不得不在荒漠边缘止步;即使在高空中游弋的鹰隼,也远远地避开这片不毛之地。从飞机上一次次播撒的绿色种子,转瞬间即被旱魔吞噬,而荒漠却始终不动声色。只有一批被放逐到这里的人群,从十九世纪中叶开始,才像唐·吉柯德战风车那样,一代接一代顽强地与荒漠展开搏斗,一百多年过去了,人类的斗争,有了一些结果,荒原边上出现了依稀可数的寥寥几处村镇?荒漠还网开一面,破例允许细线般的道路从它的腹地穿过。
雄奇神秘的科罗拉多大峡谷便深藏在这一片荒漠之中。昨天,我们刚刚从大峡谷归来,走的就是穿越荒漠的道路。清晨从拉斯维加斯驱车,在近五个小时的驰行后,于中午时分抵达大峡谷城。中间经过著名的胡佛水坝。水坝建成于一九三五年,以当时的美国总统胡佛的名字命名。当我们乘坐的大巴在灰蒙蒙的群山间盘旋而上,正感到沉闷乏味时,忽然车窗里飘进一泓碧蓝,蓝得让人心醉。这便是米德湖,也是西半球最大的人工湖。它像一枚晶莹澄净的翡翠,别在苍茫大山的胸间。二百二十三米高的胡佛水坝,是米德湖的创造者,正是它拦截了从遥远的落矶山脉流出的科罗拉多河水,聚成这座美丽的人工湖。也因此成就了一个沙漠中的奇迹。
从胡佛水坝到大峡谷城足足还有四个小时的车程,汽车在看不见尽头的荒漠中,孤独得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正慌慌张张地择路而行。荒原广大而寂寥、坚定而沉默,地上没有一棵树木,天空没有一只飞鸟,只有背阴的坡地上疏疏落落地蜷缩着一蓬蓬枯黄的小草, 在风中轻轻颤抖。让人真真切切地感到,生命在这里只是大自然的点缀,点缀而已。
终于,前方出现了一片稀疏的树木,还有几簇低矮的房舍。司机告诉大家,大峡谷城到了。车厢里登时一片兴奋。大峡谷城说是城市,其实,除了一个小型机场就是几座旅馆、餐厅和商店,而且几乎没有固定的居民,有的只是临时聚散的游人和大巴。因此,中午前后的三四个钟头是大峡谷城最热闹的时候。当太阳西下,游人纷纷离去,大峡谷便成了一座空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