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黄修己《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史》(第三版)



  致力于中国现代文学史教学与编修的学者,一代复一代,有成就、有建树者大有人在,然而能像黄修己先生这样始终热爱中国现代文学史教学,半个多世纪里不论逆境或顺境都痴心不改地讲文学史、编文学史、研究文学史、重写文学史,且取得蜚声中外骄人成绩的学者,并不多见。他心甘情愿地为基础课教学奉献才干和智慧,一遍遍地讲课,一滴滴地积累,其文学史知识如同滚雪球越滚越大,越滚越结实。他所编写的教材成为反复讲授、反复探索、反复实践基础上的独创之作,也就是从教学需要出发对原始资料进行潜心阅读,深入研究,形成史识,形成自己对文学史的独特理解与把握,将客观史料的丰富性、实证性与主体思维的超越性、辩证性有机结合起来。不仅使自己成为新时期以来个体化书写文学史的先行者,而且其所修治的文学简史或文学发展史在基础课教学中应用之广、影响之大也足以证明它是个难得的范本。《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史》(以下简称《发展史》)已修改出版过三次,史料不断得到充实,史识不断得到更新,但是它的基本特色却依然闪亮,或是以史显论、论从史出的求真写法,或是紧贴史貌的纵横开合的书写体例,或是含锋芒于史实叙述的简约运笔,或是寓真相于历史轨迹的清晰梳理,或是将规律发现与错综文学现象真切剖析的深度融合,或是把真知灼见与各体文本形象化解读的有机结合,或是亲切、平实、晓畅、准确、简明且带文彩情思的笔调文风,等等,共同形成的文学史话语,突显出黄著学术个性化的鲜明特征。
  新版《发展史》除保留原作的特色与优长外,我认为最显著的创新点乃是以人本文学观(即“人的文学”理念)来重新考察、审视、贯通和阐释中国现代文学史,将中国现代文学史的书写自觉地由意识形态范畴纳入“文学是人学”的文化学术轨道,这是有意义的尝试也是成功的尝试。五四文学革命中周作人率先从人类学视野来探究“人的文学”的由来,从人与非人相对立的思维范式来论析以人为本位的“人的文学”内涵,使个性解放具有了人类学意义义使“人的文学”与全球现代性接轨,也使五四兴起的“人的文学”的本质特征与中国传统文学有了明确的区分度。因而这种具有人类性与现代性的“人的文学”理念便得到文学革命先驱的普遍认可,即使早期共产主义者李大钊也以个人与人类相对应的思维框架,从人的解放意义上来言说个人主义。但文学革命在提倡并缔造“人的文学”时并没有把个人本位观念同群体观念对立起来,而是较为辩证地理解“己”与“群”的关系。周作人以“树木”与“森林”为喻形象地说明了“个体”与“群体”相互依存的关系,故他们的视阈和话语中出现的“平民文学”、“国民文学”、“社会文学”、“人生文学”等,尽管透视角度与修辞方式不同,却都是以人为本的“人的文学”。《发展史》由这种“人的文学”的理念所形成的文学史观,既可以作为宏观研究视野来考察现代文学发生与发展的演变轨迹,展示现代文学的特殊本质,揭示现代文学的内在规律,又可以作为微观探析的价值尺度,对不同理论形态、创作形态的文本以及复杂的文学现象,作出合乎人性、人道、人情美学原则的具体分析和价值评判,使那些真正富有“人的文学”思想深度与审美品格的各体作品得到彰显,或者据此重新发现重新阐释具体文学作品的价值。黄先生卓有成效地以人本文学史观为制导来修改《发展史》,给人以创新趋优的“重写”之感,不论对文学发展机制与规律的探索或者对文学作品的烛幽发微的分析,都显示了“人的文学”史观的独特功能与阐释效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