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矿山草(外一篇)


□ 盛茂柏

  陕州司马吟咏过“未央墙西草”,朗州司马吟咏过“朱雀桥边草”,江州马吟咏过“离离原上草”……只有矿山上的草久被冷落,从未荣膺过幸运的诗环!
  同属草的家族,命运的遭逢却殊似寸木岑楼!她们——名景胜迹之草,养尊处优,依红偎翠,何等奢华!而那“一岁一枯荣”的原上草,虽非身处山温水软之乡,但白乐天一阙千古绝唱,纵令野火千烧万焚,自该没有一丝半缕冤枉!
  她们——矿山上的草,尝遍煎熬,历尽磨难。既从未睹聆过亭台楼榭的堂皇富丽、暮鼓晨钟的悦耳悠扬,又从未触获过红粉佳人的玉步轻盈、骚客文人咳唾成珠的宠幸……除了博学的植物专家,她们的名儿都鲜为人晓!
  驻足地连一抔瘦土都难寻难觅,扎根处唯有岩壁的微罅小缝,作伴的是耸逼冷峻的掌子面,为邻的是巨石横陈的采掘场。上有飞石偷袭,下有炮火窜犯,纵无甘霖滋润,却有山风撕咬……
  任困难艰险接踵不断,矿山草总能:含辛茹苦地生存繁衍,香火不断着嫩黄、浅绿、黛翠……每片小叶都辛勤地造氧吸碳,每根小茎都积极地净化环境!没有索取,只有贡献。日日夜夜,岁岁年年,固守着怀瑾握瑜的贞操!
  新芽,透泄春的讯息,老枝,撑退夏的灼烤,霜凝万里,非但没有冻僵,居然还摇弋着不倒的傲然,冰冻三尺,非但不能焖煞,反而戳穿了铺天盖地的冰雪封锁……
  活着,普普通通,平平凡凡,无须呵护,无须溺爱……
  死后,平平静静,简简单单,没有哀乐,没有怀悼……
  纵然执著得无声,但却无声胜有声地轰轰烈烈:连尸体都不肯浪抛,统化作有机肥料——催活点点、丛丛、片片新绿的妖娆!
  万里神州的万千矿山啊,该有多少既不自惭形秽,又不自暴自弃的矿山草,在那灰褐一统的矿区,播布着绿色的涟漪!又该有多少无怨无悔,无奢侈企求,犹如矿山草般的矿山儿女,风餐露宿,顽强刚毅,任劳任怨,心系国家,兢兢业业地为迎天接日的和谐广厦,默默捧献着钢骨铁梁?
  啊!韶华易逝,盛年难再。我今已六十有四!身虽客居江城,心则仍在矿山……为我料理后事的亲朋们啊,请将我骨灰撒向生我养我的铁山矿城吧!愿它去茁壮一片、一丛、一株矿山草,也愿它与矿山草情肖、性近、志同地迹化!
  
  题荷
  
  冬,扔下苍白残骸,悄悄遁去;春,拥着蓬勃锦绣,火火扑来。柳丝婀娜起娇嫩嫩之缠绵;群芳绽放着香喷喷之绚丽;小燕又剪起明净之淡云轻风;大地正争妍着醉人之姹紫嫣红……
  在春温暂未抵达之水底,在寒冷依旧封闭之泥层,荷,在不甘寂寞地排土拨泥。既像急于证明自己之存在,又似忙着赶填繁华之空档。当争艳竟秀之万紫千红渐老、渐融、渐空……荷,终于露出了“尖尖”峥嵘……
  刹那间,便铺开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之勃勃秾艳,或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之淡淡雅洁。任凭烈日抖威,从容地擎青摇翠,举着灼灼红霞、朵朵皎雪,幽香溢岸,清气远送。蜂蝶喜栖其上,鸟禽爱集其下,锦鳞乐游其中,“荷叶罗裙一色裁”之采莲少女,更是眷恋其间,若非那一曲曲泼珠泻玉之江南小调,谁能分清哪是荷花哪是人!随着清丽歌声愈飘愈远,世上也便有了品目繁多之莲子羹!
  及至秋满湖塘,荷又给我们“留得残荷听雨声”之清响,和无与伦比之实惠:蓝缎般碧波上,疏散着赭褐枯叶;黑絮似沃泥里,静卧着乳白玉管。正诱人体味古人诗境,又催人品尝藕实美味!每想起荷之种种优点、样样好处,我便情不自禁地画起荷来,题起荷来!
  责任编辑易 山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