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淡淡一缕香


□ 辛 欣

第一次见到充闾先生,是二〇〇二年八月,在大连图书馆的多功能厅。事先接到馆长通知,说有个重要人物要来,想听白云吟唱团的演出录音,让我们提前做好接待准备。由于当时吟唱团成立不久,知名度不高,因此,大家对有重要人物来非常重视,希望通过专家的肯定,扩大吟唱团在社会上的影响。那天,我站在大厅的门口等候重要人物,等了很久也不见来,心中不由生出感慨:真是大人物啊,千呼万唤不出来。正在我着急的时候,楼下响起说话声,馆长带着客人到了。
客人是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席、原辽宁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充闾先生。很早以前对充闾先生就有所耳闻,知道他小时读私塾,后又接受新式教育,写一手好诗文。他的散文字隽句雅,厚重凝香,极见国学功底,在中国当代文学界占有很高的地位。想像中,这样一位重量级人物应不苟言笑、极具威严,可是事实恰恰相反,充闾先生和蔼可亲,笑意盈盈,拖着好听的关东腔,一见面就有种老朋友的感觉。
听过吟唱团的演出录音后,充闾先生只是笑,没有发表意见。我知道,先生在旧体诗词方面的造诣极高,曾出版过诗集《鸿爪春泥》(精通韵律的张本义馆长称此诗集为当代最好的诗集之一),他对诗词的理解非常人所能,不会在只听了几首吟诗的录音后,就轻易予以肯定或否定。于是,大家转换话题,开始谈论先生新近在《十月》杂志上发表的有关曾国藩的散文《用破一生心》。先生说,历史上研究曾国藩的人很多,但还没有从人性角度入手的。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地位的人物,首先是人,是自然角色,然后才是社会角色,从人性角度对一个公众人物进行诠释,应该更合理更有新意。听了先生的话很受启发,当即决定邀请先生就此论题为白云书院开一次讲座。先生听后,浅笑,算是答应。
在送先生上车的路上,我们又谈到了诗词。先生说诗词创作讲究意境,需要积累,尤其是基本功必不可少,诗人水平的高低从现场应对可看出一二。他讲了自己的一件趣事。一九九五年春,他去丹东出差,巧逢杜鹃花会,主人邀他前去游览。游览之后,主人提出请求,希望他现场赋诗。由于事先没有准备,他稍有迟疑,但很快就作七绝一首,“北地春心托杜鹃,诗情画境两增妍。十年始与花期会,珍重江城一日缘。”这首诗最妙的是第一句,化用与巧用了唐诗中的“望帝春心托杜鹃”,用杜鹃花换杜鹃鸟,用“北地”换“望帝”,“地”与“帝”谐音。偷天之巧,不露痕迹。我被先生的诗才折服,听完他的故事后,进而要求先生为书院再作一讲“旧体诗词创作与欣赏”。先生听后,又是浅浅一笑。
匆匆一晤,充闾先生走了,留给我的印象就像他的笑容,浅浅的淡淡的,不温不火,似乎一切都在股掌之中,潇潇洒洒;又似乎一切都在欲望之外,从从容容。
第二次见面是一个月后,充闾先生在书院举办讲座。由于这次接触的时间较长,对充闾先生的认识有了进一步加深,发现他在平静的外表下有一颗温柔热情的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