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乌兰夫与内蒙古自治区的成立


□ 云曙碧 乌 杰 口述

  在中国,红色有着特别的意义,每当重大的节日庆典,我们眼前常常会出现一片红色的海洋。有一位草原之子,他的名字在蒙语里的意思就是“红色的孩子”,他就是鸟兰夫,从蒙古草原走出的新中国第一代开国上将,中国民族区域自治运动的先驱。
  
  多次历险皆能逢凶化吉
  
  1906年12月23日,乌兰夫出生在内蒙古土默特旗塔布林一个蒙古族农民家庭。早在青少年时代,乌兰夫就积极投身革命,1925年9月,他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和其他党员建立了第一个由蒙古族党员组成的党支部。同年,他被派往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与邓小平、蒋经国、廖承志等人同学。四年后,乌兰夫穿越大漠回到祖国,在他简单的行李中,最为珍视的是一套俄文版的《资本论》。
  云曙碧:当时党的组织在蒋介石叛变革命以后,有些遭到破坏,有些同志牺牲了,所以父亲回来做恢复工作,我们家是个点儿,有好多是老同志,经常来我们家开会。
  1929年7月,乌兰夫和从苏联回国的佛鼎、奎璧三人组成了中共西蒙工委,乌兰夫先是负责组织工作,后接替佛鼎担任了西蒙工委书记。乌兰夫的家也就自然成了地下党组织开会的秘密据点。6岁的女儿云曙碧担任起站岗放哨的任务。
  云曙碧:我们小时候,母亲经常带着我们在外面站岗放哨。后来我长大一点儿,就叫我爬上房顶,父亲一开会就告诉我:有人来了,你就告诉我们,但是你不能坐在房上不动,你得来回跑着玩儿,不然的话你坐在那不动,别人怀疑你。这样,我就从我们自家房顶上跑到三爷爷、二爷爷的房上,再返回来,因为那些房子基本上是挨着的。
  回国后的最初两年,乌兰夫的主要任务是唤醒民众,开辟和坚持地下斗争。小小年纪的云曙碧,虽然不知道什么是责任,但是勇敢地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云曙碧记得,有一年惊蛰,她顶着沙尘暴,像往常一样爬到屋顶放哨,危险不期而至。
  云曙碧:我们那里的老百姓有惊蛰吃糕的风俗,父亲吃完就问我:有什么情况?我说没有,全是土,什么也看不到。我父亲说:你下来吧,我上去。他上去以后,我就回屋吃糕去了。过了十多分钟,有几个骑马的人进来说:云泽(我父亲的名字)去什么地方了?我母亲那时候还没有回屋子,就说云泽不在家。他们都进来了,每一个屋子都搜查。我父亲的文件、《资本论》,都在里屋放着,但是那些人看不懂,就问说这什么书。我母亲说那是《圣经》。有个小笔记本,我父亲经常写东西,被他们扔在地下,我母亲看他们没有注意,轻轻踢到柜子下面。
  乌兰夫与乡亲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加上他平常活动又很注意隐蔽,所以乌兰夫多次历险,往往都能逢凶化吉。
  云曙碧:我弟弟布赫还小,正在外边玩儿,有人说那就是云泽的小孩,他们就把他抱起来,我弟弟吓哭了。隔壁的邻居就说:这是我的小孩,把弟弟抱走了。那帮人到了晚上五六点才走。我们在家里坐着发愁,大家都不吃饭,说父亲哪儿去了?这个时候我的大爷,从前院进来了,告诉说,你们放心吧,云泽没有被抓走,他晚上到了他的姥姥家,就是我父亲的舅舅的家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纵横》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纵横 Tags:乌兰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