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萌动(外一篇)


□ 朱以撒

萌动(外一篇)
朱以撒

  朱以撒一九五三年生于福建泉州。现为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古典幽梦》、《俯仰之间》。
  
  清明前回到老家。那些不想将老房子推倒盖新房的邻居,红瓦的屋顶都被茂盛的薜荔遮蔽了。薜荔,这种坚韧而又粗壮的爬藤,汲取了新春以来的几场雨水,根须有力,吸附或穿过瓦片间的缝隙,枝条仰起。老叶深沉,新叶发亮。房子越发陈旧了,是我十二岁时看她们盖的,现在人都进入中年了,房子在常年风雨中,老得比人明显。梁柱被腐蚀着,弯了下来;瓦檐被打掉了,露出了檩子。时间看起来是没有重量的,只是钟表刻度上的悦耳声响。粗壮的梁柱经不起这种细微的声响。
  每一年我都看到细微的变化痕迹。薜荔渐渐被吸引过来,这种带有沧桑气味的植物,从墙角发端,它们具有不动声色的爪和钩子。开始时,主人并未觉察。
  我留意这种韧性的植物——我是爬到更高的楼层俯视的。去年还稀疏之至,可以看到附着的红瓦,今年已经一片绿意了。薜荔耐旱,又不拒绝过多雨水的浸泡,旱和涝都是走极端的天意,它使许多生物失去了生存的基础,成为枯焦或者烂泥。薜荔不顾念这些——我从来没有见过枯死的薜荔,这种俗常而且低贱的植物,它们的发亮叶片成为屋顶最有活力的装饰,而那古铜色的藤条纵横,如老人矍铄的目光迸射。
  世界上有不少这类植物,靠天而生而长,从天空往下看,是绝对看不见的,它们太小了。
  叶片深绿、发亮,仰面对苍穹,每一种植物的自信,就在这种色调和姿势里。
  芒果花一丛丛地绽放,像密集锐利的箭镞,从整个树冠里冲了出来。我对芒果树的好感来源于它的果实之形,很相似于人的肾脏,那么饱满,还有光泽。一枚芒果在掌中握着,不急于品尝,指掌中领受的弹性,会在一握间传到内心——先把它供起来吧。
  南方的土地适宜栽种芒果,许多宅院的空地上,当初随意插上两棵芒果苗,不想到就蓬蓬勃勃地伸展起来了。玉树临风,枝条都能轻轻拂动木质的窗棂了。城市的街道也种植芒果,平日遮荫,成熟时品尝。见到街道两旁的人家摆弄细长的竹竿,就知道芒果已经走到尽头。
  我在芒果树下走,清明时的头顶满是辉煌,它的花香弥漫开来,是清香中含有雨露润泽后微微的酸甜。走了两个来回,想一个问题。有几粒风干凋谢的花落入了脖颈,尖角刮擦着皮肤。花谢了,绿豆大的青果密密麻麻,一阵风来,总有一些被轻易扫落。断送一生憔悴,只消几个黄昏。不要多久,局势明朗,枝头上的青果眼见着稀疏了许多。一棵树起始时果实亿兆,最终还是要靠风雨来推断生命的去留。一些委地成为尘泥,一些仍系于枝头得以清风和雨水,像一个有着太阳般激情的少年,日日成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