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骗骗她就得了(短篇小说)


□ 刘庆邦

  陈香书到表姑父家当保姆,而表姑父的虚伪让她见识了人性之扭曲。这是著名作家刘庆邦“保姆在北京”系列短篇小说之第十篇,喜欢刘庆邦小说的读者想必不会错过。

  这家的保姆叫陈香书,雇主叫曹德海,曹德海是陈香书的表姑父。先有表姑,而后才会有表姑父,陈香书的表姑叫强秀文。一个地方,方圆几十里,庄子里的人互有嫁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久而久之,差不多都扯上了亲戚。东秧不连西秧连,亲戚有近有远,有亲有表。一旦带上了表,亲戚就远了,就表面化了。他们那地方的人说,一辈亲,两辈表,三辈过去风吹了,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然而,表亲在近处显得远,在远处就有些近。比如陈香书千里迢迢北上到了北京,在没有别的亲人的情况下,就把表姑和表姑父当成了近亲。在喊表姑和表姑父时,她把表字抹去了,把表姑喊姑,把表姑父喊姑父。

  下了一夜雨,又刮了半天风,发黄的杨树叶子落了一地,看来秋天真的来到了。这天晚上,曹德海刚从外面回到家,陈香书就对他说:姑父,你去看看我姑吧,我姑想跟你说几句话。

  曹德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腿伸着,头靠在沙发背上,样子像是有些疲倦。他只看了陈香书一眼,没有说话。

  陈香书站在原地,看着姑父脚前的地板,等候姑父的答复。地板仿实木,柚黄色,表面像是涂了一层玻璃质的东西。在头顶六瓣头吸顶花灯的照耀下,地板反射着点点白光。

  姑父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机点开了。电视里正播送一档劝架的节目,干架的人是两个,劝架的人是四个。只有干架的人干起架来,劝架的人才能派上用场。干架的人是两口子,他们与节目制作方配合得很好,一上来就把嘴唇变成了弓,把舌头当成了箭,干得不可开交。姑父把节目换掉了,问陈香书:你姑怎么样?

  陈香书把话重复了一遍:我姑想跟你说句话。

  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我的头有点儿晕,我想休息一会儿。

  陈香书不敢再说什么,只得回到姑所住的房间。姑的病越来越重,眼能动,嘴能动,腿已经不能动。姑的眼珠子陷在深眼坑里,人几乎瘦成一盏人灯。如同一盏油灯里的油快要熬干,陈香书估计,姑的日子不会太多,说不定连今年都熬不过去。

  姑问陈香书:你姑父呢?他不是回来了吗?

  陈香书说:姑父说他的头有点儿晕,想休息一会儿。

  姑叹了一口气,说:他一回来就头晕。姑伸着手,欲把胳膊抬起来。她的胳膊刚抬起一点,很快就掉落在床上。她喊:德海,德海。她的声音是颤抖的,有气没有力,跟呻吟差不多。听不见回音,喘了几口气,她又喊:德海,德海!看样子,如果姑父不答应,姑会一直喊下去。

  姑父这才来到姑的病床前,他说:你老喊我干什么?我的魂又没丢。

  你回来了,也不来看看我。

  我这不是来了嘛!

  德海,我想回老家看看,你把我送回老家去吧。

  我不是跟你说过嘛,等你病好了,可以下床走路了,我就送你回老家。你现在这么瘦,眼睛像是被老鸹淘过一样,老家的人看见你,会影响你的形象。眼下秋风一阵紧似一阵,天气已经凉了。老家没有暖气,我担心你冷得受不了,病情会加重。再说了,现在的老家有什么可看的,人都走了,房都空了,庄子里冷冷清清,看了还不够让人伤心的呢!不信你问问香书,现在的老家是不是这样。

  陈香书塌下眼皮,把姑露在被子外面的一只手盖在被子下面。姑的手痉挛着,跟风中的树枝差不多。

  姑挣扎着,把被盖上的手又露了出来。她说:德海,我不想死在北京。

  看看,又来了,又来了!我说你别老拿死说事儿好不好,你且活着呢!说不定我死了你还不死呢!死不算个事儿,不管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到头来都是一个字,死!姑父说罢,转身离开了姑的房间。不知姑父和姑是什么时候分居的,反正自从陈香书来到这里当保姆,就发现姑父和姑不在一个房间住,两口子各住各的房间。

  姑闭上眼,两颗泪珠儿种子一样慢慢顶开眼皮,分别从两侧的眼角滚下来。

  陈香书不能明白,姑瘦成了这样,泪珠儿怎么还这样饱满呢,是不是人咽不下最后一口气,泪水子就不会干呢!陈香书没有给姑擦眼泪,她觉得自己的眼角也快要湿了。

  陈香书对姑父说:姑哭了。

  姑父说: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她哭,是因为你对她伺候得不好,这是你的责任。你知道不知道,她提出回老家,是怕死在北京火化。难道死在老家就不火化了吗?现在全国哪个地方都一样,谁最后都逃不过一把火烧掉。你跟她说说,让她死了回老家的心。另外,我回来你也不要告诉她,我很忙,也很累。要是我也躺倒,这个家就完了。

  陈香书解释说,姑父什么时候回来的,她并没有告诉姑,是姑自己听见的。

分享:
 
更多关于“骗骗她就得了(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