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骗骗她就得了(短篇小说)


□ 刘庆邦

  陈香书到表姑父家当保姆,而表姑父的虚伪让她见识了人性之扭曲。这是著名作家刘庆邦“保姆在北京”系列短篇小说之第十篇,喜欢刘庆邦小说的读者想必不会错过。

  这家的保姆叫陈香书,雇主叫曹德海,曹德海是陈香书的表姑父。先有表姑,而后才会有表姑父,陈香书的表姑叫强秀文。一个地方,方圆几十里,庄子里的人互有嫁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久而久之,差不多都扯上了亲戚。东秧不连西秧连,亲戚有近有远,有亲有表。一旦带上了表,亲戚就远了,就表面化了。他们那地方的人说,一辈亲,两辈表,三辈过去风吹了,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然而,表亲在近处显得远,在远处就有些近。比如陈香书千里迢迢北上到了北京,在没有别的亲人的情况下,就把表姑和表姑父当成了近亲。在喊表姑和表姑父时,她把表字抹去了,把表姑喊姑,把表姑父喊姑父。

  下了一夜雨,又刮了半天风,发黄的杨树叶子落了一地,看来秋天真的来到了。这天晚上,曹德海刚从外面回到家,陈香书就对他说:姑父,你去看看我姑吧,我姑想跟你说几句话。

  曹德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腿伸着,头靠在沙发背上,样子像是有些疲倦。他只看了陈香书一眼,没有说话。

  陈香书站在原地,看着姑父脚前的地板,等候姑父的答复。地板仿实木,柚黄色,表面像是涂了一层玻璃质的东西。在头顶六瓣头吸顶花灯的照耀下,地板反射着点点白光。

  姑父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机点开了。电视里正播送一档劝架的节目,干架的人是两个,劝架的人是四个。只有干架的人干起架来,劝架的人才能派上用场。干架的人是两口子,他们与节目制作方配合得很好,一上来就把嘴唇变成了弓,把舌头当成了箭,干得不可开交。姑父把节目换掉了,问陈香书:你姑怎么样?

  陈香书把话重复了一遍:我姑想跟你说句话。

  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我的头有点儿晕,我想休息一会儿。

  陈香书不敢再说什么,只得回到姑所住的房间。姑的病越来越重,眼能动,嘴能动,腿已经不能动。姑的眼珠子陷在深眼坑里,人几乎瘦成一盏人灯。如同一盏油灯里的油快要熬干,陈香书估计,姑的日子不会太多,说不定连今年都熬不过去。

  姑问陈香书:你姑父呢?他不是回来了吗?

  陈香书说:姑父说他的头有点儿晕,想休息一会儿。

  姑叹了一口气,说:他一回来就头晕。姑伸着手,欲把胳膊抬起来。她的胳膊刚抬起一点,很快就掉落在床上。她喊:德海,德海。她的声音是颤抖的,有气没有力,跟呻吟差不多。听不见回音,喘了几口气,她又喊:德海,德海!看样子,如果姑父不答应,姑会一直喊下去。

  姑父这才来到姑的病床前,他说:你老喊我干什么?我的魂又没丢。

  你回来了,也不来看看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