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鸟兽散


□ 薛 荣

  这个故事跟三个人有关。也可能和三十个人,或者是三百个人有关系。但人多了事情就说不清楚了,我只能区分一下亲疏远近,说它和三个人有关系。我这样说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在这一年里,除了故事里的我之外,另外两个男人都和我有过肉体关系。
  老林是我丈夫,我们之间有那种关系是难免的。有时候在公司里,有时在宾馆,但在家的次数少而又少。他不喜欢在家里的大床上做那事。他没说环境不行,也不讲自己厌了。他会有分寸地表达他不想那事,他累了,他需要休息。还轮不到他动嘴皮子,他朦胧的眼神和修长的手指都很好使。我当然是个明白人。他累了我比他累上几倍,小孩子从寄宿学校回来,作业要看,换洗的衣服得准备,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等着收拾,这儿弄弄那儿搞搞之后,谁还有心思去伺候已打起呼噜来了的丈夫呢?常常是,他的呼噜声像根橡皮筋不痛不痒地弹到我的额头上,脚还没移到床边,我早以为自个儿也睡着了。
  这会儿我也快睡着了。一代国学大师沈梦龙的故居后院,你说有多静就有多静。院子里月季盛开,芭蕉一半翠绿一半枯黄,看上去都像是半透明的,几株腊梅的香气已隐隐地传了开来,提醒你时不时地要抽一抽鼻子,从冷空气中捞取点心旷神怡的感受。我抽鼻子的声音肯定会引起老林的不快。他以为我要哭什么的,这在他是无法承受的。只因为我好多年没当着他的面哭过了,如果今天放开声音这么一哭一嚎,事情可真就搞大了。
  “你伤心什么呀?”他把架着的二郎腿放下来,身体也在椅子里坐了坐直。我睨了他一眼,打探他的心思。西下的阳光在他的眼镜片上形成的反光模糊了我的视觉。“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哼,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你想想,”他穿了登山靴的双脚在方砖地上跺了跺,“我把两件事情放在一起做,也是为你好,让你少伤心一次你总不会不明白吧。”我回头朝门窗敞开着的室内看了看,也是方砖铺就的地皮上撒满了白花花的打印纸,几台电脑集中堆放在一个桌子上,显示器惊险地垒成个品字形,边上围着一圈椅子,唯有角落里的那张办公桌还保持着原样,桌面上办公用品摆放整齐,似乎主人刚才还在,现在只不过是去上个厕所罢了。
  我长长地吁了口闷气。这在老林看来可不算是对他刚才那一番话的反应。“你在听吗?”他问我,同时把屁股底下的椅子朝我这边拉近了一些。我垂下眼皮躲避他的目光。那肯定是一种不怀好意又满怀得意的目光。哪个女人受得了这个。我闻到了他嘴里的烟味,像张面膜一般地敷到我的脸上。“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呗。”我回了他一句话,感觉上把他推远一点。他嘿嘿地奸笑了几声,有种讨好的意味。他掏出一支香烟,在右手的指甲盖上笃了笃。“前夫毕竟是前夫,待我好一点么?”他更进一步地向我示意,这可是他的拿手好戏。过去做广告公司,钱来钱去的,还是很伤脑筋的,现在暂时出现了空档,他的脑袋瓜子正没处使劲呢。接下来他会不断地用话来刺探我,撩拔我,暗损我,否则他这一张嘴就算浪费了。其实这时我应该有些个短信的,可是手机像是没电了一样毫无动静。我就开口了。我说怎么待你好,我这些年待你不好吗?你去叫人评评看,论论看,我是怎样一个人,你是怎样一个人,没有我你有今天吗?什么叫同甘共苦?什么叫白手起家?老林你也算受过高等教育,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你……说到这儿我卡壳了。我这那是在说话,是在打冲锋枪了,一梭子又一梭子的,说的太多等于什么也没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