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间烟火


□ 李 锐

  本来这个演讲可以更“文学”、更“正式”一点,可以用“文学的理由”或者“文本与历史的错位”之类的题目。可我还是更喜欢“人间烟火”这四个字。因为这四个字有一种活生生的动态,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你甚至可以听到声音,闻到气味,摸到温度,看到来来往往嘈杂的背影。如果把这些凡俗、琐碎、日常的人间烟火,放到历史的大背景下仔细看一看,想一想,仔细地对比一番,你会忽然发现,“历史”这两个大写的字,这两个无所不能、改变一切、决定一切的字,并非像原来想象的那样神圣。大事件、大人物所组成的历史,常常无法进入到凡俗、琐碎的人间烟火当中去,而看似凡俗、琐碎又生生不息的人间烟火,却在不经意间刻蚀了历史的面貌,改变了历史的流向。这让我又想起另外的四个字:流水无痕。
  去年三月,应浸会大学国际作家工作坊的邀请,我来香港做了三个月的驻校作家。三个月不算短,已经超过了一个观光客游览、购物、拍照的时间。可三个月也不能算是很长,远远谈不上深入的了解和体验。但是这三个月的香港生活,还是很强烈地改变了我对香港原来的看法和印象。在此之前我没有来过香港,那个“原来的”看法和印象从何而来呢?当然只能从电影、电视、报刊、书籍上得来,只能从流行的说法得来。最为简单的概括就是:香港是一个被英国殖民统治了一个世纪的地方,当年曾经是英联邦的成员,是一个金融、贸易、物流的国际大都市,还有就是“购物天堂”的美称,和“文化沙漠”的指责。总之,都是大事件、大名词、大概括。
  准确地说,我对香港印象的改变是从一个傍晚开始的。因为我和妻子蒋韵都很想听听香港的地方戏,2006年4月12日的下午,浸会大学的秀珍姑娘领路,带我们来到了青衣。出了地铁站,人还没有走到,远远地就看见辉煌的灯火,听到悠扬的丝竹鼓乐之声,接着,又闻到一阵阵香火的气息。走进真君大帝的神庙,迎面看到临时搭建的剧场外面一条巨大的红布条幅,上面一行醒目的金黄大字:真君大帝宝诞之庆。整个寺庙里挤满了人,上香的,跪拜的。卖香烛神符的,卖吉祥物的,卖各种小吃的,蒸的、炸的、煮的、煎的、烤的,各种味道和燃烧的香火在拥挤的人群头顶聚起一派烟雾。剧场里坐满了人,都是花钱买票来看戏的,连剧场最后的空道上也都站了人。戏台上担纲主演的是鸣芝声粤剧团的主角盖鸣晖和吴美英,那一天唱的是古装传统剧目《西楼错梦》。忽然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整个的气氛像极了黄土高原上的庙会。说实话。我并不懂得粤剧,甚至不知道真君大帝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神仙。但是,“青衣街坊联合水陆各界演戏恭贺真君大帝宝诞”的热闹场面,还是给了我深深的感染和震动。一个多世纪的殖民统治,半个多世纪的“英联邦”身份教化,最终,都没有能改变香港人的民间信仰。从市中心的荷里活道到偏远的赤柱,在遍布大街小巷的天主堂、基督堂的旁边,是多不胜数的寺庙、道观、天后宫、关帝庙、土地庙。这种没有官方支持,没有正式身份的民间信仰,完全是自生自灭的。一百多年来,他们不只存在下来,不只没有被同化,反倒是生机勃勃的像一片茂密的丛林。而滋养了这片丛林的正是生生不息的人间烟火,正是普通百姓的凡俗生活,正是他们盼望过上好日子的简单愿望。也许有人会指责这些民间信仰的“简陋”和缺乏“宗教意义”,指责他们只是一些实用的“迷信”,指责凡俗平庸的芸芸众生不过是一群忙碌的蝼蚁,但正是这些“精英”等级之外的草民百姓们简单却又永恒的本能需求,正是他们一代又一代“求平安”“祈福佑”的香火,在殖民地的香港保留了一种不可取消的身份认同,和人格尊严。从某种意义上说,连粤剧这个剧种在香港的保留、延续,都是极大地得益于这些各方神圣的宝诞庆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