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社会结构与过渡仪式 以花腰傣 社会及其“月亮姑娘”仪式为例


□ 吴 乔

吴乔

  本文通过对中国云南花腰傣社会结构的展示,以及对花腰傣“月亮姑娘”仪式的描述和分析,检验了美国人类学家维克多·特纳的过渡仪式理论,并用认知论的研究视角及信仰理论与其进行对话。

  关键词:花腰傣 过渡仪式 结构与反结构

  作者吴乔,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人类学研究室助理研究员。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邮编100732。

  一、问题的提出:结构/反结构与过渡仪式

  人类学对结构的研究可谓贯穿学科的始终。美国人类学家维克多·特纳( VictorTurner)是这方面的名家之一。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他先后出版了《象征之林》、《仪式过程:结构与反结构》、《戏剧、场景及隐喻:人类社会的象征性行为》等多部专著,提出了一系列相关理论。其中,仪式的结构性分析至今仍有广泛的影响力。

  在《仪式过程:结构与反结构》(以下简称《仪式过程》)一书中,特纳沿袭并创造性地发展了范·杰内普(Arnold van Gennep)有关过渡仪式(rites de passage)的研究思路,系统而全面地展示了自己的过渡仪式理论和社会结构观点。范·杰内普认为,过渡仪式具有三段式发展模式:分离、阈限和重新整合。其中,“阈限”(liminary)是其创立的一个重要概念,即指仪式的参加者在仪式过程中处于一种门槛上的状态,不在任何一种社会形态或分类体系中。特纳在此基础上加入了新的视角,揭示了仪式过程中的“结构与反结构”。特纳认为,任何仪式过程,首先在于将仪式参加者从原有的社会身份中剥离出来,将他们置于一种无差别的、身份混同的状态,是谓“交融”(communitas);仪式期间,原有的社会结构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消失,乃至被颠倒,即原来身份低下的人变得高高在上,而原来身居高位的人却表现得谦卑自抑,是谓“反结构”(anti- structure);仪式结束时,人们重新回到既定的社会身份秩序中。在《仪式过程》中,特纳宣称过渡仪式理论具有普适性:“尽管我们此处所关注的焦点是传统的前工业社会,但是有一点很清楚:整体性的范围、交融和结构,存在于所有的文化与社会的各个时期与各个层面之中。”

  特纳不仅考量了仪式这种特殊现象,还为仪式在更广阔的社会背景中找到了原动力。《仪式过程》中说,任何一个社会,不论是现代国家还是前工业社会中都存在结构,这是人类之所以为人类的根本。在结构中,个人受到角色、关系和规则的束缚。因此,有结构,就有结构性对立,就会有不满和冲突。身处低位的人总试图抗争,而高位者也需要释放压力。在结构性社会中,过渡仪式起到了“净化”结构的作用。通过仪式中身份的混同、结构的倒置及高位者的降尊,经过短时期的交融状态和反结构状态,社会得以重新整合人群,再次回到秩序和结构之中。特纳理论可以用一个公式来表述:结构一张力一过渡仪式,倒置结构一消解张力一维系结构。在这里,仪式被看作结构性冲突的产物,也是结构的反向平衡器。这也正是《仪式过程:结构与反结构》书名的含义所在。可以说,特纳开创了社会结构的“结构动力学原理”。他还指出,结构和交融普遍存在于人类社会中,他甚至以此来定义“社会”:“……社会是一种过程——一种辩证的过程,其中包含着结构与交融先后承继的各个阶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