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周恩来家谱上一个人名之谜


□ 秦九凤 刘芳芳


2004年的2月2日上午,在淮安市委、市政府举行的纪念邓颖超百岁诞辰的座谈会上,应邀前来参加的周恩来嫡亲侄儿周秉钧,深情地回忆了他们姐弟兄妹们当年享受的邓颖超的母爱亲情。
当他讲到“我伯伯(周恩来)大排行七,二伯父(周恩溥)大排行八,我爸爸(周恩寿)大排行不知道是十二还是十三”时,秉钧同志突然停下来问:“九凤来了没来,他都知道。我可能说错了。”这时,九风(笔者之一)从座位上站起来,请他继续讲,有关问题以后同他交流。
周秉钧为啥说不清他爸爸的大排行呢?
一是周家是个名门望族。以他们“恩”字辈为例,大排行是按同一高祖以下进行排序的。而周恩来的高祖笑岩公有两个儿子,即周光勋和周光焘。现在无论是周家还是我们周恩来家世的研究人员都才只搞了周光勋(字樵水)这一支系,而周光焘(字水心)的那一支系还没搞。也就是说,周恩来叔曾祖一房的“恩”字辈有多少人就不知道。
二是周恩来不仅自己“算不清”,而且他还曾续错家谱。
1964年8月2日,周恩来利用星期天,专门召来当时所有在京的周家亲属讲家史,在说到周家是个“封建根子很深”的大家庭,男孩子生下来均按大排行排序时,他说,“我们和尔辉的父亲是一个祖父,我们这辈人按大排行就算不清。”
其续错家谱的事是这样的:
那是1939年3月29日下午,当时任中共与国民党谈判首席代表的周恩来在绍兴祭扫了祖宗墓之后回到百岁堂,即现在的周恩来祖居。周家族长周希农太公捧出了绍兴周氏家谱《老八房祭簿》给周恩来看。周恩来在仔细翻看查阅后,终于看到自己谱系是笑岩公长子樵水,樵水公之四子云门,云门公之次子懋臣,即自己父亲时,随即提笔将自己和恩焕等十六个人续写到这本家谱上,包括邓颖超和周恩彦的妻子葛少文。其中,周恩来续写家谱的第五行是“恩勤,字口口,五十房,樵水公曾孙,云门公孙,焕臣公子,生于光绪壬寅年。”光绪壬寅年即光绪28年,公元是1902年。
然而,“周恩勤”这个人却是事实上不存在的。因为到日前为止,无论是周家还是周恩来家世研究方面的专家,均说不出周恩勤的下落。按照周恩来续写的内容,“周恩勤”该是周恩来八叔焕臣公的儿子。就此,笔者曾走访请教过周尔辉,因为他是焕臣公的嫡亲孙子。
当年健在的周尔辉极少与人谈周家的事。当笔者提出这一问题时,他沉吟半晌,才告诉我:“这个事被我们伯伯(周恩来)搞错了,所以我们也不好说。”原来,周尔辉早就知道周恩来续写在绍兴家谱上的“恩勤”是错的,但“为尊者讳”,他也就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讲。其具体原因是这样的:
在清末,我国医疗卫生条件还很差,婴幼儿成活率很低。周尔辉父亲周恩硕出生后,父母怕他长不大,就给他做了个“关目”;请人在他的膀臂—卜用针刺上了“周恩硕”三个黑字,表示他已受过“墨刑”,他就可以避开一切鬼怪妖魔而长活人间。与此同时,也就给他起了一个乳名叫“大黥”,“黥”即指古代墨刑。但是“黥”与“勤”同音。小时候,周恩来兄弟们在一起玩时,都叫他“大勤”。周恩来12岁离家去东北,从寻求救国真理,到投身革命,便再也未回过老家。所以1939年他在绍兴续写家谱时,只记得老家有个“大勤”的弟弟,既不知道他大名周恩硕,也不知道恩硕的字“潘宇”,只信笔写下了“恩勤”和他记得的一些基本情况。其实周尔辉说,他的父亲是“庙门前旗杆——独一根”。即周恩硕是个无姐妹、无兄弟的人。也就是说,“周恩勤”就是周恩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红岩春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红岩春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