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吴厝的时候(短篇小说)


□ 张旗

  1

  一个月前,阿伟介绍我去给一个老人当保姆,就这样,我来到了吴厝。

  阿伟和我是舞厅里认识的。他说自己是警察,鬼才相信呢。有一天,他问我在哪儿上班,我说我失业了,之前在一家鞋厂打工。他突然变得热心起来,要给我介绍工作。他说他有个朋友,长年在外包医院,家里只剩下一个老父亲,需要一个保姆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那好啊,我回答他。说真的,我根本就不相信娱乐场所里的人。没想到第二天他真的打我手机,说要带我去“面试”。

  “工资不比厂里的差,工作量也不大,就伺候一个老人、搞搞卫生,”他亲自开车送我去吴厝,“如果态度好,还有红包。”他边说边开车,从后视镜里我看见他笑眯眯的一张脸。他的意思很清楚,可我似乎还没明白过来,好像突然遇到歹徒,一把小刀悄然对着我的胸口。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七十岁的老头,你还怕他不成?”阿伟说,言外之意,我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完全能摆平一个老头子。阿伟的话听上去不无道理。

  “你真会开玩笑。”

  那天去的还有一个女人,估计也是来“面试”的。我不知道老吴为什么第一眼就看上我,是因为我那天特意涂了点口红,还是因为穿了那件新买来的红色连衣裙?“你是四川人?”他问。我说我是四川乐山人。老吴突然夸张地惊叫起来,我猜他会说我们乐山有大佛,没想到他说:“哦,四川啊,四川出美女。”另外那个女人——后来才知道是个寡妇——显然识趣,早早地离开了。看上去,她生活似乎比我还要艰苦,才四十多,整个人无精打采。

  老吴将近七十了,但看上去要年轻一些,秃顶。他和阿伟似乎很熟。上次那个才三个月就跑掉了。老吴用当地话说。你太猛了,人家被你搞怕了。阿伟嘿嘿地笑。他们用当地的语言交谈,以为我听不懂,其实我不会说这里的语言,但可以听一点点。我装作不知道,把目光转向厅里的摆设。厅堂很宽敞,摆了两套仿古家具,一套是黄花梨的,一套是紫檀的。在那张又大又沉的紫檀茶几上方,挂着一张较大的相片。“那是我儿子,旁边那个戴眼镜的是省长。”我不认识省长,我老家那边的省长我也不认识,虽然电视上曾播过,但他们通常都围在一起开会,我不喜欢看开会。

  “哦,那就是你儿子啊,你俩长得真像。”

  我找了一句话应付他,其实我看他儿子一点也不像企业家的样子。可是,真正的企业家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他干吗要冲我炫耀这些。或许,只要有陌生人来,他都要这么炫耀一番。我装出羡慕的样子,说了几句恭维的话,实际上我对这个有些反感。我扫视了一下屋子,觉得要收拾的地方挺多的。“主要是二楼和一楼,其它的慢慢收拾,一天做一点点,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人。”老吴见我面露难色,接着又补充说,“钱,我不会亏待你。”

  老吴,叫吴金贵。他做过小学教师,因为子女多,生活一度艰苦,现在好了,自从他儿子外出包医院,一切都好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