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颧骨的女人


□ 陈再见

  1

  时隔多年,我在深圳的街头遇到她时,愣是叫不出她的名字。事实上,我并不知道她的真名。水银或许知道,可是水银已经多年不见人影。所以,当她站在熙攘的街头,问我水银的近况,我同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比以前显得瘦些,颧骨很高(记起来了,那时我们都习惯叫她“高颧骨”)。她的牙齿有些往外凸,一颗颗很大很白,很强壮的样子,这不是她的缺陷,以前看着并不显丑,反而有另一番味道。如今,人一瘦,牙齿也往外凸出了些,关键还不只是凸,她的牙齿还很脏,牙龈收缩,呈乌青之色,像是刚被人打了一拳,流血过后的样子。她不笑还能掩饰,一笑,把牙齿和牙龈都露了出来,像是套了假牙,让人担心她整排牙齿会随时掉出来。

  女人上了年纪就这样,很让人惋惜。

  我一点都不喜欢高颧骨的女人。我母亲在弥留之际,都不忘嘱咐我:女人,三种不可娶,一是高颧骨,二是断掌纹,三是男人嗓。排在第一的便是高颧骨,可见其忌讳。母亲说:“此三种女人,均克夫。”这个哕嗦了一辈子的妇人,最后关头的几句话竞难得精简。

  鉴于此,我对水银和她走到一块,就不看好。我怕有一天,水银真的会被她克死,那可怎么办?那时我和水银情同手足,恨不得内裤都换着穿,自然不想他被人克死。不想水银死,唯一的办法便是拆散他们,说白了,就是把她从水银身边拉开。

  我说:“水银,你真打算娶她?”

  水银吓一跳:“怎么啦?”

  “我觉得你们一点都不配。”

  “嗨,不知是谁,还说过我们天下无双呢。”

  这话我确实说过,是我们刚认识她的时候,也是好玩,能撮合一对是一对。水银老实,看见女孩就抖,没人在一边“帮声”是不行的。我便是水银身边的那个“帮声”。照说,我早就看出她的缺点来了,为何还要“帮声”,只是想着兄弟们玩玩,不会认真的,更具体一点,是想找个女的给水银破破处,就这样,也不能太高要求对方了吧。谁曾料到,他们的感情会日渐笃实,且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我说:“你没发觉嘛,你高出她一个头加一个肩膀。”

  我没说她的高颧骨,我知道水银不信这些,更何况两人已经到了热恋的程度。我说她的矮,是退而求其次。她确实矮了一点,一米六还不到,站在水银的身边,那才真是小鸟依人。

  “我还没瞎了眼。”水银显然生气了。

  2

  “什么时候到深圳的?”我问她。

  “嗨,好多年了,都记不清了。”她道。

  我们站在东门街上。周日,人很多,多是女人。我能在那么多女人当中,一眼认出她来,实为巧合。实际也是她的长相帮了她,使她更容易被人在人群中认出来。

  我们都要往地铁站走,一问,还是同一方向。她说她住西乡,而我住福永,相隔不过两三站。这么多年了,竟然彼此不知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