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鱼乐二赋


□ 江 岳

其一
苏东坡说:“春江水暖鸭先知”,其实,说“春江水暖鱼先知”也可。你看吧,冰化雪消,早在鸭子呷嘎扑腾之前,鱼儿们就感觉到第一缕春阳的光照,开始在碧波里你追我赶地嬉戏,自由自在地畅游了。它们蛰伏了一冬,攒足了的劲,一下子都泼洒在这春水里,哗啦啦的水响似在告示人间:春天来了!
于是,人间的风景中便有了一字排开的钓鱼阵。这是蜗居在钢筋水泥中的城里人回归大自然,打开天窗透气的队列。钓鱼人手扶钓杆,静静守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时,也在静静地享用那份远离尘嚣的鱼乐。
说起钓鱼,我眼前就会浮现那久违了的童年的快乐。据说,亿万年前,人类是由鱼演化上岸而来。奇异的是,我就曾多次梦见自己化作了一条返祖的小鱼,溯着岁月的长河上游,去寻访我儿时的鱼乐。
好多年前了。灿烂的阳光下依稀可见江滩上有两个人影在忙碌——那是我和父亲。父亲将一块砖、还有馒头、豆渣什么的放进大竹篮里,又系在我扛来的一根长竹杆上,然后沉到江水里。江水浑黄,起伏不定,我充满惊喜地聆听着水下的动静。不一会,父亲拉起了竹篮,我一子欢跳起来,嚯,几条银色的小鱼正在里面拼命蹦跳哩!父亲虽是半生戎马,却粗中有细,也许是知道城里的孩子眷恋乡野,竟想出这么个土法钓鱼,让我的童年笑了。那天,我们捞了许多鱼,我将它们倒进小桶里,回家后装进了一个大玻璃瓶。整晚上,我将电灯泡紧贴着鱼瓶,眼睛紧盯着鱼儿出神。鱼的眼睛会说话,那是鱼妈妈在给鱼宝宝们讲故事吧……我沉浸在鱼的梦乡,编织起鱼的童话,还写在作文薄上,赢得了小学老师的夸奖。
后来,我又好几次随父亲回老家,做起了真正的“渔翁”。最好玩的是钓白条鱼,俗称:“刷参子”。不用浮标,也不用换饵料,只在小鱼钩上放一丁点肉皮。看到绿水中有白影飞窜,就用细丝杆轻轻甩出又快速提起,冷不防一阵水响,手腕一麻,线那一端传来有节奏的震颤,有了沉甸甸的感觉,一尾“翘嘴白”便在空中飞舞了。想不到围着塘埂转几圈,就有了数十条的收获。
我还在青山翠谷间的一潭清水中垂钓过;水清见底,螃蟹从石缝里溜出,小虾沿崖壁爬行,阳光直射,把鱼儿的身影映在黄沙白石上,你只需将鱼钩直送到鱼儿的嘴边,就可一清二楚看它如何上当咬钩。不过太明白了,就毫无刺激,很快便觉乏味。还是浑水中垂钓好,那会有意外的惊喜。当然,这时你必须明白水下是什么鱼在咬钩,太糊涂也没意思。拿鲫鱼来说,它狡猾心细,三撞两碰一推送,你识破它的诡计,与之斗智,就能获得一种自我实现的喜悦。这恰似人生之旅,既峰回路转又柳暗花明,从而生出无穷乐趣。
然而,钓鱼也并非易事,它需要专心和耐心。这个道理我早就在“小猫钓鱼”的故事中就知道了,这是钓鱼的第一课,又何尝不是人生成功之路的必修课呢?拿钓大鱼来说,如同人生机遇,常常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少年时的我,有过成天盼着钓大鱼可一连几天一无所获的失望,也有过大鱼上钩,慌乱中提断鱼线,眼睁睁看着一片彩鳞落水没入涟漪的懊丧。记得收获最大的是“文革”避乱乡下的一次垂钓:几个小时过去了,红蜻蜒还在鱼杆上起起落落。我等啊等,一直等到傍晚时分,终于看到鱼漂上下抖动,漾开一轮轮水纹,又猛然下沉,我沉住气,迅提钓杆,一条强悍的大草鱼,便划开水面,露出了黑黝黝的脊背,它一下子将鱼线拉得笔直,时而东时而西地乱撞,我一面欢叫一面跟着它跑,经过好一番苦战,才将这条五斤多重的大鱼擒拿归岸。此时,夕阳西沉,天边泛起鱼肚白,远远望去,尽是欢跳的鱼形在云彩里变幻……......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