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菊(短篇小说)


  宋剑挺

  姐夫家有一溜平房,这溜平房是公房,姐夫的父亲住西头,姐夫的哥哥赵收和嫂子安二菊住中间,姐夫家住东头。

  那年暑假,我一进院门,一个西瓜咚地落我面前,然后炸弹似的崩开了。我吓了一跳,刚缓口气,一个女人又咚地栽我跟前。院门边是赵收家的厨房,栽倒的女人就是安二菊,她被赵收从厨房里扔了出来。安二菊刚一沾地,就弹簧似的从地上跳了起来,这时我才瞅见她手里抓个碗,她的手一扬,一碗稀饭就浇到了赵收的头上。赵收杀猪似的叫唤着,两手拼命在头上抓挠……

  我问姐是咋回事,姐说他两口一周至少吵两回,已经吵油了,没法给他们劝架了。

  赵收家的厨房两天没有冒烟,安二菊回了娘家,赵收蹭他娘的饭。过了一周左右,安二菊回来了,一脸的平静,好像出差回来了,或者旅游回来了。赵收不理她,还是蹭他娘的饭,安二菊在医院外科上班,她也会省事,也跟着到婆家混饭。

  夜里,我睡得正酣,陡地听到一阵嚎叫,好像谁家的孩子被狼叼走了。我想开门瞅瞅,睡在里间的姐说,赵收和安二菊吵架咧。我欠欠身子又躺下了。

  天明起来,院里很静,好像啥事都没发生。我准备到街上逛逛,刚走到门口,赵收迎面过来。他前额上贴着一块纱布,像刚从前线下来的伤兵。他羞涩地和我打个招呼,低着头过去了。这时我才明白,昨晚赵收被老婆打了,那嚎叫声是从他嘴里发出的?他长得高大,听说还当过兵,我越想越感到可笑。

  傍晚,我在门口乘凉,赵收没事可做,就凑我跟前拉话。他问大学里好么,我说好。又问我谈恋爱没,我说没有。两人没拉几句就无话可说了。赵收没有走,他摸摸额上的纱布终于找到了话题,他说起他当兵之事。他说他当的是武警兵,平常练的是散打。每次连里比赛,从不出前五名。他慷慨激昂地讲着,满脸都是兴奋和喜悦。我猛地瞅见他额上的纱布沁出了血,就善意地提醒他。他摸摸纱布,好像想起什么,便陡地缄了口。

  多天后,他家的厨房终于冒烟了。我以为他俩一起吃饭呢,观察两天,我发现他们各做各的饭。不知咋的,我心里生出一阵惆怅,我想,这种日子是两口子过的么?

  假期很快结束了,走的那天,我起得很早。在院门口,我发现一个摔碎的锅,碎锅就在赵收的厨房门口,锅里的稀饭漓啦一片一条狗小心翼翼舔吃着。我想,赵收和安二菊肯定又吵架了,只是我没有听见罢了。

  学校召开运动会,我趁机回家补充给养。夜里住在姐家,她住里间,我住外间。半夜,有人伏于后窗轻叫着二菊二菊,是个男人的声音。姐狠狠地说,你找错人了。那人听姐一吼,哧溜窜了。我问姐是怎么回事,她说这个男人是二菊的情人,赵收一不在家,他就半夜过来,老是敲错窗户。我问姐,二菊有了情人,赵收还跟她过么?姐说,赵收肯定不知她有情人,他俩还是该吵就吵,该过就过。

  到了寒假,我又来到姐家,院里很是安静,一连几天就这么静着,我有点不习惯。几天也没见着赵收和安二菊,一问姐,姐说赵收遇车祸死了,死了好多天了。我问安二菊在哪呢,姐说,她还在床上挺着,挺了好长时间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