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是今冬有海啸(二题)


□ 孙春平

  老牛车上的钢琴
  
  砬子沟村的小学校长谢玉海是入夜时分进的杜老明家。村主任杜老明大号杜明礼,年近花甲,村里人都喊他杜老明,含着敬畏在里面。杜老明喝了酒,正歪在枕头上迷糊。都是村里的老哥们儿,彼此不客气,谢玉海进了屋,一屁股坐在炕上,就扯过烟笸箩卷起了老旱烟。
  谢玉海说,今天我去乡里开会,市里白给了一台钢琴,说是市长亲自拍的板,全市中小学,一个学校一台,票儿已经在我手里了,要求三天内必须拉回来。
  杜老明说,听说钢琴那玩意儿贼拉贵,是市长脑子进水了,还是你喝点小酒跑来跟我逗闷子?
  谢玉海说,不是闹海啸了嘛,市里钢琴厂的货卖不出去,上千人等着开工资,上头为了保稳定不许下岗裁员,市长才想出这么个办法。
  杜老明还有些犯迷糊,眯着眼睛说,海啸?你逗我笑吧。咱这地方,海拔近千米,那海水得掀起多大的浪头,才能冲到咱们这儿来?
  谢玉海说,就是报纸电视上说的金融危机,换了个说法,又叫金融海啸。就好像村里人喊你杜老明,乡长喊你杜明礼,你不是都得应着。
  杜老明仍是不以为然,说,反正是白给的,不要钱就行,那你就往回拉嘛。
  谢玉海说,让我驾辕还是拉套?你总得给我派辆车吧。
  杜老明说,又不是生产队了,谁家的车让你白使唤?
  谢玉海说,那你给点钱,我进城雇辆车也成。
  杜老明说,农业税免了,三统五筹也没了,村里要是有钱,我早给学校买煤了,看孩子们冻得龇牙咧嘴的,你以为我心里好受啊?咦,那台钢琴值多少钱?
  谢玉海说,听说从厂家批发,也得万八千的。
  杜老明惊得翻身坐起,这回可彻底清醒了,嘴里嚷,操,那还不如给学校几吨煤呢!骡子裆下的悠当,有啥用?
  谢玉海往门外溜了一眼,小声说,校长们也都这么想,可乡里有话,钢琴是市领导对乡村儿童的关怀,一定要用在实处,不许卖!
  杜老明又骂,我也不是小瞧你们学校的几位先生,扔下粉笔头,哪个回家不是扶锄操镰的主儿?一个个手指头像烧火棍似的,还用在实处呢。
  谢玉海尴尬地笑,说,会不会弹也得把它拉回来,过些日子市里还要来人检查呢。
  杜老明扯过烟笸箩,也卷了一颗烟,吸去大半截,才说,明早鸡叫两遍,我赶上我家的老牛车,你跟我一块走,到地方再说,能卖就用那钱先买一吨煤,卖不了就拉回来。
  谢玉海再强调,上头有话,不许卖。
  杜老明说,上头的话多了,上头还不许用公款大吃二喝呢。你不用怕,这个事,出了毛病算我的,大不了撤了我这个虮子大的小村官。
  两人是顶着满天的星斗上路的。时近腊月,寒风刺骨,谁也不敢坐车,都跟着四条腿的牲口在路上跑。傍晌前,老牛车进了县教育局的大院落。大红的横幅标语挺醒目:加强素质教育,回报领导关怀。大院里人头攒动,车辆拥杂,五花八门,什么车都有,竟还有毛驴仰着脖子呜儿嘎地叫,与汽车的轰响与鸣笛声汇成合唱,不甚和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Tags:于冬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