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作家是只天堂鸟


□ 王月华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5年第5期有一个短篇小说叫《老鲍的追悼会》。由于篇幅短小,我是精心地读过了,而且不止一遍。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不太喜欢读过长的东西,觉着累,又没那么多的时间,读时间长了就犯困,就进入了天堂,天堂里虽然有鸟声,但那鸟声是有毒的。关于鸟声,我是不喜欢什么喜鹊,百灵,画眉之类“美妙”的歌声。我倒是喜欢猫头鹰之流,它们的叫声并不恐怖,觉着恐怖的是你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猫头鹰是益鸟,是捉害虫的,是天堂里最最最美的鸟。
天上人间最恐怖的是害虫。那么,我们读一下这篇小说,谁是害虫呢,读完这篇小说便一目了然。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这样的追悼会还要继续开下去,还会出现老这个老那个的追悼会,还会出现李玛王娜赵陋钱抄孙迟之流的什么虫,红色的害虫。这些害虫一日不尽,国家和社会就不得安宁,百姓的生活就不能走向健康和富足。
这篇大约三千字的小说把那么多条害虫一一展现给读者,发人深省。体现了作家的爱与恨,体现了对这个虚假繁荣社会的背后,人性的扭曲和贪婪及丑恶,作家通过故事进行了谴责和暴露。人死了还在说:死了我一个救活几十人。小权力背后的“英雄”“主义”和“舍身忘死”的“精神”。从而我们不难看出这样的“英雄”和“舍身”是多么的恐怖呀。那么多的张玛李玛们围着他的遗体转着圈儿,这个小说的味道就在这个转着的圈儿中。这些个圈儿圈住了两个字,那就是钱和权。这些个圈儿能不引发读者的思考吗?
好人死了好人转圈儿和害虫死了害虫转圈儿,目的是相反的。我们作家的职责就是将这样的两个圈儿展现给我们的人民和百姓。
作家的权利是人民给的百姓给的。有权利就得有义务和责任把官场的丑恶和社会的阴影用故事用心思用义务表述出来,伸张正义鞭笞丑恶是作家的职责。因此,作家应该是一只猫头鹰,天堂鸟。既是天堂里的也是人间的,即使死了也在天堂里捉住你。
我不是写小说的,也不是搞评论的,我只是一个极普通的读者。从小说的写作技巧看,作者是一个长期从事写作小说的人,这一点作者及编者都有交代。这篇小说特点是速度快力量大。写得干净利落,朴实自然。我知道写诗是需要速度和力量的,我以为小说也一样。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要给读者留有想像的空间。这个写作要领应该都懂。我真的不喜欢那些疲疲沓沓酒里兑水的东西,看着就没劲。写东西应该像俺们北京人吃的揪疙瘩,嚼着就有劲。如果再加上点儿香椿末黄瓜丝那味儿更串,您吃去吧,就是地道。
这个小说不是白璧无瑕,那谁也不敢保证做到。首先是语言平实贫乏,不够犀利幽默,其次是人物细节刻画还需认真仔细雕琢。
老鲍这个追悼会是开完了,不知道下一个该轮到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