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来到陇沙屯


□ 周 末

  1
  
  我的叔叔许树才是我们陇沙屯最有梦想的人。
  他曾经无数次地对我说,许盛来,总有一天,我们陇沙屯家家户户都盖起楼房来,不再住这样下层住牛,上层住人,四处透风的杆栏房屋。我们的屯巷也不再这样逼仄不平污水横流,那时候我们屯子条条道路都很宽阔,全部铺上水泥,上面找不到一泡牛屎。我们还要修一条更加宽阔的出屯的水泥道路,上面可以并排通行两辆车,一路笔直,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不容得有任何弯曲。我不知道许树才叔叔为什么这样钟情于路的笔直,在我看来,路在必要的时候弯曲一下是很好的事情,那更像一条路。但是许树才叔叔坚决否定了我的意见,他说,不,路一定是笔直的。他说的时候,把手往前一伸,作出笔直的样子。这样好像一条笔直的大路真的从他的手上呼啸而出,架在我们屯对面的高山上,通向了遥远的天边。
  我为许树才叔叔的话所鼓舞。但我的爸爸,即他的哥哥对此却嗤之以鼻。爸爸对许树才叔叔说,什么楼房,要有这能耐赶紧去后坡那里起个木房,娶个女人,搬出去,算你本事大。自从我懂事开始,我就无数次听到我爸爸要求许树才叔叔搬出去住的要求。当然,这在我们屯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两兄弟长大成家了就要分家。许树才叔叔只要一成家,肯定要离开爸爸和我搬出去另建家庭。我们家在后坡那里还有一块地,起了房子后还剩一亩不到的地,我爸爸打算把这块地让给许树才叔叔,让他在那里自立门户。但是许树才叔叔好像对此并不上心,他也不像屯里的许多年轻人一样晚上去外屯找姑娘,也无心去地里种庄稼,他脑子里总是在游荡着各种各样的梦想。在屯里,像我一样对许树才叔叔的话深信不疑的还有许多钱。从这个名字里你可以看出,许多钱家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光景。许多钱之所以对我叔叔的话唯马首是瞻,主要是许树才叔叔的话有一次给他带来了不小的财富。那是一次他们一起去外屯找姑娘的时候,许多钱遭到了一个他喜欢的姑娘的奚落,她对许多钱说,你们陇沙屯穷得只有满地的石头,就是鸟飞过你们屯子的上空都不会把屎拉到你们屯的地上,你想想吧,我怎么会嫁进你们陇沙屯呢。许多钱是一路哭着回到屯子的。许树才叔叔说,许多钱,你要是相信我的话今年你就不要种稻谷了,你改种生姜,我保证明年的生姜价格翻几番,保准你发一笔小财。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线,许多钱把自己家近两亩田都种了生姜。那一年刚好风调雨顺,许多钱的生姜获得了大丰收。而那一年,生姜的价格由原来的每斤一块多钱上升到了三块多钱。许多钱着着实实赚了一笔钱。凭借这一笔钱,许多钱还娶到了一门媳妇。屯里人见种生姜得钱,第二年也纷纷种生姜。许树才叔叔急了,一家一户动员大家不要种,但是屯里人哪里听进他的话。这一年,生姜价格却下跌,不仅如此,因为到处有人种生姜,好多都卖不出去,家家户户都囤积了不少的生姜,整个屯子整年弥漫在一股辛辣的气味里,屯里人动不动就打喷嚏,他们一边打喷嚏一边说,许树才这小子的话其实是有用的。屯里人终于意识到许树才叔叔是个不能小视的人。
  但是屯里的人也有不同的意见,他们觉得许树才叔叔关于对陇沙屯未来的描述是天方夜谭。就连住在屯口的阉鸡三也不信他的话,他说,哼,要是许树才说的能成真,我就自己把自己阉了。阉鸡三从小就得小儿麻痹症,还好长大了能走路,但腿明显的要比常人短小,走路两只脚往外一撇一撇的。因为不能干农活,他在自己家里开了一个小卖部,为屯里人卖些牙膏、洗衣粉、酱油之类的生活必需品,除此之外,他还阉公鸡,每隔一阵子就出外面去帮人阉鸡,背上还背着个箩筐,里面放些盐、牙膏等生活必需品卖。他这样一个人,反而成了我们屯走动最多的人。每次他阉鸡回来,都打开他的铝盒给我看,里面是血淋淋的鸡肾,说,很补的。我提出来要吃一个,他马上很快地把盒子盖上了,说,不行,小孩子吃了是要流鼻血的。我不太相信阉鸡三的话,他多半是怕我抢吃他的鸡肾才骗我说会流鼻血。要是真的流鼻血,他自己吃了那么多怎么就没有见他自己流呢。当然,他也不是全部都吃完,留一半出来浸酒,久不久舀上一碗自斟自酌。说心里话,我有点瞧不起阉鸡三,觉得他多少有点自私自利。但是这样的人竟然也不信许树才叔叔的话,我多少就有点怀疑了。我就去问德隆爷爷。德隆爷爷说,我在屯里都活了八十多年了,我们屯子是变了不少,那也就是山上的古树越来越少了,沟溪里的鱼几乎要绝迹了,而我的房子是不会倒塌的。德隆爷爷虽然已经八十多岁了,但是身子骨还很硬朗,他一边说一边拿着根棍子用力地击打着他家的屋柱子。谁都公认,德隆爷爷家的房子是最坚固最耐久的。他家全部的柱子和房梁都是用上好的蚬木做的。德隆爷爷说,水泥房子有我这屋子耐久坚固吗?德隆爷爷是我们屯最有权威的人,当年为了建造他的房子,他曾一个人攀上屯后的百丈崖去砍木头。百丈崖是一个什么地方,是一个鸟都站不住的地方。但是我们德隆爷爷竟然上下如履平地。为了让后人见证他的光辉历史,他还把一根蚬木插在了百丈崖上的一个石窝里面。现在这根历经几十年风雨的蚬木还傲然立在崖上。德隆爷爷说,许树才要是能上到崖上把我当年插在那里的蚬木拿下来,那他的话就成真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