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追寻


□ 谢大立

  一
  
  为的肩上扛着半蛇皮袋给薛跛子的旧衣裳。薛跛子是科考队的房东加向导,一个自己饱了肚全家都不饿的四十五岁的跛男人。科考队每次有人回城,问他带点城里的什么时,他总是把那根竹制旱烟斗在石头上磕磕说,把城里人穿旧了该扔的衣裳给他带回几件就行。
  薛跛子在房头那块可以当晒场的大石头上迎接了为。与其说薛跛子是在那里迎接为,不如说是坐在那里抽烟准确些。他的一年四季除了养那十几头羊,就是坐在房头的大石头上抽烟。抽烟是薛跛子嗜好中的之最,其次才是那个薛刚反唐的故事,故事说到尾巴总忘不了说他是薛刚的后代,是薛刚在他们的村庄屯兵时与一个村姑留下了他们这些后人。再其次就是野人的故事了,虽是再其次,可比他那个说得滚瓜烂熟的薛刚反唐还要吸引人得多。
  故事就发生在他屁股下的大石头上。一个夏天的月夜他起来尿尿,发现有个黑铁塔似的东西坐在大石头上,开始他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走近了,黑铁塔胸部的两块白令他精神一抖,原来那是野人的奶。虽然野人的浑身都长满了毛,但奶上没有一根毛,那白也比村里娘们的奶白得好看,是那种带肉红的白。他正要伸手摸那对奶子时,野人一抬手把他推出好远,随后爬石壁逃走了。
  关于野人的故事,为自认为是个专家,从各种渠道收集到的成百上千。可与薛跛子的一比就相形见绌了,什么故事也赶不上一个人亲身经历的故事生动。但科考队也不是轻易就信的,夜里的月光下能看清奶的颜色?为此他们咨询了当地的气象部门,得到的证明是,那天的月光确实非常好,好得你在近距离下是可以辨得清红白的。他们就信了薛跛子,在薛跛子的家里扎下了营,并请他当了科考队的向导,在野人逃走的那条路上,获得了野人的毛发,并把这一获得通过媒介爆炸给世人。
  薛跛子接过为肩上的蛇皮袋说,为工,我在林子里发现野人的脚印了。
  为一个激灵,他觉得科考队的每个人听了这个消息后都会跟他一样的。在这种时候,与科考队有关联的所有单位和人,都需要这种消息的刺激。由于一连几年除了那几根毛发外,再没有新的发现,基金会的款项迟迟不到位,大家就像得了疟疾样的打不起精神了,很多人陆陆续续地离开了科考队,回到了他们原来的城市和单位。
  在薛跛子的带领下,他们走进了林子里。脚印在上次发现野人毛发的地方,大大小小的。大的比成人的脚印大出来一倍,吃土深,小的大于孩子们的脚印,吃土显然浅一些。脚印沿着林子里的通道,迈向纵深。毛发和脚印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为一阵欣喜若狂后心里说,看来野人的扑朔迷离,很快就会大白于天下了!
  回到屋子里后,为就开始写信,给科考队的每个人写,整整写了一夜,天一亮,就叫薛跛子进城发信。
  
  二
  
  科考队的人没来,来了上的一封信,上在信里说,你怎么又去了,不是说好的大家统一行动的吗?接到你的信后,我按你的话办了,给每一个人都通了电话,大家都对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兴趣了,都在怀疑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野人这件事,也就都在考虑自己的去向,人各有志,看来也只能是这样子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