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一夜


□ 王先佑

□ 王先佑

小桂是一路跟着腰鼓队来到广场的。腰鼓队由一男一女领头,女的敲着钹,男的打着鼓,两个后生骑着两辆摩托紧随其后。后生一人举着一根竹竿,上面拉起一道横幅:热烈祝贺大富贵洗浴中心隆重试业。一开始,小桂并不知道这支队伍要去哪里,还以为他们要一条街一条街地巡游,所以,他并不打算一路跟下去——三岁的波波抱在怀里,着实有点沉。但是波波不愿意,一个劲儿地用手指着腰鼓队说,看打鼓,看打鼓!小桂指着轻工超市的大门,说,波波,我们去那边,爸爸给你买气球!儿子不买账,在小桂怀里拧着身子,带着哭腔说,不,看打鼓,看打鼓!

除了领头的,腰鼓队是清一色的老太太,个个都穿着红绸衣裤,袖口和裤脚都滚了黄边,脸上化了妆,眉眼里都带着些喜气,像是要去参加一个盛大的舞会。老太太们跟着那对领头男女鼓钹的节奏,扭着腰,打着鼓。天气很热,汗水从她们的额上流下来,在搽过粉底的脸上洇开一道道粉沟。腰鼓队穿过航空路,转过东正街、永阳门,又从府前大道穿过,一路加入了不少看客。场面看上去越来越热闹,波波也显得越来越兴奋,但小桂却听出了这鼓声的变化:开始的时候,鼓声像是在布吉铁路桥上听到的火车汽笛声,响亮,火热,大地震颤;现在的鼓声,则像是斜阳下老牛的哞叫,低沉,滞重,暮色苍茫。从县委家属院门前经过时,腰鼓队里走在后面的两三个老太太趁着领头的没注意,偷偷从大院侧门溜了进去。其实小桂早就发现了,这几个老太太一直在左顾右盼,寻找着开小差的机会。还有几个老太太自顾和同伴聊天说笑,手上的鼓槌还在敲着,却早已轻飘无力。其他人也渐渐没了热情,擦汗的擦汗,出神的出神。领头的那一男一女好像察觉到什么,不时朝后面张望一下,队伍的鼓点就猛然乱响一阵,还不等领头的调整好节奏,后面的老太太们就又松懈了下来。小桂想,到底是上了年纪,又一路敲打了这么久,城里人,也不容易啊。

腰鼓队在广场站定,领头的从腰间解下一支大喇叭,呜里哇啦地喊了一阵,三十多号人的队伍就由二字长蛇阵迅速排成整齐的正方形。老太太们强打起精神,鼓声重又变得雄浑激越。但儿子现在已经对腰鼓队失去了兴趣,广场上围起的一个个人圈吸引了他的视线。小家伙这里望望,那里瞅瞅,广场上的灯光在他的小眼睛里荡漾起一圈一圈的波纹。儿子踢着小桂的小腹,说,爸爸,走,走!小桂抱着儿子来到扭秧歌的人群外,老太太们手中五颜六色的扇子和滑稽的舞步让儿子乐得呵呵直笑。但是不到几分钟,儿子又开始踢他了,爸爸,走,走!他抱着儿子,妻子挽着他的胳膊,一家三口在印台山下的广场上赶起了场子。

现在,小桂一个人坐在地下商场旁边的石凳上,远远地看着妻子和儿子,想着心事。在城里住一晚,这主意虽然是临时决定的,但无论怎么看,都好像事先早有预谋。那么,是谁策划的呢?好像是妻子。带儿子到城里来玩的计划,不就是妻子提出来的吗?但也好像是他自己,至少,他在潜意识里是有这个想法的,要不然,平白无故的,他们怎么就会把身份证带在身上呢?想了一阵子,小桂又把前面的念头全部推翻了。都是因为儿子。要不是波波在儿童乐园玩得太开心,要不是他们从儿童乐园出来得太晚,回村的最后一班中巴车把他们丢在了县城,他和妻子两个又怎么会奢侈到做出这样一个重大的决定呢?想到这里,小桂看看远处满脸幸福的妻子和欢欣雀跃的儿子,在石凳旁丁香树洒下的暗影里,无声地笑了。他觉得自己有些快乐,一个小时前和服务员之间的争吵,在这时的他看来,无非就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服务员是个脸上长着些雀斑的女孩。看过了他们的身份证,女孩说,押金,两百块。小桂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问,什么?女孩正在用一种粉红的指甲油涂着指甲,头也不抬地说,听不懂英语还听不懂普通话?押金,两百块!小桂一时接受不了,问,押金也要这么贵?嫌贵?嫌贵你就别来呀。女孩仍旧轻描淡写。小桂有些恼火,妻子在一旁扯了扯他的胳膊。他忍了忍,朝柜台里扔进去两张百元大钞。女孩填好收据,连同钥匙往台上一丢,妻子上前拿了。他们刚刚转身要上楼,听见女孩在身后说,乡巴佬!声音很轻,但又分明像是想让他们听到。小桂这下实在是按捺不住了,猛地折返身冲到服务台前,吼着说,你说什么?小桂声音很大,吓得波波哇哇大哭。女孩没事人一样,抬眼向天,说,你听到什么了?我可什么也没说。像是一拳打在棉花袋上,小桂有些泄气,又有些不甘。他犹豫着,终于鼓起勇气,狠狠对女孩说,告诉你,我是从深圳回来的!女孩这下终于笑了,笑得脸上的雀斑都跟着颤动起来。她说,从深圳回来的?从深圳回来又怎么啦,还不是连酒店都没住过?有本事,你别从深圳回来呀!小桂一下子噎住了,妻子赶紧上前拉住他,把他拽上了楼梯。

妻子和儿子又转到了一个跳街舞的圈子外。圈子里有几个学生模样的后生仔,一只音箱,还有几只运动包。后生仔倒立,空翻,下一字,走霹雳步,人群中发出一阵阵喝彩声和唿哨声。儿子从妻子怀里下来了,像一头从圈里放出来的小牛犊子,兴奋得在地上撒着欢儿地跑,一转眼就把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撞翻了。小姑娘跌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小桂看见妻子忙不迭地上前去,想要把小姑娘扶起来,小姑娘不肯,双手在脸上胡乱抹着眼泪,又一下一下地在水泥地上拍打着,边哭边喊着爸爸。旁边一个趿拉着拖鞋穿着大短裤和花短袖的中年男人,正鼓着眼瞪着在一边呆站着的儿子。儿子怯生生地朝着妻子退去,一直退到妻子腿边。妻子转身,把儿子按倒在膝盖上,狠狠在儿子的屁股上扇了几下。小桂跳了起来,朝着他们的方向跑去。这时,中年男人已经把小姑娘从地上拉起来了,边走边对着妻子喊了一句什么。小桂赶到时,儿子还在号啕不止。小桂一边抱起儿子,一边问妻子,他说什么?妻子用手背抹了一把脸,轻轻笑着说,没什么。小桂逗儿子,波波乖,波波不哭,爸爸带你去买冰淇淋。儿子立刻破涕为笑,说,冰淇淋!我要吃冰淇淋!

分享:
 
更多关于“那一夜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