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瓦窑堡爱情(中篇小说)


□ 武 歆

我在陕北漫游期间,最为曲折的一件事,就是前去子长县的过程。现在想起来,还像是在观看一部跌宕起伏的电视剧,似乎提到嗓子眼里的那口气,总是呼不出去,折磨得我异常难受,但这种难受却又夹杂着紧张和愉悦。

因为和接待方沟通出现差错,那天早上接我去子长县的车来不了啦,我要在绥德再呆上一天,第二天延安市来车,再接我去子长。我坐在绥德宾馆硬邦邦的床上,突发奇想,决定独自前往子长。之所以冒出这个想法,是因为那段日子我在陕北采访,总是觉得给当地接待部门带来很大麻烦,心里着实过意不去。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不再麻烦人家,所以立刻动了自己走的念头。问了前台服务员,告诉我长途车到处都是,走的是高速路,非常便捷,有两个小时就到了。我下决心独自前往,立刻觉得这应该是漫游过程中最为有趣的事情。

我拽着拉杆箱,来到距离宾馆不远处的县城西入口处——南宋时期抗金英雄韩世忠的石刻雕像前,昂首挺胸走上了一辆长途车。我问司机啥时走。司机是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汉子,他热情响亮地说,坐吧,马上就走。

车上只有我一个人,我心想,说是马上走,肯定走不了,哪有一辆大车就搭载一个乘客的?坐了一会儿,感觉不放心,我又下了车,站在车门前四下看着。司机稀松地看着我,一副不把我这个乘客放在眼里的样子。我看了看车牌子,上面标有“国营”二字,心也就踏实下来,再次上了车。司机回过头,摆着手,再次告诉我,莫事,马上走!我发现这个司机尽管很瘦削,但手很大,像是一把小蒲扇。

陕北的九月份,天气还是很热的,上、下一折腾,竟出了一身的汗。我赶紧取出水杯喝水,同时望着眼前热闹的街道。

街上行人很多,好像都是做小买卖的,挑担推车,行色匆匆。空气中不时飘浮过来饭食的香味儿,用鼻子闻一闻,应该是碾压麦子的香气。陕北人很少吃米饭,大都是面食,所以到处都是白馍和面条。街道上也有闲散的人,大多都是老年人,坐在边道牙子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大街,目光非常专注,仿佛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坐在车窗前,高大的韩世忠石刻雕像正好挡住酷热的太阳,给我的座位上拥有了一片阴凉。已经来陕北半个多月了,每天都处在紧张和激动之中,这会儿忽然静下来,心也踏实了,感觉倒是不错的歇息。

我要去的子长县,是我这次陕北之行最为期待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叫“瓦窑堡”的地方,因为著名的“瓦窑堡会议”,40年前我在中学课本上就已经知道了,它在我心目中的红色地位,不亚于井冈山、遵义和瑞金。1942年为了纪念去世的、出生在瓦窑堡的民族大英雄谢子长,陕甘宁边区政府把瓦窑堡所在的安定县改为子长县,并且一直沿用至今。现在“瓦窑堡”这个名字还存在,依旧还是镇级编制,子长县政府就在瓦窑堡镇。

我正在想着“瓦窑堡”,忽然长途车开动了,我很高兴,对司机说,这不成了我的专车?司机嘿嘿一笑,说,转一转,要不,我可是赔钱了,再拉上几个人。我非常理解地说,好,不着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