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婚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燃烧在独居夜晚的欲望欲罢不忍


□ 老 渔


  “远程性爱”填充不了的思念
  
  在前不久的性文化节上,看到一款适合分隔两地的爱侣网络性爱套装用具,我悄悄买了一套,然后用快递的方式邮给远在几千里之外的妻子。
  收到这份特殊礼物的当晚,儿子入睡后,我让老婆打开那套性爱产品。她在电脑那端笑个不止,我问: “笑什么,你不想吗?我们可以尝试这种远程性爱……”她说:“如果说想,我是想你的气息,你的怀抱,你的话语,而不是这样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器具。”本以为可以试试时尚的性爱体验,没想到老婆如此不解风情,通过视频看到老婆把那套东西塞进盒子里,我故意赌气地说:“那我如果有什么不轨行为,你可别怨我啊!”
  我和爱人都出生在北方的一座小城,8年同学,恋爱了6年才走进婚姻,才接受了这样的结局:她带着儿子在小城读市一级小学,我在南方继续打拼,作他们源源不断的财务供给。
  年轻夫妻分居两地,不能长相厮守,肯定是一种缺憾。在广州这样开放的城市里,一个风华正盛的男人想“守身如玉”真不容易。有人说男人是为下半身活着的,虽然是一句笑谈,但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而我的下半身,却因为现实的生存问题被搁置,个人需求总是不如全家人的需求来得重要,我为全家人的需求牺牲了自己的“性福”。
  
  我的秘密:没有情人
  
  在观念开放的朋友看来,我这样的成年男子,难保没有情人。他们的问题中最敏感,也最让我难以回答的就是:“老婆不在身边,性问题怎么解决?”每逢此时,我总是说:“情人人人有,不露是高手!”问者哈哈大笑。以为洞悉了某些秘密,而真实的情况只有我自己清楚,我的秘密就是:没有情人,只有红颜知己。
  小琳是我的老同事,总是喜欢悄悄往我的抽屉里放水果,约我出去逛街。她会告诉我她的小秘密,包括她在生理期的不适,她曾经交过两个男朋友等。而我,也会给她讲我的孤独与寂寞,讲我和妻子的相识,分居两地的苦恼。在街上,她自然而然地来挽我的胳膊,一起共餐时,彼此夹菜给对方,关系暧昧得让很多人传她是我的情人。她和我一样,都不作解释,实际上我们并没有迈出那一步。
  后来,我因为和老板之间的误会离开那家公司,换了电话号码。与过去的同事完全断了联系。有天晚上,我和小琳意外地在一条小巷相遇,几乎是相互奔向对方,拥抱在一起。她问我是否还是一个人在广州,我点点头。广州的冬天有时候也很冷,她眼神炽热地望着我,
  身子有缩进我怀里的渴望。她说她就住在这附近,可以上去坐坐、喝杯咖啡。看着孤单地站在街上的自己,这样的邀请很温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伴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伴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