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未曾远去的故事(散文)


□ 张燕

  

  文/张 燕 题字/谭念宗

  “看,那就是军坟了。”

  我的目光随乡宣委小刘手指的方向,看到不远不近群山环抱之间,一块不大不小的平地,果然有座坟。坟的后边山像竖立的五指小心地捧着这座坟茔。坟是用青石砌成,周围铲得干干净净,青石碑前还留有香的残梗。山间林木茂密,得在这里安息的人,想必心也是安定的。车子再往前开约五分钟,一个村落安安静静,靠在山脚下,不用说,这肯定就是军属村了。

  这个村有个特点,就是村里相当上了年纪的男人,都有过参军的历史。谁也说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村里的年轻人恪守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到了年龄就去报名参军。而别村的年轻人大都不是在家种田就是外出打工。

  这个村因为军属户特别多,是“双拥”模范村,也就得到上级的格外关注,一直都是县、乡领导的联系点。每年的“八一”,县武装部领导还要亲自到村里慰问军属们,每次来内容都不一样。有时是一场电影,有时是一台反映军民心连心的文艺晚会……一年中各行业部门还时不时的送一些致富的项目给村里……这是一份无法复制的特殊的荣耀……只要有上级来这个村,都会到海叔家座座,看看海叔。村里外出的人回村了,也习惯的看看海叔后,再回自己家。

  海叔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好多年了,村上人忘了他的名字,老老少少都这样叫。村里环境美丽,人们的生活快乐和谐而满足,这一切都和海叔相关,海叔为了村里功不可没。

  自从有了电视以后,海叔有个习惯,每天必看新闻联播后的天气预报。一次海叔病了,家人要送去医院,他死活不肯去。病中的他仍爱看天气预报。晚上新闻联播一结束就坐在电视机前,看十分钟,然后回房休息,天天如此。

  海叔的病越来越重,有一天饭也吃不下了,村里好多人围在他家。可是七点半一到,海叔居然硬撑起来,要去看电视,大伙劝他不要看了,海叔固执地说“要看的,看了几十年了,一天不看就不舒服。”

  大伙只好把他扶到客厅,打开电视让他看天气预报,海叔却斜在沙发上,闭着眼晴。天气预报开始了,当电视上播到城市天气预报后,海叔仍闭上眼晴而后说:“起风了又下雨的,那孩子的腿呀……”村子所在的区域风和日丽,根本没什么风雨呀?纳闷中才听村里老人说,原来海叔说的是另外一个城市……

  那一年,粮食紧张的不得了,为了让村里老老少少能填饱肚子熬过这个严冬,海叔组织村里壮劳力进山找吃的,谁知在林子中迷了路走不出来,三天三夜杳无音讯,家里人急得眼泪汪汪。这时候恰好有一支部队拉练路过村子,一听说急了,就去找海叔他们。有个小战士.刚当兵不到半年,在山谷间发现了海叔他们的踪迹,小战士一急,顾不了冰冷湍急的河水,一边给战友们发信号一边就往河里趟,谁知到河中间,水太急根本无法前行。当两名战士赶到时,小战士已冻僵在河中。战士与海叔他们冲进刺骨的河水,将小战士背上岸,小战士全身僵硬地躺在海叔的怀里,海叔的眼泪漱漱地掉在小战士脸上。突然小战士睁开眼睛,看到获救的海叔和乡亲们,露出一丝笑容,然后慢慢地闭上眼睛。回到村里,海叔和乡亲们找到部队,热泪盈眶地说:“是部队救了我们,也救了全村呀……”请求将牺牲的小战士留在村里,他们要用亲人才有的礼仪埋葬小战士。就这样,牺牲的小战士安详地躺在村边的青山里,守护着大家,海叔和乡亲们就像对亲人一样,每到清明、八一及春节都要来看看小战士,摆上酒菜,燃一柱香。而那两位战士其中的一个因为腿部留下病根复员了,从此每到有风有雨的天气,海叔总是牵挂不已,嘴里总是那句话“那孩子还好吧……”

  从那一年开始,海叔发了话:谁家的年轻人到了年龄就要报名参军,除非身体不合格,不然就不要在村里住。年复一年,这个村就成远近闻名的军属村了……

  海叔生病了,在外参军入伍的人从五湖四海中都陆陆续续回家看海叔,仿佛中村子一下子变成了军营,海叔看着穿军装的孩子们,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听说走时眼晴还望着电视,嘴里说着:那孩子……

  离开了军属村时,我和小刘将采摘的山花放在小战士军的坟上。我相信这个故事并没有远离我们,就如同眼前平凡而灿烂的山花,静静地开放在青山绿水间,开放在军属村的乡亲们心灵,馨香悠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2期  
更多关于“那未曾远去的故事(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