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婆九岁那年


□ 高亚鸣

外婆九岁那年
高亚鸣

高亚鸣,生于一九六八年十月,浙江杭州人。早年写诗,梦想远走高飞。而今简单生活,用散文抒情。作品散见全国各大报刊。曾在台湾出版教育散文集《培养孩子的独立性格》。现在《江南》杂志社工作。

一直健朗、开明的外婆,在去年乍暖还寒的四月因一场感冒而匆匆离世,以九十五高龄落下人生的大幕。那天清晨我匆匆赶去医院急诊室,还与外婆作了一番最后的对话。外婆上了八十五岁之后,我们早就说过到了那一天,那将是喜丧,大家应当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一个叫王店的江南小镇,嘴里含着糖,心里暖融融地追思着带我们长大的外婆。但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还是令人难以接受,外婆要是能活到一百岁该有多好啊!
不知怎么,我常常拿现代职业女性来与我的外婆作比较。按说,那是没一点儿可比性的。那是黑白与彩色,是摇橹小舟与豪华游艇,是沾过刨花水的S髻与水离子烫的光鲜,是粗布衣衫和锦衣绣服,完全是五千年的传统与改革开放的强烈对比。外婆去世后的很多个夜晚,在黑夜里我被自己这个想法所困惑。照现代人的说法,工作是一个橡皮球,如果你不幸失手落下,它还是会弹回来的。有比喻说,生命是一场不停丢掷五个球于空中的游戏,这五个球分别为工作、家庭、健康、朋友和心灵,而且你很努力地掷着这五个球,不让它们落地。很快地你会了解工作是一个橡皮球,它会弹回来的。但是家庭、健康、朋友和心灵这四个球是用玻璃做成的,一旦失手落下,它们会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甚至碎落一地,它们将永远不会跟以前一样了。想想看,作为一个旧式家庭妇女,外婆一早连橡皮球也不要了,对其他四个玻璃球却一直珍若生命,从不言弃。反过来想,这种坚定中也含有诸多无奈,作为旧式家庭女性的无奈。因为在我从小的记忆中,外婆有一个“九岁那年”的美丽传说,长大后我还拿来演绎成文呢:
“外婆九岁那年,跟着三个美丽的姐姐坐船去上海,一到上海便挎着扁扁的竹篮子,绵软地吆喝着:胭脂要伐?皇后牌胭脂——可一天下来,只能卖出几股丝线或几枚发夹。原来,太太小姐们喜欢围着背小货箱的生意人。货箱里有两层,箱口对着行人,箱盖里嵌一面镜子,人还没走到近前,就能远远地看到箱里整齐、漂亮的胭脂盒。后来,太外婆托人带来一只朱红色的小货箱,并说:明天谁卖的铜板最多,箱子就归谁。第二天,天下着小雨,外婆穿着单布衫沿街叫卖。这一天,她嗓子都喊哑了,挣到的铜板最多,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小货箱。”
外婆九岁那年去上海做小生意的故事,从我记事起就听说了。每当外婆心情很好,或者只要我们好奇地问起,尤其是全家人聚在一起时,她就会动情地说起,从不厌倦。但大人们却总以开玩笑的口吻说,怎么越说越早了,不是说过十三岁、十五岁吗?真是形容八只脚(意指夸张)!然后在一阵嘻嘻哈哈中转向了他们感兴趣的话题,不外乎东家长西家短的。外婆是个好脾气的老人,对此也不生气,只是隔上一段时日就会叨起。我们做小辈的就当真了,想想看那真是一件顶浪漫的事,简直是电影中的场景,一切奇遇皆由此而生。我宁可相信它是真的,总是从不厌倦地问起。但至少有一点是货真价实的,外婆确实有一只朱红色的小货箱,里面还放有一些胭脂、丝线、发夹什么的,散发着陈年的味道。据说后来外婆嫁给外公后想挣些钱贴补家用,也背起过小货箱,甚至卖过香烟,可是好景不长,姨妈、小舅的相继出世又把她拖回了家。我一直愿意接受这个美丽的传说,但听母亲的口气总是淡淡的,或许她打小就听腻了,似乎不当一回事儿。在幼年的追根究底中,我逐渐发现大人们其实很不了解他们的母亲,我们的外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