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乡民生


□ 陈启文

北乡民生
陈启文

唐仕郎

浏阳人会做鞭炮,南边乡、东边乡、西边乡都做,唯独北乡不做。别乡的日子都过得红红火火。北乡却平静,一年上头了只有小孩子点燃个炮仗,砰,好歹有团红火在半空里炸了。
日子过得红火的地方,老死人,一次鞭炮爆炸,总要炸死几个。北乡就很少死人,都长寿,死也是寿终正寝。那边有人死了,就会骑着摩托车过北乡来,请人去做葬事。这做葬事的人,叫唐仕郎。这名词可能是唐代的一种小官名。现在不知怎么演变成了一种民间职业了,而且流传甚广,长沙四周的几个县都把做葬事的人叫唐仕郎。
我去的那个村,叫民生村。村长姓彭,个头比我还矮,脸比驴还黑。很少有人喊他村长,都叫他彭矮子。他把我当干部对待了。进村时,我看见他正在修路。北乡离高速公路不远,但高速公路从村后插过去了。村里人看着这条大道却不能走,进村还是一条土路,到处都坑坑洼洼。彭矮子一个人用锄头修修补补,不知要修到什么时候。看来他这个村长当得不咋的,村人从他的锄头前走过时,他喊,来,修路啊。人家问,给钱不?他说没钱。人家说没钱不修。这还是客气的。好些人睬都不睬他。这矮子就被激怒了。他先是将锄头摔在地上,又一屁股坐到锄头把上,吧嗒吧嗒地抽烟。
老子不干这鸡巴村长了!他气呼呼地喊。
我其实不是什么干部,只是个写字儿的。我来民生村,是浏阳县政府的一位老同学安排的。我说我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写点东西,他说那就去北乡民生村吧。来后我发现这地方果然清静,这里的人干什么都是慢条斯理、不慌不忙的样子,很是悠闲自在,这种悠闲似乎脱离了时代。
北乡属于丘陵地带,田少,地薄,靠种地是养活不了一家人的。像民生村,几乎每家的男人都干唐仕郎。彭矮子一村之长,管着上千号人,可几乎是白干,弄不到几个油盐钱。他的主要收入也是靠干唐仕郎。看一个唐仕郎干得好不好,不看别的,就看他们家的房子。彭矮子家盖了一幢两层楼,房子造在朝阳的山坡上,外墙贴着马赛克磁砖,屋里面的也是马赛克磁砖。前院一片橘园,后院一片竹林。这都是他干唐仕郎干出来的。我在他家差不多住了一个月,住在楼上一间干净明亮的房间里。夜里听见竹子拔节的声音,清脆的一响,听那声就很有弹性。橘花还刚打苞,但风中有了青橘子的香气。老彭两口子对我挺客气,每顿饭都是三荤一素,一汤,另有两个咸鸭蛋,我和老彭再来二两老白干,吃着香的,喝着辣的,日子过得跟小神仙似的。我都住得不想走了,又不得不走,他们对我太客气了,连洗脚水,老彭家的都要给我打到手边上。
老彭只比我大三四岁,但结婚早,他儿子要不死都二十岁了,又结得婚了。他儿子怎么死的我没问,这是人间最凄惨的事。两口膝下还有个女儿,十六了,上初三。上学的地方挺远,每天天不亮,就听见她在楼下开门,推单车,来回要骑二十来里。老彭家的是个勤快贤惠的女人,话少,笑模笑样的。没事了就在门口坐下,坐得很直,脑袋稍向后仰,看着进村的那条土路。她是在盼着自己的儿子回来吧。但并不显得很忧伤,眼神总是平静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