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产权”与“农民工”


□ 冯世则

  两次参加学术会议,旁听议论“小产权房”,因而琢磨“小产权”以及——连带着——“农民工”如何英译的事。两次都是这样,真是积习难改。翻译作业,转换词语,总不免端详词语背后的历史现实、社会文化,这一回因为身在学术的现场,听到的想起的比一向都多。当然,“小产权”英文怎样讲,也有年轻的媒体同仁问起。看来即使就媒体而言,“小产权房”之说也还是新鲜事。
  “小产权”是新闻,“产权”却不是。以英译而论,“产权”二字应当早已确定:property right,或者只消说property也就可以。这些现成的说法,恐怕亚当·斯密当年乃至早在他之前就有了;虽然,是否真这么早,要请教经济史家,我这里只是揣测。但也正是因此,我猜“小产权”之说或其中那个“小”他们那里是没有的——要么就拥有产权,要么就不拥有,哪来的什么“小产权”?难道还有什么“大产权”不成?而生活里没有的,语言里显然也不会有。所以,“小产权”的英译,第一,“产权”现成,唯“小”待定;第二,无论怎么定,也无论译文英语如何力求中规中矩,总归难免“中国味”。同理,既然有关“农民工”的概念以及概念所反映的现实都是中国土生土长,这个词译成英文恐怕不免与“小产权”气味相投,十足的中国作风中国气派,尽管中国人未必都喜欢,尤其是那些买卖小产权的以及别无其他出路、只得上城里来当农民工的人们。
  那么,这个“小”怎么译?一位学者说,informal,另一位说partial,还有说limited的,不一而足;在下都不怎么同意,以为还是minor比较妥帖。
  何以见得?
  作为翻译的忠实论者,我相信验证译文忠实与否的最佳方法是将它倒译为原文,看看是否走样;而试将informal、partial和limited倒译回去,分别为“非正式”、“部分”和“有限”,都不是“小”,都走了样,成了重新命名——把汉语原文称之为“小产权”的事物从不同角度加以分析和界定,然后用英文给它另取一个名字。而尽管这三种命名的确都名实相符,(以北京郊区宋庄某农民诉某艺术家一案的判例为例:盖在农村宅基地上的一宗宗房产只许农民自住,不得上市;虽然硬着头皮卖给了城里人,则虽有村委会签字作准,仍然盖不上区县政府房产局的大红印章,今后如被国家征用,买房的城里人也得不到全额赔偿——如此等等的一种产权岂不正是“非正式”、“不完整”和“有限制”?)却不等于翻译——不是“将已经用某种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换一种语言另做表达”(“翻译”的一般定义)或“依义旨以传、而能如风格以出”(钱钟书语)。相形之下minor property不是这样:它没有另起炉灶而是紧跟原文,倒译回来,“小”还是“小”,毫不走样,这才是翻译。而且,虽不提“非正式”、“部分”或“有限”,既然认输服小,该产权的诸如此类的种种尴尬也就意在其中。
  同......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