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送官亭


□ 阿 成

洪钧是被朝廷紧急召回去的。当然也是考虑到洪钧在家服孝的三年期满了——过去,古代官员的父母亡故,儿子有三年理所当然的丧假。这三年里守守灵啊,写写诗啊,搞点古史研究什么的,或者反省反省,把官场中某些遗漏的重要细节、表情、动作、说词等,再琢磨琢磨,再抠一抠,总会有新的收获。挺好的。而今不扯这个了,有的同志父母死了,可他们为了革命工作,为了攻关,怎么劝也不回去奔丧。这在过去可不行,天下虽大,孝为先。三年的孝少守一天也不行。一般的,即便是三年到了还想着再多呆几天,表示恋恋不舍,表示儿子仍在悲伤中。这都是有脸面有个性的事。外人瞧着好看,尊敬,有文化,可交。洪钧本来也打算这么做的,但是,朝廷来了急令,嗨,忠孝不能两全哪,立马就得走。
两位夫人乘船一直将丈夫洪钧和新夫人赛金花送到苏州的送官亭,才不得不分手。她们也想跟着丈夫去京城啊,但是……两位伊人已是残花败柳,显然是上不得台面了,因此,只能泪着眼,冷着眼,哀着脸,看着老爷和新夫人赛金花离去。
送官亭是地方政府专门为迎送官员而建的,朝廷来了官员在这儿迎接,地方官员调任、升迁即送到这儿为止,包括那些已故官员归乡的灵柩也在送官亭迎接。送官亭俨然一座官海沉浮、生命轮回的小剧场。英雄爱英雄,惺惺惜惺惺,你方唱罢我登场,气派的未必永远气派,真诚的未必永远真诚,最后,人不喘气了,家人迎至送官亭,将官人的灵柩接回来,再送到祖坟里一埋。这一页就算翻过去了。总之,送官亭年年月月闲不着。要是古时候就有摄像机,把这一切都录下来,我们今人看得就清楚了。印象也会深。
洪钧带着守孝期间新娶的三夫人——赛金花,或舟或车轿,披星戴月,日夜兼程,鞍马劳顿,就到了北京了。
这位风情万种的花季少女赛金花,是洪状元洪钧在苏州花船上的歌屋认识的。当然是跟几个信得过的地方基层领导一块儿偷着去的,明着去不大好,也不策略,毕竟是在守孝期间,毕竟都是领导,朝廷的命官,人前人后挺胸凸肚的,记者和扛摄像机的都跟着,洪钧他本人又是状元出身,是要注意影响的,没想到,到了歌屋动真格了,两人一见钟情,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了。竟要金屋藏娇娶回家去。
一谈到纳妾,大夫人、二夫人肯定不愿意,丈夫岁数已经不小了,五十了,撂现在备不住就二线了,更何况丈夫找的又是个歌屋小姐。可是她们没办法,那个时代她们说了不算。有道是“牛驾辕,马拉套,老娘儿们当家瞎胡闹”。这样,还是由大夫人操办着,把赛金花娶回洪府,成了洪家的第三位新夫人。爱情这东西不反则已,一反对就是千古绝唱!
一干人在北京刚刚安顿下来,气儿还没喘匀呢,洪状元便被朝廷委任为出使俄、德、奥、荷的钦差大臣。这差事相当于现在的特命全权大使。为什么洪钧得了这么个美差呢?一是洪钧是有名的保守派,旧制的铁杆捍卫者,二是思想开放的“清流党”垮台了,以“江浙系官僚”为中心的“新清流党”又正式崛起了,清廷让洪钧这个老顽固派出使四国,无非是一种权宜之计,表明朝廷的一种开明的姿态,藉以假示天下之人。一句话,就是玩个策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嘛。其实,去四国没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儿,尽管没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儿,但是,安排洪钦差出使的仪式却搞得十分隆重。......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