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转身就跑


□ 张爽

□张 爽

1

回到县城,打开出租屋的门,我看到成堆的被邮递员顺门缝塞进来的信。翻拣着那些来信,盘索突然叫起来:汇款单。的确有汇款单,而且还不止一张,粗一数,十张都挡不住。我们撒出去的鸡终于给下了金蛋了。盘索带上我们不久前在火车站附近胡同里一家打印部私刻的公章,去邮局取款,说取款回来,晚上要请我去喝酒,喝完酒就去洗澡,洗完澡再去黄牙家看录像。

我也很高兴。钱不少,有二百多块。对我们来说是笔巨款了。我一边吹着走调的口哨一边翻阅那些大多是探询的来信。有一封是山东一个姓白的老师来的信,他说他正准备在济南成立分会;还有一封来自内蒙古,写信的是一个姑娘,她在信中质问我们,收到她入会的汇款后为什么迟迟不把会员证寄来?而且她已经连续给我们寄了两次诗稿,既没收到回信,也没收到退稿,因此她开始怀疑我们是不是骗子。如果这封信她再收不到片言只语,她就准备给我们县公安局写信。我看到这封信,大吃一惊,觉得她剽悍的文风很熟悉。我才想到大约在两个星期前,我曾收到过她寄来的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我很欣赏:“我出去时你留下一块带泪的手帕/你自信一头时髦的黑发没有过时//你留下那根带结的绳子/嘱咐我牧羊时慢慢解释……”我当时给盘索看了,我说这是一个很有潜力的诗作者,诗歌比棉花糖(棉花糖是我们柳城的一个女诗人)写得强多了,我准备当时就给她写封回信,但盘索说,他也很喜欢这样有潜力有诗才的作者,他说他要亲自给她回信,给她“慢慢解释”。

盘索取完汇款回来,我把这封火药味十足的信给他看。盘索根本没当回事,说他忘了回信“解释”了。我说,你要是再不回信,她可就要给公安局写信了。盘索说,傻逼,公安局会为她的15块钱调查咱们?但在去吃饭的路上,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了,对我说,你不是正想给她回信吗,要不晚上你就给她写封信随便解释一下吧。

我们吃完饭、洗完澡,盘索就去找黄牙了,我估计他是找黄牙看黄色录像去了,他找黄牙看黄色录像从来不叫我,他妈的。我只好独自一个人回来,趴在大床上给那个女诗人小心翼翼地回了封信。我在信中学着盘索的口气对她说,因为近期分管她这一片的工作人员正忙于下属服装公司的销售,所以耽误了给她回信,但她的诗歌以及回信,“我们全体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都看了”,“我们”都震惊于她在诗歌上显露出来的惊人才华,并且准备在《北方青年》的创刊号上隆重推出她的诗歌专辑,希望她最好在收到信后给我们寄来更多更有分量的作品以备刊物发表时使用,信的末尾,我告诉她,因为入会人员踊跃,最后一批会员证已经发放给了她之前的一批会员,她的要等统一印制完成后再发了,而且我告诉她这次印制的会员证将用最好的烫金工艺,做出来会更精致更美观更显档次,要她不要着急耐心等待。

她后来的来信果然没有再提给公安局写信的事,她在寄给我几首新诗的同时,却问起了我们启事中早就提到的《北方青年》,说为什么到现在连刊物的影子还没看到。我就再给她回信,请她耐心等待。因为一本杂志的出版印刷会经过很多的磨难。但时间不会太久了。我还不忘了调侃她一句:“就像你的诗歌一样:我多难,诗也多情。”我在回信中,希望她能把自己的照片寄一张来,准备在刊物发表时使用。

信写到这里,我的脸红了。要知道向一个姑娘要照片这可是第一次。虽然盘索在不断的来信催问中开始让我着手准备编一期简单的杂志。但毕竟那还是一个设想。现在看已经快成幻想了。我这不就是典型的假公济私吗?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还真把自己的照片寄来了。和我想象的一样,她骑着一匹马,身后是茫茫的草原,红红的脸膛,鲜艳的民族服饰。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她手上拿着的不是一条随风舞动的红纱巾,而是一条牧羊的鞭子。看到那条鞭子,我的心突然抽缩着疼了一下。

那些日子里,我沉浸在和一个女诗人通信中臆造的氛围里,不可自拔。我甚至有点喜欢上这个女诗人了:喜欢上她的诗,她的红脸膛和她手中随时可能抽到自己身上的鞭子。我再给她回信,文字就会莫名其妙地涨出很多。东拉西扯地由文学而生活,我的话语变得粘稠甚至情意绵绵起来,把对她诗的评价暗暗变成了对一个姑娘的由衷赞美,以至再收到她的回信时,对她突然间因矜持而故意写短的来信遗憾起来。

我就像一个患上了相思病的病人,整天没事盼着心爱人的来信,把自己搞得“每日家情思睡昏昏”。

盘索看我这样,再出去卖衣服索性不叫我了。我正好可以一心一意地给那些文学爱好者回信,他并不生气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因为我现在这样子正适合给那些没心没肺的爱好者回信,他不担心我会因为和女诗人的通信而成为一个蔫头耷脑的花痴,反而认为我现在这样子对于稳定那些比男爱好者更容易产生怀疑的女爱好者是最好不过的状态了。因为我的浪漫和多情正好可以让那些人放下手中多虑的盾牌,甘心为我们把钱寄来。因为收获一份浪漫的奇遇远比这区区15块钱重要多了。可盘索忘了我是个专情而不滥情的“情种”。就在他放心地去各地吆喝他旅行包中过时的服装时,我却坐在出租屋的门槛上晒着太阳做开了白日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去了大草原,和那个女诗人同骑着一匹马在辽阔的草地上奔驰。

分享:
 
更多关于“转身就跑”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