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我非我(中篇小说)


□ 刘 峰

  1

  郭诚成头戴矿帽,矿灯,脚蹬长筒水鞋,甩着哧咚哧咚的步子,从漆黑的斜井一级一级往上爬升。

  出到地面,他捋撂下矿帽横挪在肩膀上,弯起粗粗大大的手腕揩一把被煤尘染黑了的满脸黑汗,翻身跨过井口安全铁栅栏,箭一样射进调度室,急不可耐地从靠东墙的一个黑不溜秋,根本分不清楚漆的什么颜色的大木柜中的小格格抽屉里取出一包烟,一屁股坐在黑不溜秋腻得发亮的木长椅上,如饥似渴地一支接一支吸起烟来。

  没多久,这间不大的调度室就被再得烟雾腾腾,烟气熏人,几乎看不清人的面孔和屋内其他物件。

  哎,哎,你这安全科长干吗不注意健康安全?你的烟筒子朝外面一点冒这杀人恶魔尼古丁好不好!调度员老桂一边”呃咳呃咳”咳嗽,一边用一本杂志不停地扇赶烟雾,免得烟气往他口里鼻里钻。

  你老桂这就有点外行了,我只管井下生产安全,这污染环境的事由环保科负责,敲锣卖糖,各管各行!他边开玩笑边用快吸完的短烟头又点上一支,你不抽烟没上瘾没体会,像我这种“瘾君子”在井下憋了八小时,出到井口,恨不得把嘴含在烟囱上大口大口吞烟,让烟把肚子灌满才舒服!他使劲地长长地吸了一口,你小子少打岔,等我过足了烟瘾再说。

  烟雾——烟头,烟头——烟雾。

  烟头一个接一个丢在脚下。

  每丢一个烟头,就用粗笨的黑长筒水鞋重重地踏灭一个烟头的火点。

  不多时,脚下便躺了近20个扁扁的像蟑螂一样的烟头。

  最后,便是一个被抓皱了的“田七花”烟壳丢在脚下。

  烟壳子都瘪了,总该过足瘾了吧!老桂刚接完一个电话,一边放耳机一边说,刚才井下4440来电话,说刚上班到工作面的实到出勤人员不足三分之一,一些岗位缺人无法生产,这个工班又算白搭了。唉,煤矿每出一次大事故,人心都要散拉好一段时日,你看这次事故从发生到现在,都快一个月了,全矿仍然人心不定,生产恢复不了正常,这要造成多大损失哟!

  过足烟瘾有了舒服感的郭诚成仰靠在长木椅背上,定定看着这位年纪比自己小很多但文化不高却很显高深的调度员,认认真真地听他数落。

  当下东山矿这种状况,除了这次事故特别重大,是本矿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原因外,我看,那些有毹力挑起矿长重任的人被事故吓破了胆,不愿出任矿长也是重要原因。群龙无首,逊于草蛇!老桂扫一眼郭诚成,真是世道变了,现在有好多事见怪不怪了,这种非常时期.如果说一般的非党干部不去承担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些有煤矿专业知识又是共产党员的人也不愿出来担承,这就不正常了。

  听着听着,郭诚成满脸舒展的表情像是含羞草被人碰了一下,突然收敛了舒伸的叶片一样,脸一沉,像不愉快,又像是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一样。最后他吃惊地看了很久面前这位调度员,那神态似乎他今天才认识这位平时不显山不显水的调度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