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哈维的城市空间


□ 唐晓峰

  最近在好几个地方都遇到人们讨论奥斯曼-巴黎的问题,那场十九世纪在巴黎发生的事变,跨越时空,鼓动起我们对现代性的又一新角度的思考。大卫·哈维的《巴黎城记: 现代性之都的诞生》(以下简称《巴黎城记》)一书,正是这样一部引导性著作。
  此时人们对奥斯曼—巴黎的再思考,自然是从当代出发,一是时尚理论,二是现实城市经验。对现代性的讨论,如果要找一个现代性的空间实体形态,城市是最大的样品。其布局结构,空间机制,人口配置,土地流转,都与社会本质相呼应。
  哈维关于现代性和资本主义写过不少东西,在当代地理学家群里十分显赫。因为写的题目老大,许多都超越一般地理学研究的范畴,所以哈维“是学什么的”,已经模糊不清。不过,我读哈维,还是力求站稳地理学的脚跟,找出他的地理学家的基底。
  哈维脑子里确实有一个驻持深刻的空间意识,表现了地理学家的原质。只是,哈维的空间概念,早已告别了场所空间的传统意义,转而指涉事物自身的属性空间、社会的空间结构关系,以及空间与时间的交合。
  在《巴黎城记》中,哈维纵横高论,阐述资本、信贷、土地、阶级等重大社会问题。但他在第三章“序幕”的结尾,明确声明:“本书的主题将以螺旋的形式向前推进,从空间关系开始,行经分配(信贷、租金、租税)、生产和劳动市场、再生产(劳动力、阶级与共同体关系)及意识形成,让空间处于运动状态,使其成为拥有真实生命的城市历史地理学。”
  原来,《巴黎城记》是一部城市历史地理学著作。这个问题便首先值得讨论。我国学者之于城市历史地理学,已经写作了数十年,向以为发达。不过,我们的研究,绝大多数集中在王朝时代,习惯于考证王朝城市的空间结构,似乎离开了王朝时代,便不知如何处理了。这有两个原因,一是对近现代社会总体研究不够,尤其缺乏对整体性人文地理问题的把握,所以讨论后王朝时代的城市,往往抓不住背景主线。相对来说,对口岸城市的研究多一些,在某些个案研究中也不乏精彩之论,但在城市历史地理学界,尚未产生范式影响。第二个原因是,近代城市空间与王朝时代城市空间不同,城市社会深层演变如何与城市空间结构挂钩,需要理论创新,而无法沿用王朝城市地理研究的那些套路。
  熟悉中国王朝城市历史地理研究的人,读哈维的巴黎研究,会感觉异样。首先,哈维没有逐一陈述巴黎平面空间变化的步骤,好像缺了城市历史地理研究的基本工作。其次,哈维所论,许多不是地理问题,似乎离地太远。全书倒像是关于巴黎的经济、政治、社会的综合研究。应当承认,哈维的城市历史地理研究,缺少我们熟悉的那些地理学概念。哈维讨论的许多问题本身,也的确不是地理学直接关注的东西。
  不过,哈维嘴上虽然没有大讲地理(像他早期著作那样),但内心的地理学意识仍是推动思考的重要资源。哈维自己赞成这样的态度:人们不应放弃自己的出发点,只要原有因素还没有完全被吸纳为新思想,思想之火就会燃烧(吴敏:《英国著名左翼学者大卫·哈维论资本主义》,载《国外理论动态》二○○一年第三期)。哈维是地理学出身,地理学因素一直点燃着哈维的思想之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