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县级夫人


□ 何 申

男人当道,女人当家,男人在外当官,女人在家管官。“夫人外交”在麻将牌和饭桌之间如鱼得水,而吃错了药的男人们几乎就快成了“女儿身”……
晚饭端上桌还没来得及吃,佟桂英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攒牌局。头一个是县委秦书记的小佳人宋丽,宋丽可能嘴里正嚼着,一顿一顿地说我正要给你打呢,来我家吧。佟桂英说你家来人太多,还是来我家。宋丽说我家老秦去市里开会,今晚肯定不会回来。佟桂英说那也不中,还是来我家,我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草莓,才从大棚摘下来。宋丽说那好吧,不过要是牛大敏去,我就不去了,我受不了她身上那股味儿。牛大敏是县委刘副书记的爱人,她有点狐臭。佟桂英说牛姐都去医院动手术了,新来个大夫专治臭胳肢窝,一刀成,我看咱还是给她个机会吧,要不然她口袋里那些票子就都奉献给旁人了。宋丽说那好吧,不过你得在房间里多洒点香水,不然我一沾她就发蒙,净给人家点炮。佟桂英说好吧,实在不行我弄个电扇冲着大牛吹,中了吧。
佟桂英的丈夫李进生在餐厅里有些着急,拿筷子敲着桌子,说我可先吃啦,我吃完饭还有个会呢。佟桂英在客厅喊:“你等会儿,我总得把人手攒够吧。”
李进生说:“你吃完饭再打嘛。”
佟桂英说:“吃完饭就晚啦……你听听,都占着线不是,肯定都打电话攒局呢!这个牛大敏,这阵子肯定连内裤兜里都是钱了。她家老头主管人事,又是聘闺女,又是乡镇班子调整,反正哪儿哪儿都是来钱的道呀。等着吧,说不定哪天把牛肚子撑破了……喂,是老牛吗?噢,是小牛啊,我找你妈,对,我是你佟姨。”
李进生手里掂着筷子过来说:“我说你打电话就打电话,瞎嘞嘞那些用不着的干啥,让人家听见,还以为我在背后说啥呢……”
佟桂英狠劲瞪了他一眼,对电话说:“牛姐吗,刀口还疼吗?对,肯定得疼两天。这么着,晚上来我家打几圈,一打就不疼了,我这有新摘的草莓,甜极了。”
牛大敏说,我有糖尿病,吃不了甜的。
佟桂英说:“瞧瞧,我把这茬给忘了,那我这有无糖巧克力啥的,反正,你得马上来。”
牛大敏说:“去可行,你可别叫小宋,她身上香水味儿太重,熏得我脑袋疼,好几次都和了的牌,我愣看走了眼。报纸上说了,香水其实跟油漆差不多,闻长了也得病,还是白血病。”
佟桂英说:“中中,咱不叫小宋。不过,这小宋也怪可怜的,她跟老秦差那么大岁数,听说老秦还有点那个……哪个?就是那个呗,一到晚上就不行啦,要不小宋肚子咋还不鼓……”
李进生在一旁急得直撅筷子。
佟桂英说:“真的,是小宋亲口说的,你可别往外传呢。对,小宋不容易啊,听说秦书记又出门了,剩下她一个人也怪可怜的,还是让她来吧,来了我找个电扇对着她吹,熏不着你。”
李进生看她放下电话,说:“咱家就一个电扇,到时候你吹谁?”
佟桂英说:“我吹你!你个大老实,这么点弯都绕不过来。往桌前一坐,满脑子都是牌,还能闻个屁来。再者说,这才几月,暖气才停几天,就使电扇,不怕吹出毛病来呀!”
李进生说:“就是,那可不是吹牛。”
佟桂英说:“吹牛吹出的病更厉害。我说老李,你别以为我是爱玩,其实这里好大一部分是为了你,你就没觉出来?我可告诉你,你可别把人的好心当做驴肝肺。我可听说了,上面有意往咱这派个县长,那么着你还得接茬常务……”
李进生点点头,叹口气说:“看来消息挺灵通呀,是不是从小宋那得来的?要不就是从小焦他媳妇那听来的,小焦这阵子和上面打得火热,他当主管农业的副县长也五六年了,我看他也盯着县长这个位子。他媳妇的话,不可轻信,我看你也别找他媳妇了,小心被蒙啦。”
佟桂英说:“完啦完啦老李,我看你还没争就先输了一半,你信息不行,不了解内情。小焦他媳妇孙小云最近就差把小焦会情人的照片端出来啦,你瞅着,马上他俩就得大战一场。孙小云这会儿杀小焦的心都有,她哪还会帮助老焦糊弄咱们。”
李进生转身回去抓个馒头,大声说:“你说你说,我听着。这个小焦,我早就知道他在一中有个相好的,好像是他中学同学吧,我见过,那女的长得一般呀,就是皮肤白点,要说比孙小云也强不了哪去……”
佟桂英把按到半道的电话放下,瞅瞅李进生问:“我说你咋观察得那么细呢?单独在一块呆过吧?”
李进生忙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就是一中校庆时,偶然见过一面。”
佟桂英说:“偶然见一面,就印像这么深?咱俩在一起小二十年了,从没听你细细地评论我一下,是不是我长得黑,不值得你评一回?”
李进生咽下口馒头说:“哪的话呀,你是女中豪杰,佟桂英,穆桂英,大破天门阵,你为我……不论是工作,还是家里,都是立了大功的。说老实话,你在我心中分量太重,所以,轻易不敢评价你……嘿嘿……”
佟桂英说:“中啦中啦,你别他娘老鼠嚼碟子,满嘴是瓷儿(词儿)啦。今天这屋里就咱俩,我可跟你说,我跟你一个被窝子里滚了这么多年,甭管你是咬牙放屁,还是满嘴酒气,我可都没嫌过你。你家里呢,发送你老爹,伺候你老娘,还有你那一大堆穷亲戚,我可是都尽了力。这会儿,我还想帮你再晋升晋升,当一回县长。我呢,也不瞒你,也想体会一把当县长老婆的滋味儿。话说回来,我这么玩命给你拉车拽套,可没有精力再加着你的小心。回头我傻乎乎累够戗,你却在外头找相好的,找一个相当‘副处级’的,我可就太冤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